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鸡蛋的老奶奶

很久没有写文,但已经想着笔多次。在早上通勤的时段,随便写几句吧。

刚搬进现在的小区,比上次的小区新,虽然远很多,但我更喜欢这个小区。因为小区的绿化还不错,我在小区院子里就能把狗遛了。

今早,照常遛完狗洗漱完毕,通勤去上班。最近开始听樊登读书,耳机里响着拿破仑传的结尾,眼睛里看到颤巍巍的两位老奶奶各自拎着一兜鸡蛋,我又燃起了一种忆往昔,望暮年的心情。

这小区,有罕见的很多晒被处,刚搬进来就观察到了,马上就似乎闻到了小时候充满阳光味道的被子,那种感觉遥远而真实。

就像看到这两位老奶奶一样,我看到的真实的生活这么简单淳朴又自然,我很逃脱,就像从哪里享受了一番田园风光一样,尽管我的眼里不知为何溢出了泪水。

我很享受这个时刻,在忙碌的思绪中有这一抹平静,是否要感谢这多愁善感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