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虚惊一场

前言

我没有记录做梦的喜好,也没有这个习惯,只是在怀孕那段时间,为了记录这段神奇之旅,我才强迫自己把梦写下来。前几天,我又被噩梦惊醒了,于是,我决定再次把梦境写下来,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篇文章《梦,被惊醒了》。

01

早上5:54分,从睡梦中被吓醒,躺在床上,开始后怕。“厕所、女尸、警察、劫匪……”一连串模糊的印象在脑海闪现。虽然我知道是梦,但忍不住,还是怕。扭头看着躺在身边的文宝,熟睡中发出均匀又节奏的细微呼吸声,我轻轻地侧了侧身,想把他拥入怀里。

这周,实在太累了。连续三四个夜晚,他睡得都不太踏实,有时两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就醒一次,要抱、要哄、要喝奶,亦或者帮他换纸尿裤,然后他才又安心睡下。频繁的醒来,我倍感疲惫。于是,在安顿好他后,我起来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倒头睡下,竟然又进入到刚刚那个睡眠中。

梦是从这里开始的。

荔枝FM首页的各大直播间里,都在疯传这样一则新闻:我们住的那层宿舍的厕所,发现了一具女尸,披头散发,血迹斑斑,遍地都是,警察闻讯赶来,正对这层宿舍的所有人进行逐一审讯。

梦里,我害怕极了。因为我所住的宿舍正对着厕所门口,只要在门口稍稍瞥一眼,就能看到这可怕的一幕。但我实在害怕,压根不敢进去。

场景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我们所有人都集中在路边的一个房间里,大家正在焦急不安地又高度紧张地等待被传讯。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这个女的,也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让我们非常地不安。甚至,我和宝爸还在商量、模拟,等会被传讯了,口供一定要统一啊,比如警察可能会问,我们什么时候搬到这里住?有没有听到对面发生什么异常的声音等等。我们在努力回想,并确保大家口径统一,因为我们真的对这起案件一无所知,却又担心至极,凶手就在其中,害怕还有新的凶案再度发生。

后来,随着夜越来越黑,大家也越来越害怕。

02

俗语有讲“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有道理的。梦里亦真亦假,好像就是白天发生的事,突然就搬到夜里,换了场景、人物,然后,也没有任何逻辑,梦里,就是天马行空,无所不能,就在上演。

场景一下子又变到了在菜市场。大家在这里还在热烈地讨论着刚刚发生的凶案,还在找凶手。这时,有几个年轻人,都染着头发,看起来极像流氓。心想:他们办案的可能性最高。

一下子,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们所有人被他们几个控制住了,他们吓唬到“谁都不许报案,如果报案,就死路一条。”吓得我们什么都不敢动。突然,他们在手机里点开直播间,看到上面竟然有一个报案的电话,于是,那个脸上有个刀痕,手里持着把西瓜长刀的家伙,恶狠狠地逼着我们当中一个人打这个电话。不打还好,这一打,立马让宝爸身陷危险境地。因为电话打通后,宝爸藏放在另外一个菜摊上的报案手机响了。说时迟那时快,宝爸立即骑上摩托车,准备去抢手机。最后手机是拿到了,但是敌众我寡,不到一会,他们几个流氓就把我们包围住了,其中那个拿着刀的人和另外一个搭档坐上了宝爸的车,正逼着他往外开。其他人也都看傻了,没有人援助。情急之下,我追着摩托车,边跑边大喊着救命,但没有人理。我一路跟着狂追出去,跑到了外面,机灵的宝爸趁机给我带话,说什么“记住车牌号后四个字……”,然后他们就从我身边经。我害怕,赶紧故意蹲下装做在找东西。但余光发现车上的两个坏蛋在恶狠狠地盯着我……

梦到这里,被惊醒了。

后面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再继续睡了,因为害怕再次回到这个可怕的梦里。

03

然后,回忆的闸门打开了。

我在想,在怀孕期间,我也曾经做过几个噩梦。具体的梦境,我是翻开了当时写的怀孕日记才记得。当时这样写道:

大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最近,常常做噩梦。

前天,竟然梦到我骑单车从公司出来,骑在马路上,在一个转弯(这个转弯竟然是老家那条公路的转弯),碰到了一辆婚车,结果翻到水沟里,车内的新郎和新娘竟然没有挣扎,而是两人都平躺着,仰浮在水面上,被湍急的水沟水往前充,速度非常非常快,我都还没来的及下车,他们已经到了几百米外的另外一个拐弯,分分钟撞到拐弯处的石头或者其他坚硬的东西,都有可能受伤了。我害怕极了,大喊宝爸的名字,喊着喊着,就醒了。结果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吓出一身冷汗。

