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61弘毅军

第二日一早,姐妹二人一同用过早膳,便携手出了府。在马车里吃着点心聊着天,沐慈儿昨晚赖在魏紫苑缠着姐姐,沐紫阳也心疼她在宫里担惊受怕了这么些日子,都随着她。

这会儿,给她讲着桃花源的情况,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外头馨儿隔着门回说:“小姐,前头马车过不去,桃花源门口聚了好多人。”

沐紫阳眉眼染上担忧,还没开张呢,聚这么多人不会是什么好事,赶忙道:“你去瞧瞧怎么了。”

不一会儿馨儿便回来了,说桃花源门前挤满了人,似乎是碧溪和来送货的干果店伙计吵了起来,说是送的蜂蜜有问题。沐慈儿一想就明白了,揶揄道,“看来咱们碧溪掌柜的是遭人刁难了。”

碧溪性子是急,可也不轻易和人当众争执的,十有八九是干果店欺负桃花源初来乍到了。

沐紫阳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不过小事,她不担心碧溪吃亏,同行之间的较量在所难免,碧溪一介女子,又没有亮明后台,被人当成了软柿子也是意料中事,何况今日她们这些正主都来了,便想先观望观望,开口道,“看看咱们溪掌柜怎么化解吧。”

“姐姐真忍心,任由碧溪被欺负呢。”沐慈儿嘴上虽说着风凉话,心里却是相信碧溪能够处理好的。

沐紫阳浅笑,“碧溪那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什么时候吃过亏,若是别人看她年纪小,存心使坏,我倒是要替那人捏一把汗了,别摔得太惨才好。”

沐慈儿掩嘴一笑,对着诗儿道,“你快去,万一她应付不来帮一下忙。”

诗儿下车前,又被沐紫阳叫住,“咱们的身份找个机会透一透。”

沐慈儿一脸不明地看着沐紫阳,“姐姐怎么忽然要透露身份了?”本来不是说做幕后的东家嘛。

沐紫阳解释道,“总是藏着掖着也没意思,我这两日也想开了,反正中馈我也接了,桃花源已经正经归到府里中公了,况且这是咱们第一个接手的产业,碧溪看着就能打出名号来,咱们将这做生意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之后有了经验懂了门道,暗着来才顺手些。”之前是自己心急,高睿栋说自己羽翼未丰,她虽与他争了几句,可冷静一想,也不无道理。打理商铺一向是家中主母教给闺中女儿的,出嫁后,嫁妆中也会添上几处好的,在婆家手头也能宽裕些,必要时也能帮衬一把。只是自己家中这情况……

罢了,自己摸索着来吧。


马车直接转过了街角,停在一家包子铺旁,又买了几个热乎乎的包子。

高睿栋有些好奇,何况车内就这么点地方,不想打扰她们姐妹二人说私房话,独自去凑热闹了。


闹腾了许久,碧溪才跟着诗儿猫腰钻进来,“小姐,大小姐!”

沐慈儿好久没见碧溪了,连忙伸手拉近她,仔细瞧了瞧,“瘦了些,可是辛苦了?”

碧溪眼眶红了红,“没有没有,奴婢好着呢,瘦些好看,小姐可别嫌弃。”

“哪敢嫌弃溪大掌柜,怎么还一口一个奴婢的呢。”沐紫阳见人还傻傻杵在门口,赶紧拉着人坐下,调笑道。

“奴婢见着二位小姐就改不了口了嘛。”碧溪抹了抹泪,笑说道。

“刚才可是有人找麻烦?”灵川将马车门打开,也好让地方显得大些。

碧溪一听便上火,“哼!小姐们不知道,仁大人给了好多药膳方子,其中有一个做法独特,奴婢本想做了招牌的,只是要南方的龙眼蜜,谁知城西干果铺的老板骗我说他有,还狮子大开口,谁知今日送货竟送来了愧花蜜,还反咬一口说我们桃花源想赖账,可气死我了!”

翠湖自小和碧溪感情好,听着她受委屈,气不打一处来:“这么明目张胆,还有没有王法了,改明儿,我去砸了它干果铺子!”

