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征文|回忆里的伊美人—为了艾泽拉斯

字数 6922阅读 169

有句名言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必定会为你再打开一扇窗。”我不知这句话是否说得足够准确。但我确确实实知道,2005年的秋天,当羽洛跟我说出“分手”二字时,这个世界便彻底的黑暗下来,没有光,我找不到哪怕一丝的希望。

2006年冬12

“嘿,大哥哥,知道怎么穿过迷雾之海么?”

我正站在黑海岸边努力的击杀一只小怪,忽然看见屏幕下方闪过一行粉字。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除系统消息和世界聊天之外的话。我赶忙收起弓,转过身来环视一圈。没有人,在确定了不是灵异事件以后,我再一次拿出弓朝下一只小怪进发。

“嘿,大哥哥,知道怎么穿过迷雾之海么??”同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我停下脚步,又仔细的检索一遍。这一次,终于在不远处的墓地看见一团冒着蓝光的小球冲我飘了过来。“额,你死了?”我诧异的问了一句。

“是啊,是啊!”那人见我发现了他,竟然兴奋的叫了起来。

“怎么死的?”我下意识追问了一句。

“啊?我本来是想游到大海那边去看看的,结果刚游了一半就变成了这样,Sigh~”

“额,那片海应该是游不过去的。”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深为这种游戏小白感到惋惜。(我虽然也是第一次打网游,但对游戏的基本特性还是有着判断力的)

“是么?那谢谢啊!我先去墓地复个活,回见。”那人道了一声谢,转眼间便消失在一片林荫雾霭之中。

我再次转过身,沿着蜿蜒的黑海岸继续前行,忽觉一阵凉风从迷雾之海吹来,带着凛冽的孤寂。

“嗨,大哥哥,我又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将我凝滞的思绪打断。我抬起头,看见一个衣着单薄的暗夜女精灵从身后追了上来,等走进了才看清——原来是个女德鲁伊。

“对啊,就是我,刚才和你打招呼的。”女孩横过手中的法杖冲我笑了笑,生怕我忘了她似得。

我看她穿着一身土黄色的罩衣,宽大的粗布衣袖下一对月白色手臂半裸在空中,像残瘐在荷塘里的藕节一般瘦弱不堪。头发是墨绿色的,斜倚在额间鬓角将本已清瘦的脸庞又遮去了大半。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只是沿着眼角的方向向下勾勒出一道细纹,将一张本不太难看的脸硬生生拖曳出一丝诡异的气氛。

“嘿,别看啦,你那张脸也好看不到哪去。”女孩似乎读懂了我的心事,嗔怪的嚷嚷起来。

“呃,这游戏里暗夜精灵的模型是不太好看。”无意中我竟将心事脱口而出,引得女孩一阵花枝乱颤。

“说说吧,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儿?我可以陪着你。”笑完后,女孩故作自信的提议道,紧接着又补了一句:“我是德鲁伊,可以帮你加血。”

“不用了,我这就要下线了。”我叹了口气,委婉的拒绝了她的提议。

“那,那可以先加个好友么?下次还一起玩?”女孩不依不饶的追问道,不过语气看起来已没了先前的自信。

“嗯……好吧。”我仔细思量了片刻,终于还是答应了她。自此,我便有了游戏里第一个好友——伊美人。

—————————————————————————

伊美人是个坦诚的女孩,这点从她见我第二面就表明性别可以看的出。不过,若是论起玩游戏,她着实是个小白。

“我说,你怎么不变个熊?总用棍子敲怪多慢啊。”

“什么‘熊’?”伊美人听我提到了熊,放下手中的棍子,一脸懵逼的回头看我。

“嘿,快给自己加口血啊!”慌乱中,我赶忙转身冲着扑向伊美人的“暗皮豺狼人”射了一箭,等她反应过来时,自己早已变成了一团“蓝色小精灵”。而我的“孤狼”也终因寡不敌众倒在了血泊中。

