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失去的记忆,换你一滴眼泪

-01-  抹茶拿铁不加糖

她与他相识的那天,正是秋风萧瑟、枯叶漫街时分。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正用迥然不同的神情勾勒一幅寻常百态的素描。远处,陈子君呆呆地站在那里,惆怅地看着这幅画,他想从别人演绎的世界里,回味自己那二十六轮孤月下的足印。眼前的景象有些泛黄,许是错觉,抑或是秋天送给他的小小忧伤。

艺蓝的出现是导演安排好的剧本,只是演出的当天,才发现导演原来叫做生活。两人在装修的碧绿的咖啡店中相隔而坐,都是独自一人,点的都是不加糖的抹茶拿铁,用陈子君的话来说,醇香无可卡因,又有天然的甜味,可以冲淡生活的苦。

艺蓝随手遗忘的手机,让陈子君随手出现在了她的生活中,就这样,两条线终于有了交叉点,并且开始相互缠绕。

一加一并不大于二,可奇妙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后,世界就像是在无穷扩展一样。他们会在街上等红灯时相拥而吻,会在KTV里做着疯狂的事,偶尔也会大手牵小手在超市讨论着挑什么样的食材回去烧上一桌可口的菜。

当然,生活并非演戏,虽然甜蜜占据大部分时间,但偶尔的争吵与别扭也是另一罐调味剂,撒在两人的关系上,让五味的恋爱变得口感适中。艺蓝温柔却性格倔强,她说没有脾气的公主只是个花瓶,而自己更愿意如瓶中的花傲然绽放。陈子君是个伪文艺青年,他喜欢发呆,喜欢参观展览,喜欢写日记,却连毕加索是哪个国家,张爱玲在哪个时代也不知道,不过这不影响他编排出一次次浪漫的剧情,让艺蓝常常喜笑颜开,而两人每次闹矛盾后,陈子君也总是秉着错与不错皆是错的原则,主动将冷战扼杀在摇篮之中。

-02-  微风掠过起涟漪

艺蓝的追求者很多,她是第一眼看着就讨人喜欢的类型,陈子君不尽然,他是需要慢慢品味才能觉出味道的人,而林波便是艺蓝以外,另一个懂他味道的女人。林波是陈子君工作室的同事,陈子君不是一个胸怀广阔志向的人,但也不愿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因此自己开了个小工作室,赚不了大钱,却也饿不死自己。林波是他的助理,为他打理工作中的一切杂事,两人配合默契,渐渐地便做出了些成就。

一齐短发的林波虽不像艺蓝那样清醒脱俗,却也干练中透着优雅的气质,活脱脱一颗脆滑如玉的翡翠石,在黑暗中显得更为光鲜和神秘。林波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陈子君,她不露出声色,也不求感情付出后的回报,但就连工作室里的其他同事都看得出林波的情意,陈子君又何尝不知。

林波的家里环境极其复杂,父亲在香港,母亲在日本,两人虽未离婚,却各自有着自己的情人。缺乏家庭温暖的林波,在感情上其实是被动和极度缺乏安全感的。

林波经常在酒吧喝闷酒,出于关心,陈子君偶尔也会陪着她,但这事先都是向艺蓝报备过的。每次喝醉,林波都会把她过去种种不快乐的经历同喝下去酒一起一股脑的吐出来。她说的越多,陈子君就越发从心底里同情她,林波对他的依赖也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固化。

林波开始经常给陈子君发消息,起初只是不开心的时候,后来渐渐的,遇到开心不开心的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和他分享。陈子君并不排斥林波的这种依赖,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以朋友的身份让林波的生活变得快乐一些。两人不经意间的关系如同微风掠过湖面般,激起了一丝小小的涟漪。

-03-  积沙成塔顷刻塌

林波与陈子君的联系越来越频繁,两人谈笑间也越来越合拍,工作室里的同事渐渐习以为常,甚至早已把两人看做了情侣的关系,而此时的艺蓝也从别人的流言蜚语中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倔强的她不愿意主动开口询问两人的关系究竟处在什么轨道上,这也是她的自尊所不允许的,但言语之中,她给了陈子君足够多的暗示。陈子君总是不以为然的抿嘴一笑,每到这时,他都会抚摸着艺蓝的小脸,献上一个温柔的吻,然后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道,他此生只会爱她一人。

艺蓝知道陈子君不是花言巧语的男人,她相信他对自己的承诺,因此,对于林波的存在,她留给了陈子君足够的空间。当然,在爱情上,没有一个女人是大度的,在艺蓝的潜意识中,她与陈子君之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道无形的隔阂,这隔阂似流沙,吹起时漫天飞扬,汇聚时便有了看得见的形状。

两人的关系在Bingo的到来后发了变化,Bingo是一条贵宾犬,在刚刚出生后艺蓝便从朋友那里得到了它。自从这个家庭新成员出现后,艺蓝每天都有了很多事情要做,为它洗澡,梳毛,陪它玩球,带它出门散步。她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都集中到了Bingo身上,这种全心全意的状态,似乎只有在她和陈子君刚恋爱那会才有过。

艺蓝不再纠结陈子君和林波的关系,这反而使得她和陈子君之间的感情恢复到了从前,两人时常带着Bingo出现在大街小巷,家里周围的餐厅、咖啡店、羽毛球馆常常出现他们三个的身影,艺蓝恨不得连去看电影都想让它陪在身边。