沐慈儿也心疼,听着翠湖的话,却是笑开了,“嘴上还说着王法的人,怎么就一口一个砸铺子,跟土匪似的。”

沐紫阳摇摇头,“可不是,你这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像刚受过伤的,一会儿都消停不下来。”

碧溪一听,立马同意道,“是了是了,我都忘了,你还带着伤呢,快坐下。”刚才气头上,她都忘了这一茬。

翠湖挥挥手,“我都好了,仁大人亲自治的。小姐回来以前,大小姐每天来看,还赐了好些药膏,小姐回来以后更是了不得,连从皇上那里得来的山参都赐给我了,这么些日子,别说伤无碍了,我都胖了一圈。刚见你瘦了我还在想,自己如今这圆滚滚的模样,大约都赶上两个你了。”

“哈哈哈……”


马车边往桃花源走,一群人说着笑着,听碧溪绘声绘色地讲着刚才的事。

“果然如此,你新店开张难面面俱到,又是急要这么大的量,总有见钱眼开之人要钻空子,想蒙混过关。”沐紫阳听完安慰道,“好在真相大白,你也别太过在意,气坏了总是自己的身子,这样的事今后只会多不会少,身正不怕影斜,咱们占理就不用怕。”

“奴婢明白的,多亏了临风楼的柳掌柜了,要不是她拿出一小罐真的龙眼蜜,奴婢真的是百口莫辩。”

“你现在既然决定留在桃花源了,同行之间虽说是互相抢着生意的,可你桃花源和轻舟榭、临风楼的风格俱不相同,各揽各的客便是,能够熟识两位掌柜,有益无害,更何况今日,总是承了柳掌柜恩情了。”

“还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干果铺不过是图个钱,使的也不过是小人招数,但日后你总要防备着,若有招架不住的,就回将军府叫人,总是别被欺负了。”

碧溪连连点头,信誓旦旦,“大小姐放心,碧溪不会给将军府丢人的。”

“想什么丢不丢人的,是让你注意安全。”沐紫阳一个爆栗敲在她脑门,又倾身耳语道,“我暗中放了人在桃花源的,必要时刻会保护你。”

如今亮了将军府这大后台,那些小偷小摸的,定然敬而远之了,可左相府之流难保不会来找麻烦,现在开始,碧溪的处境其实这才开始严峻起来。


高睿栋靠着车门坐着,想起诗儿为碧溪解围时刚亮出的令牌,“我倒不知,你出身沐老将军手下弘毅军。”普通人或许不了解沐老爷子这支队伍的名号,可他却是如雷贯耳。

沐紫阳知道馨儿和诗儿来历不简单,却也没料到这么厉害,竟是她爷爷亲自练出的弘毅军。

诗儿抿嘴不在意地道,“退出好多年了。”连同馨儿也无奈一笑。

沐紫阳的祖父沐孑然常年在边关,镇守四国交界处,四季如一日。四国交界,各国都派了最为强悍的军队,而沐家军自沐孑然起便无疑是高宏国最响亮的一支队伍。弘毅军,更是他亲自挑选亲自训练的精锐中的精锐。先帝在时,便下过旨,弘毅军出身之人,如要告状,可直接上达天听,手中令牌可做免死金牌一次,可谓是给予了从未有过的信任,只是先帝驾崩后,沐孑然担忧新帝忌惮,不再回都,沐紫阳更是连亲祖父的面都没有见过。

上一世,她甚至不知道祖父有没有听闻将军府的变故。

“士不可以不弘毅,沐老将军的这支队伍,是咱们从武之人眼中的神话。”高睿栋带着憧憬道,“军人多崇尚热血拼搏,老将军却道以仁为己任,取名弘毅军,真当是独树一帜。”

馨儿重重点头,言语自豪,“老将军说过,战争是人间炼狱,我们上战场不是为了血流成河,而是永远不让家中在乎的亲人见到我们曾见过的尸山血海,护住家园恬静安逸。故而,不懂得慈悲与仁德之人,不配为军士。”


沐紫阳知晓高睿栋的赤诚之心,“你不是与太子也有训练精英小队,与其一味崇拜,亲自为国家打造一支忠诚而强悍的队伍不是更为实际。”

高睿栋自嘲一笑,“连奸细都能轻松混入的队伍,想着都惭愧。”

“行百步者半九十,万事总是开头难,我倒认为,而后才会更难,想要达到平常人不能达到的高度,就一定会遇到平常人难以克服的苦难,何况你这才哪儿到哪儿,一个奸细就想打退堂鼓,别说第二个弘毅军了,就是个守卫队都难组成功。”

高睿栋苦笑,他何时说了要打退堂鼓,怎的就招来一顿教训,凑近一本正经的女子,讨好道:“是是是,都听娘子的可好?”

好好说着话,一下子变得不正经起来,沐紫阳狠狠推了一把,“谁是你娘子!”

沐慈儿几人也红着脸低头笑,这隆世子对付未婚妻,可是越来越有一套了。




小R说:蜂蜜的故事,隔壁临风楼家有哟~ 

    好吧,告诉你们,在这儿→  https://www.jianshu.com/p/04882a750327

罒ω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