“不好意思啊……又把你的狼宝宝害死了。”伊美人拖着虚弱复活的身体再次回到我身边,望了一眼倒毙的小狼,抱歉道。

“哎,女孩子真的很不适合玩游戏。”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回想起这几天来陪她练级的艰辛,不无感叹的说。

伊美人听罢,默默地站在我身后不再说话。就这样,我们一路磕磕绊绊,从赤脊山走到了夜色镇,又从暮色森林穿越过悲伤沼泽。其间,伊美人还是那个伊美人,依旧没能学会变熊。而我却不再是那个孤独的“孤风”,除了如影随形的小狼,身边又多了个叽叽咋咋的小德鲁伊。

直到有一天,我再次上线时,突然发现好友列表里的伊美人亮着灯,人却不见了踪影。

“喂,你跑哪里去了?”

“等等,别急,我马上就过来。”

我见她很快回了话,就放下心来继续绕着营地转悠,想着等她回来便一起任务。

绕着绕着我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小红点。那红点儿越变越大,带着迅猛的架势径直朝我奔了过来。“是部落!”我突然意识到这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敌对玩家(那之前我还没有遇到过部落玩家)。我赶忙张开弓,警惕的将“孤狼”调成被动状态。那兽人战士却没有客气,一个冲锋便冲到我近前,举起双刀熟练地朝“孤狼”砍了下去。很显然,对方是个熟练的PVP玩家,还没容我做出反应,他便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孤狼”,紧接着又将屠刀移向了我。

无奈,我只得硬着头皮同他周旋起来。然而经验上的不足终究使我落了下风,我很快便被他近了身,转眼间便被打得只剩下一丝残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斜刺里杀出一头巨熊,只见那熊挥舞着笨拙的爪子朝兽人猛扑过去,转瞬便将我挡在了身后。我心领神会的抬起手,朝着兽人打出一发子弹,那兽人见势不妙,转身便落荒而逃。

“嘿嘿,我厉害吧。”那头熊收起爪子,转过身来冲我龇了龇牙,笑道。

我这才惊异的发现,眼前这头凶猛的巨熊居然是伊美人的化身。“你终于学会变熊了!”我兴奋的叫起来。

“是啊是啊。”伊美人开心的在原地转了个圈,又扭了扭新得的大屁股,志得意满的对我说:“从此以后,你就可以不用再带宝宝了,就让我做你的宠物,怎么样?”

我看她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本想发笑,却不知为何又忍住了没有出声。俄顷,一阵温暖的风自悲伤沼泽吹过,将湖心的一片荷叶吹散,湖面上瞬间泛起了一阵涟漪。

2007年早春4

转过年来便是大三。除了学业,我几乎把全部业余时间都花在了魔兽上。也正是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封冻我内心许久的坚冰开始慢慢融化。

“咱们下副本去吧,听说血色修道院挺好玩的。”伊美人挥舞着手中的法杖向我提议。此刻,她俨然不再是当初那个游戏小白,虽说算不上高玩,但也基本上能顶半个业余魔兽玩家了。

“好吧,咱们在公会里问问有没有人愿意去。”

我和伊美人刚在工会频道里喊了两句,瞬间就有三四个小号冒了出来,不一会儿,一个五人小队便顺利组建完毕。我们结着伴儿一起穿过提瑞法斯林地,又小心翼翼的循着道来到血色修道院门口。

“还好,门口没有BL,赶快进。”队伍里一个老练的战士探头看了一眼,转过身来招呼道。

一群人在他的带领下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扎进了血色教堂的大门。

“嗬,这里的怪穿得好漂亮啊,还有可爱的狗狗!”刚一进门,伊美人就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感叹。

“嘿,哥们儿,你是第一次来?能奶的住么?”战士T无辜的回头望了伊美人一眼,怯怯的问道。

“能!”伊美人强撑着应了一声,手中的火石法杖恍然垂下了脑袋。

“啧啧啧,居然是个妹子!”一个长相猥琐的精灵贼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用带着淫荡的笑容问道:“妹子,能开麦么?”

