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日记(二)

又到新年长假的尾声,家里气氛有些忧伤。

从大学那会起,每当快返校的时候,家人都不做声,默默的帮我一样样准备回程的东西。三个人故意疏远似的不敢靠近,不能表达有关分别的感觉,和接触彼此的眼神,因为非常容易情绪崩溃而流泪。

奇怪的是,过段日子,习惯了,哪怕很久不见面也可以忍。但是见面了再分别就有强烈的情绪波动。我以为习惯了分别就好了,但是十几次分别,我只是习惯了分别的这种低落情绪,而没有习惯分别。索性不去压抑自己的悲伤情绪,任其自然。


每次回家,和父母聊聊小时候的事情,都会重新认识自己,认识我和他们的关系,以及我们三人的变化和关系的变化。

不止我们变化,老家这座城市也在变化,老家的亲戚朋友也在变化。也许没有上海变得快,但是也不是一线城市打工人想象的那样慢。

重新认识自己的家人和出生地,这让我有一个重组的感觉,很奇妙,然后有些疑问得到解答,有些怨恨得到释怀。他们总是愿意谈我小时候,说的时候充满爱和喜悦,而那个阶段应该是孩子最累人的时候,他们总是被我折腾的没法睡觉。

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因为生活压力以及情绪波动,难免在电话和简讯里伤害彼此。而见了面,这种嫌隙很容易购销。我们又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也许通讯技术再怎么发达,也弥补不了人与人之间面对面在现实世界的接触治愈。


在外面时候,总想给父母买点东西,尽孝心。回家过段日子,才知道他们真正需要什么。所以说“产品经理要到用户中去,不要凭空臆断”用在这里也是合适的。


虽然分别情绪让我们难过,但是我比返乡前有力量,好像充了电,这我感受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