现在的自己就是余生最年轻的模样

字数 961阅读 156
图/加拿大插画师Lynn Scurfield

为什么我们现在才想起来做这些事儿?这是我和大张反复讨论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到了二十七八岁才想要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儿,之前我们干嘛去了?

为什么工作三四年之后才想要考虑工作的前途,甚至发现原来自己并不适合这份工作。

为什么在一个城市生活了那么些年,才发现自己压根儿就没想过在这个城市定居。

关于工作和喜好,这些明明是在大学就应该考虑的事儿,为什么拖到现在?大学的那四年都干了些什么,回想起来居然有大段的空白,时间真是被狗吃了。

大张拿到了澳洲的working holiday的名额,这是她送给自己26岁的礼物。不顾家人的劝阻,辞去了众人羡慕的工作,拿着自己这几年的积蓄,去体验另一种生活。这是一场冒险,一年的时间她或许能找到这些困惑的答案,或许能找到人生以后的方向,也可能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一切从头开始。

明明一毕业就该有的gap year,工作三年之后才能攒够经费。大张和我一样,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家长并不能理解所谓的间隔年,也不能懂我们所谓的迷茫,那些难以名状的梦想离我们很遥远,而离爸妈更远。在他们的认知中,安安分分工作,按部就班结婚,就是子女最好的归宿。

大张说,爸妈没有过分阻挠,嘴上虽颇有微词,倒也帮忙安排准备事宜,也算是变相的支持,对此她已经很知足了。未来怎样谁也说不准,现在已经是她能任性的最年轻的年纪,再过几年怕是这样的勇气都没了。

年前她安利我一部剧《请回答1988》,除了那些邻里之间的温暖,还有就是没有梦想的德善,羡慕别人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德善,看到德善,她仿佛看到了自己。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这些就是她要停下来去寻找的答案。

“前几年我都干什么了,为什么在年轻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到现在都快奔三了,觉得自己老了,才想起来这些事儿。”大张在电话那头不解地问。

“前几年就是想不到啊,再回到两年前,也还是考虑不到这些事儿,有些事儿就是到了一定的年纪才会做的,到了某个时间点才会想到,迟了早了都不行,特定的年纪才会发生的特定的事儿。”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一个回答。

关于命中注定我听过一个很棒的解释,所谓命中注定,就是把你的人生再从头走一遭,在改变命运的十字路口,你依然会选择同一个方向。

既然过去无法改变,那在幡然醒悟的那瞬间,就应该执着地走下去,因为这是改变未来的唯一机会。

没有什么来不及,毕竟现在的自己是余生最年轻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