“不能!”伊美人果断的回了一句,紧接着又补了一段:“老子是男人,不是妹子!”

这一句让我很是诧异,因平时她和我说话时总是慢声细语。而且,前两天为了证实自己是女生,还单独和我开麦说过话。

贼见她如此说话,便也不再纠缠下去,意兴阑珊的收起匕首又将身形隐匿起来。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尴尬,我只好打起圆场:“大家别介意,我这‘兄弟’平时说话就是有些娘娘腔,不过手法还是可以的。”

伊美人似乎有些不高兴,暗自里打了个“愤怒”的表情递给我。

“好了好了,大家都打起精神吧,这里可不比‘图书馆’,有加血的怪。所以贼和法师要辛苦一下,记得及时打断。”战士T机敏的接过话头提醒了一句,便嘲讽着拉过一只小怪。(正是伊美人所说的“可爱的狗狗”)。我们一路小心翼翼的向前清怪,好不容易来到了教堂门口,其间虽屡有险情,但居然一次也没有灭团。

“小德手法不错么。”战士T赞扬了一句,便随手打开教堂的大门,紧接着引入我们眼帘的便是三五成群的血色战士。

“哼!”伊美人自豪的白了我一眼,又偷偷在私聊窗口里打出一个“傲慢”的表情。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回了一句“小心。”

然而这句小心果然还是白费了。只见伊美人一个不小心,便将一个愤怒丢进了人堆。一群又一群的血色战士便循着愤怒的路径呼啦啦冲了出来。不一会儿,冒死顶上去的战士就躺了,紧接着是法师,贼一看不妙,顺势一个“消失”便撤离了战场。顷刻,所有的小怪都冲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

“快,假死啊。”伊美人一看局面不对,赶忙开启了德鲁伊的终极大招——“宁静”。瞬间,一道道白色光如雨雾般挥洒下来,小怪也随之转头朝她而去。更为悲惨的是,这一声大呼将伊美人女性玩家的身份彻底暴露。紧接着,便是团灭的惨剧和众人的愕然。

“我就说么,她是女的!”贼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似得嚷嚷起来,“快说,你们俩是不是有奸情?”

“哪里有,我们都不认识的,只是游戏里的朋友罢了。”我红着脸辩解道。

“那就是她对你有意思,要不怎么突然开麦对你说话,却故意瞒着我们?”贼依旧不依不饶道。

我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一旁的伊美人却抢过话头,大吼了一声:“是又怎么样?”那声音沙哑中透着点儿羞愤的意味,紧接着便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又过了大约十秒,伊美人才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用不带感情的声音催促道:“还打不打,不打我就走了?”

夕阳中,一缕微风自西北角吹了进来,将血色庭院一角的风铃曳动,发出如泣如诉的悲鸣。那悲鸣声仿佛怀特迈德的哭泣,又如莫格莱尼的叹息。

自打血色修道院一别,我大约有十日未见伊美人。她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生活好像总是缺了些什么,变得索然无味。我每日里依旧登录游戏,但也只是例行公事的检查一遍邮箱,发现没有来信,好友栏里也依旧是她离开的日子。我只得再次退出游戏,回到现实中。

200751

“嘿,好久不见!”我再次登录时发现伊美人居然也在。她兴高采烈的冲我打了声招呼,紧接着便问道:“有时间么,来达纳苏斯见个面,我在月神殿等着你。”

“嗐,真是坑爹,这要倒多少趟船才能到啊。”我不禁腹诽,不过能看见她,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后,我终于从铁炉堡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精灵城。刚走到月神殿门前时,突然听见从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怎么才到啊,我等得花儿都要谢了。”

“呵呵,你是把炉石放在精灵城了,可我的还在铁炉堡啊!”我小声嘟囔了一句,转过脸来。

“呃,抱歉啊,我忘了你不是小德,还以为你也能从翡翠梦境传送过来呢。”

