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白之年

96
璋澄
2017.09.02 12:00* 字数 1577

一、不好意思,让一下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位新同学,叫...叫...,呃...”班主任那七秒钟的记忆,在同学们眼里早就司空见惯了。霎时间传来粉笔与黑板摩擦的声音。“宁利尧”三个字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啪~”精准地进入粉笔盒中,这一件串的动作,让本来就帅人一脸的宁利尧,更加魅力难挡。

“哇,好帅,好帅!”“真的好帅哦!”女生们花痴的本性也是藏不住滴。

“安静!宁利尧就去易依那坐吧!”班主任扫视教室一周后,指到了那个唯一的空位上。

“嗯”宁利尧点头示意,面无表情。

“嗯?”易依作为一名八百年不会被老师叫到的人,不免一丝错愕,十分怀疑孤独已久,突然有人跟自己做同桌也是自己不太可能。

“嗯?”女生们不愿相信那个不合群的学渣易依竟然得了这么大个便宜。

易依迟疑了几秒,立马开始收拾自己散落在两个桌子上的“杂物”。

易依没有抬头,看那“所谓的”帅哥。宁利尧没有斜视,看那口中的“嗯?”

易依一如往常趴在桌子上,补觉,做着童话的梦。易依晚上要照顾重病的父亲。易母不堪家庭的重担,抛下易依父女离开。家里的重担一下子掉在了易依的肩膀。

宁利尧认认真真的记着笔记。

易依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向墙上的挂表,不动声色地收拾着书包,这已经是易依最基本的技能了。

下课铃响起,易依拉上书包拉链,宁利尧合上本子,老师走出教室,一切巧合的那么自然。

“不好意思,让一下”宁利尧微微前倾,闭口不语。

易依以最快的速度去了食堂,把书包放到了“专属”的位子上,向自己的目标奔去。

微风拂面,阳光沐浴,好不惬意。不经意间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个笑容被宁利尧看在眼里,一脸不屑,心里满满的嫌弃:在教室睡觉,一吃饭就开心,是猪吗?

不巧的是,宁利尧也喜欢这个位子,在上个学校,那个位子也是宁利尧的“专属”。

然而,在别人看来,那只不过是一个很晒很晒的位子。

宁利尧只好在自己挨着的位子上坐下,是离开“专属”位子的唯一出口。

“不好意思,让一下”宁利尧微微前倾,闭口不言。

易依去了教室,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本笔记本,没有署名,夹着一张纸条:认真抄好,不懂的地方写在纸条上,夹在本子里。

易依一头雾水,打开本子抄了起来,快抄完的时候,易依才想起来,早早来教室是睡觉的。

“管他呢,都快写完了,写完再说吧”易依很快抄完,就沉沉睡去,把笔记本放在桌边,无暇顾及。

“好帅哦!”花痴们又聚在窗外激动了,宁利尧的右耳对着窗外,听不清楚,只是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男生炸毛了,自己的女神们都开始看宁利尧了,而且宁利尧还特别特别的不合群。

“放学后,酒吧见。一个人来,不见不散!”一张纸条被递到了宁利尧手中。

宁利尧看完就团起来扔掉了,男生们露出了一抹今人发颤的冷笑。

易依放学后要赶去给爸爸买药,路上看见宁利尧跟着班上的男生进了酒吧,易依就把别停到路旁,悄悄尾随他们进了酒吧,易依内心十分恐惧,这个地方易依感觉那么恐惧,手心里不由得冒起了汗珠。

“不好意思,让一下”易依拼命挤出了人群,听到“抽口烟呗,干什么?又不要你命”霸王李龙挑衅着,宁利尧昂首挺胸,不说任何话,甚至不做任何动作,这更加惹怒了他们。

推搡间,宁利尧失手将李龙推倒。

“啪~”一个啤酒瓶砸到宁利尧头上,鲜血直流,一群人将宁利尧按到地上殴打着。

“你们在干嘛?”易依一声怒吼,使那帮男生急忙离开。

“宁利尧,你怎么样?我...我送你去医院。”易依害怕极了,不停的哽咽着。易依将宁利尧扶起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易依的力气很大,是因为每天照顾爸爸练就的。

易依拦了辆车,去了医院,一路上都在宁利尧右耳边说话,到了医院,易依掏出给爸爸买药的钱付了车费。

“不好意思,让一下。”“医生”,这两句话易依说了不下十次,语气中那份着急和颤抖,那份临危不乱和哽咽。

宁利尧还在昏迷,易依拿出宁利尧的手机让护士姐姐联系了宁利尧的父母,易依悄悄回到病房,给宁利尧盖好被子,就回家照顾爸爸了。

易依一路上都在想那本笔记本的主人,那两句

“不好意思,让一下”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