我赶紧叫醒躺在旁边的宝爸,跟他说了这个噩梦。他只是紧紧抓住我的手,叫我别想太多,赶紧入睡。

但,想想,还是后怕。

04

而昨晚,又做噩梦了。

梦到宝爸骑单车载着我,在马路上。

遇见了一片柚子林,抬头看见好大的柚子。于是,忍不住叫宝爸载我回去,准备下车拍照。

结果,在快拍还没拍完时,发现对面气氛不对。对面马路,好多人披麻戴孝,哭哭啼啼,还吹嘀嗒。我妈远远喊我们“赶紧走,拍什么照。”于是,我们赶紧上车,照也不拍了,拼命往前骑,同行的还有我的弟弟和我妈,他们都骑车飞快地在后面赶,唯恐落后,整个气氛害怕极了。

后来,又惊醒了。下意识地用左手牵住宝爸的右手。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接二连三都在做噩梦,被吓醒。

05

过了大概半年,到9月份的时候,又开始接二连三做噩梦了。这次梦得更离谱,说宝爸不要我们了,梦里还记得我还怀着孕呢。

那个梦是:宝爸已经是两个孩子他爹了,而且还跟之前的妻子已经离了婚,而孩子我们在共同抚养。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我们闹翻了,粑粑要自己带两个孩子,然后要抛弃我们母子。

梦里很伤心,伤心到哭醒了。

结果醒来后,发现是梦一场,宝爸在旁边睡着,心里安心了。他熟睡时的呼噜声,还有房里和大厅,竟然听到老鼠在叽叽喳喳啃东西的声音,加上刚刚沉浸在梦里的悲伤中,竟然有点无法入眠。

最近都在想什么呢?做了这些梦,虚惊一场!不过,从小,我妈总是跟我说说,梦是相反的。所以,梦到不好的事情,就是好的事情。

06

以前,我常常做的噩梦是,要考试了,但我什么都不会。天啊,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了,然后就在各种害怕的情绪里醒来,发现,原来是梦一场。这种类似的梦,这几年,我反反复复做了很多遍。跟身边的朋友说,他们都安慰说,你最近压力太大了,才会做这样的梦。可是我觉得是,高三那一年,高强度的学习压力和精神压力,对我们的身心毒害太大了,所以才会反反复复梦见自己在快考试的时候,才发现,该念的书没有念,什么都不会,比临时抱佛脚还惨。

最近在看蔡澜先生的文字,感觉受益匪浅,其中有一篇也讲到了做噩梦。

有一天,他找自己的好朋友倪匡聊天,蔡澜就跟倪匡说,自己最近常常做梦。倪匡说,“我也一直做梦,而且连续”。他说的连续的意思是,梦醒后,起来上个洗手间,回去倒头就睡,很奇怪,又继续进入到刚刚那个梦境里。我也常常这样,文章一开始跟你说的那个梦,就是这样断断续续连起来的。

蔡澜说,“我做梦,变成了一部悬疑片,电影里的主角是我,杀了敌人,虽然痛快,也多开了警方,但一世人活在噩梦当中,醒来还在做噩梦。”倪匡就说“我最喜欢做噩梦了。”蔡澜很疑惑,“什么?有人喜欢做噩梦的?”倪匡继续说“我一直做梦,梦见给人追杀。醒来,原来是一场梦,怎么会不高兴啊。”

当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是否会有启发?真的,这是有道理的啊。如果你做了一个甜甜的美梦,比如梦见自己找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对你又特别好的高富帅,都甜到笑出声来,结果笑醒发现,不过是一场梦,你是不是会有点伤感啊?

所以,你有没有发现,同样的话,从名人口里讲出来,跟你身边的亲人或者朋友讲出来,效果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在做噩梦后,常常会跟我的先生讲,他就会安慰说“梦里都是相反的。”这句话听多了,就有种不痛不痒的感觉。但是,你再回响蔡澜和倪匡的对话,是否有种心服口服的感觉。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看到的一个句子,它说“日子是草药”。刚开始看这句话,奇怪,什么意思?但是后面你想了下“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是否恍然大悟。

梦,肯定还是会继续做的。

但是,梦醒后,到底是该害怕,还是高兴呢?

���8�rWZ��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