“好了好了,看在上次事情的份上,我原谅你了。”我笑着敷衍了一句,希望能够将她心中的不快抹去。

可她却像个健忘症似得,笑着回应道:“上次什么事啊,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你们女生可真捉摸不透。”我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将目光缓慢地从地面向上移去。这时才发现眼前的女孩早已变了模样。只见她穿着一身漂亮的红裙,头发也由先前的墨绿色染成了银白色,若不是头顶的名字,我简直认不出这就是“伊美人”。“嗬,你变漂亮了啊!”我不无惊叹道。

“哎,你们男人果然都是感官动物。”伊美人讽刺了一句,便笑着转过身去。

我不知如何回应,只得巴巴的跟了上去。

伊美人见我迅速跟了上来,忙转过脸问道:“怎么样?还愿不愿意陪我去趟血色?”

“好啊,好啊。这次咱们叫上几个野人吧。”我赶忙附和道,生怕再惹出什么篓子。

“好,一切都听你的。”

二十分钟后,血色修道院

因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清小怪要顺利许多。大约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我们一行人终于站在了血色修道院的正厅前。

大厅正中,莫格莱尼有些落寞的举着锤子望着我们。我们也对望着他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一边吃一边喝准备等血蓝回满再次开战。

不知什么原因,伊美人突然从我身后绕了上去,冲着莫格莱尼就是一发愤怒,那团绿色的光球不偏不倚正砸在Boss脸上。这2B的行径立刻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结果就是:莫格莱尼直愣愣的冲着伊美人冲了过去。一旁的战士则眼疾手快得调头向门口跑去,其余的人也识趣的作鸟兽散。只有我无可奈何的硬着头皮顶了上去,一边射箭一边呼喊道:“快回来,奶妈还没死,跑什么?”话音未落,我便被莫格莱尼一锤子结果掉了。

也许是我的举动感动到了其他人,也许是他们觉得跑也跑不掉了。只知道那些家伙看到我倒下后都又转过身来张牙舞爪的朝着Boss冲去,只有伊美人静静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我,缓慢的伸出双手,念念有词道:“复活吧,我的勇士!”

这一幕正巧和大检察官“怀特迈德”的咒语同时来到,搞的大家分不出真假。我也是一脸懵逼的接受了复活,继续投入战斗。没过多久,两个Boss终于还是被我们击杀了。

半小时后湖畔镇

“你说,人们为什么要叫他们‘狗男女’呢?”伊美人转动着手中的法杖,一脸落寞的望着我。

“我不知道,我想可能因为他们是背叛者吧。”

“可他们并没有背叛彼此啊?”伊美人站起身来,话语中透着凄凉的悲愤。

忽然,一阵冷风自湖心吹来,将她额角的一团秀发吹乱,我站起身,想替她将散开的头发重新梳理整齐,却苦于游戏并未有如此设置。

20079

这是我与羽洛正式分手的第二年,也是她的生日。生日当天,我没有上游戏,却接到一封未署名的信,从信的样式看,像是女孩子写来的。淡粉色的信纸上只简单的写了几个字:“晚九点,校门口见。”

“真是无厘头。”我小声嘟囔了一句,便将信随手扔在了床上。可一想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还是忍不住又拆开信看了一眼。没有错,不是我熟悉的字体,我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去看上一看。

因天色很晚的关系,校门口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盏巨大的白炽灯透过薄雾般的黑夜投射出光亮,将四下里的黑照得更加深刻。我转了一圈,试图将恶作剧人留下的线索从黑影里拖拽出来,却不想在黑影里寻到了她。

“伊美人!”我一眼便认出了她,虽然头顶没有顶着游戏中鲜明的ID,她却穿了一身显眼的红裙。没有人会在这样寒冷的九月穿着红裙出门,除非是“神经病”。

“是我。”那女孩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确认了我的判断。

“你,你来找我有事?”我思量了片刻,挑了一句最为保险的词句问道。

“嗯,我,我有封信想送给你。”