生活总爱开不经意的玩笑,让人在好不容易得到时,突然失去的更多。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陈子君和艺蓝提出了分手,并且就在提出分手的当天,他便打包好了所有衣物,从两人合住的房子中搬了出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艺蓝一个人愣愣地坐在床上,她没有掉下一滴眼泪,只是,她的心痛得如刀割,那窒息般的沉闷与禁锢般的空虚仿佛充满了整个身体,将她的灵魂从躯壳中硬生生地挤了出去。艺蓝两眼空洞的看着地板,Bingo在一旁乖巧的注视着她,它不再缠着她玩她和陈子君一起买的玩具球,只是安静地匍匐在脚边,时不时地抬头看看眼前这个伤心的女主人。

-04-  山雨欲来风满楼

艺蓝的世界崩塌了,曾几何时,陈子君就是她的一切,她习惯了他的气味,习惯了他的温柔,习惯了他的懒散,习惯了睁开眼就能见到这张熟悉的脸,可现在,他从她的世界里瞬间消失了,没有丝毫的预兆,没有片刻的准备,没错,他真的离开了。

艺蓝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她面容憔悴,精神涣散,然而,她始终没有留下眼泪,也许是倔强,也许是欲哭无泪。睡眠严重缺乏导致艺蓝白天的工作质量变得急速下降,虽然公司里的领导在了解了她的情况后并没有过多责备她,但艺蓝并不想自己就这样消沉下去,她开始吃安眠药来帮助自己睡觉,然而,这竟成了她的另一个噩梦。

当艺蓝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门口时,往常Bingo都会急不可耐地跑到大门后用它的叫声来迎接自己的主人,然而这天却异常的安静。艺蓝以为Bingo还在睡觉,她翻出包里的钥匙打开门换上拖鞋走了进去,环顾了一下房间各个角落后便轻轻推开卧室房门想要抱一抱Bingo,却不可思议的见到Bingo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经奄奄一息。而在它倒在地上的脑袋旁边,是一瓶散落在地的白色药片,瓶身上赫然写着“安眠药”三个大字。

艺蓝顿时脸色发白,她快步冲了过去,抱起Bingo,嘴里大声叫着它的名字,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Bingo在它主人的怀里先是一颤,随即呜咽般地轻叫了几声,似乎在用尽它最后的力气与自己的主人告别。艺蓝心疼地看着Bingo,撕心裂肺的哭声把她包里响起的手机铃声也盖了过去,她猛然想起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Bingo送到宠物医院。

夏天的马路上寻觅不到一丝凉风,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声让行人愈发的烦躁。轰鸣而起的汽车快速驶过后扬起路上的灰尘,仿佛是生起的煤炉烧尽后残留的尘渣,让人在高温中体验着焚烧后的绝望。

Bingo静静的躺在了宠物医院里,没有了往日的调皮,它耷拉着脑袋,双眼紧闭,四肢松弛地摆放着,玛丽莲医院是当地最好的宠物医院,而此时的医生们已经脱去了手套纷纷散开,没错,这些最优秀的宠物医生们也已经回天乏术。

艺蓝哭了好久好久,她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脑中一遍遍的回忆起和Bingo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心痛得如同被整个挖了出去,而就在她魂不守舍之际,高温不下火线,仍然辛勤奋斗在第一线的小偷趁着她的疏忽偷走了包里的手机,在艺蓝的伤口上撒下了最后一把盐。

-05-  失而复得终有时

繁华三载,红尘如梦,韶华殆尽,须臾而忘。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之后,艺蓝终究在时间这味能治百病的膏方上获得了重生。三年后,她在一个偶然的工作晚宴中遇见了林波,准确的说,是遇见了林波和她的男友,那个她再也熟悉不过的男人——陈子君。

林波一脸幸福的挽着陈子君,也许这三年来,陈子君用着同样的温柔来抚平了林波曾经内心的伤口。遇见艺蓝时,林波呆呆的看了很久,而后先是一脸惊讶,随即她下意识地拉紧了陈子君的胳膊,这一细小的动作让陈子君注意到林波的异常,他转过脸看向林波,而林波故意装作没事一般将陈子君带离了能够瞧见艺蓝的视线范围。

见到林波有些狼狈的模样,脚踩水晶高跟鞋,抹着香艳红唇的艺蓝嘴角微微向上一翘,露出了有些苦涩却包含着更多释然的微笑。这三年来,她的内心世界经历了常人所不知的天翻地覆,最终才有了如今蜕变后的她,但这层蜕变,是好是坏,却难以知晓。

在不远处的邻近城市里,一个中年男子的桌上摆放着一部粉红色的老式手机,在这部已经破旧不堪的手机里,依旧躺着一条未读短信,短信的发送人是陈子君,正文内容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我会一直爱你,即便记忆彻底消失。

短信的发送时间正是艺蓝手机被偷的那天。

有时候,我们以为失去的东西,其实未必真正失去了。

(未完待续)

彩蛋:这是一篇独立成稿的短片小说,但也是《黑白药片》一文的前传,在《黑白药片》一文中会揭示本文留下的部分疑问,如有兴趣,不妨一读。此外,本系列的长篇小说,将会由各个单独成文的短片小说所构成,且每篇短片小说的类型均不相同,有爱情类,有悬疑类,有欧亨利式,总之,也是身为作者的一种尝试和娱乐,希望作为读者的你能包涵。若喜欢,不必打赏,不妨点一下左下角的“喜欢”。

阅读《黑白药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