“额,你的信我已经收到了呀。”

“不不,不是那封。”女孩有些焦虑,红着脸将一直藏在身后的那只手抽了出来。与她手同时抽出的还有那封贴着邮票的粉信。那是一封与上一封一模一样的信,带着略微的颤抖,缘着她的手心向我的手心靠了过来。

我礼貌的将信从女孩手中接过,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果然还是没有署名。只在信的底部用淡蓝色墨水笔轻轻圈出几个字——“偷偷喜欢你的伊美人”。看到这,我瞬间呆滞了。恍惚间,我竟鬼使神差的将那封信又原路送了回去,“不,不好意思,这封信我不能收的。”

“嗯,”女孩轻咬着嘴唇应了一声,便将信收了回去。好像之前便已料到了结果。

我有些后悔,低下头去不敢看她。

女孩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顿了顿又说道:“我,我知道你还不能忘记她,可我会等你。”

这一句不啻于一道利刃,瞬间便在我心房上划开一道口子。顷刻间,所有能说的、不能说的秘密全都涌了出来。

黑夜里又吹过一阵冷风。我站在阴影里远远的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那是一张如此单薄的背影,单薄的宛如冷风中飘零的落叶。透过那片“落叶”向前看去,不远处的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流星。

—————————————————————————

2008年秋

自那晚与伊美人分别,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一年的时间里,我曾无数次的登录游戏,又无数次的失望而归。私下里,我也曾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有人说:她是低年级的学妹,去年秋天便休了学。也有人说:她之所以休学,是因家人要送她出国深造。我不知这是否属实,只知道现实世界与虚幻空间都不曾再寻见她的身影。

直到2008年圣诞节前夜,我再一次登录游戏,在整理邮箱时不经意发现一封遗漏的信。那是她半月前写给我的信,仿佛还带着她残留的体温。我打开信,又一次看到了一幕幕的往事:

2006年12月25日,圣诞节

你问我为什么不去学变熊。其实不是不想学,只是觉得学会了便不能一直赖在你身边。一个只会用木棍子打怪的小女孩总比一只熊更柔弱些,也更有借口要求你的保护。

2007年2月14日,情人节

今天终于学会了变熊,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可以假装宠物赖在你身边。可当我问你是否接受我做你宠物的时候,你没有回答。我知道你可能还忘不掉她吧,这点我接受,虽然心里稍微有点难受。

2007年4月20日

孤风,你个混蛋!当着这么多人面就假装说一句“我是你的女人”,有这么难?我真是伤心透了,我要好好惩罚你,让你一年都见不到我。

2007年5月1日,劳动节

我还是没能忍住,才10天就又回来了。其实连十天都没有,前两日下学时还偷偷跑去看过你。可你却不知道。

2007年5月2日

昨天我做的宏不知道你看清了没,那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战复”宏,别人都没资格用。有时我觉得自己挺傻的,总想着有一天能像怀特迈恩一样,听你对我说一句:“为你效劳,我的女士。”

2007年9月15日

我想了一夜还是决定把信交给你。要不就没有机会了,爸爸打算送我出国留学,我反对了好几次可都没用。你能接受我么?若你能答应,明晚我就和你私奔。

2007年9月16日

我失败了,你还是忘不了她。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走,我还想在努力一次。可是没有时间了。

2008年9月15日 莫斯科

这是我今年写给你的第一封信,这次我真的惩罚了你一年(哈哈)。不过只要你回心转意,我还是愿意飞回来的。

(……)

“听人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必定会为你再打开一扇窗。’ 我深知自己并不是那个能为你打开窗户的人,我只希望化作一道光,一道微弱却足以点亮你生命的光。真的希望,希望你永远记住我,记住生活里不只有游戏,还有你曾经的梦想,还有写作,还有那个偷偷喜欢着你的——伊美人。”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