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铸:拾得君诗醉后吟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因着这一场黯然神伤的雨,这一瞬断肠愈绝的风,折柳送君,却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自此,相思无极。

图片发自网络


因而也识得“贺梅子”之称的贺铸,虽因此诗声名远扬,有了与“苏辛”齐名的称号,私下里却是个面目可怖的糙汉,不及诗词里描述的那般风流倜傥,正因如此,世人称之为“贺鬼头”。

他虽是出身贵族,是宋太祖贺皇后族孙,又是唐代诗人贺知章之后代,却是家道中落,无路可入仕。

他虽是武艺高强,是宋代江湖中少见的武侠剑客,是驰马走狗饮酒不醉的豪士,却是未能纵横沙场,徒有报国志。

他虽是一介文人,是婉约之词如晏几道的悲春伤秋,是豪放之诗如辛弃疾的悲壮激昂,却是个相貌不佳的莽夫。

极为矛盾的特质,在他身上融合的极好,既有暗然神伤之词,亦有大开大合之境,既有悲天长叹之言,亦有忧国忧民之心,既是一个名声斐然的诗人,亦是个报国无门的武将。

十七岁的少年,满腔热血,孤身离家远赴汴京,误以为有才便能了山河志,然而所仕之职皆无实权,亦不能为民分忧。年少气盛,抑郁而不得志,索性不愿受礼法束缚,自得其乐。

他面对高官,亦不愿行阿谀奉承之礼,面对权臣,亦不愿做趋炎附势之态,承蒙恩荫,祖上积德,居于闲职,走马观花,倚门逗狗,醉卧于室,无所顾忌,闲时提剑荡江湖,路见不平出手救,忙时醉里偷闲吟诗作赋,抒尽心中不平意。

许是因宋时恩荫制度,许是因累兵庸官之故,许是苏轼等人的联名推荐,他虽是如此,却未被罢官,反到换了个武职,让他带兵训练。

他生性耿直,言语直指要害,又不肯折腰侍权贵,因而一直居于小官之职,琐事极多,却难以为国为民做些实事。

宋王朝政治日益混乱,党派之争亦是纷乱不休,变法的有利成果毁于一旦,旧党争权夺利固执己见;

重文轻武加之累兵庸官的风气,恩荫制与买卖官爵,使得有才之人不能尽其用,无才之人居高官。

朝廷对内放任不管,对外岁纳银绢、委屈求和,如此境遇,他虽是 义愤填膺,却是无能为力。他挥笔填词,以抒心中悲愤,却终是无人听之。

行路难
缚虎手。悬河口。车如鸡栖马如狗。白纶巾。扑黄尘。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作雷颠。不论钱。谁问旗亭,美酒斗十千。
酌大斗。更为寿。青鬓常青古无有。笑嫣然。舞翩然。当垆秦女,十五语如弦。遗音能记秋风曲。事去千年犹恨促。揽流光。系扶桑。争奈愁来,一日却为长。
六州歌头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從。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虽是文武双全,诗书画艺颇为精通,却是个十足的榆木脑袋,不知以才气结交权贵,不知以家世买个官职,许是这种风骨,虽是长相不佳,却得名臣之女爱慕。

想来亦是琴瑟和鸣,恩爱非常,他虽家中贫苦,她却是无怨无悔,相伴一生。

《问内》
庚伏压蒸暑,细君弄咸缕。
乌绨百结裘,茹茧加弥补。
劳问汝何为,经营特先期。
妇工乃我职,一日安敢堕。
尝闻古俚语,君子毋见嗤。
瘿女将有行,始求然艾医。
须衣待僵冻,何异斯人痴。
蕉葛此时好,冰霜非所宜。
《半死桐》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一首《问内》可见夫妻二人苦中作乐,亦是自得其乐,一首悼亡词《半死桐》亦足以见得夫妻之间感情深厚,而最为有名的《青玉案》亦是在外地思念妻子时所作。

虽是一心为国之人,却是一生难得志,虽是情深厚爱之人,却是难以缱绻一生,虽是有心以身报国,终是徒有爱国情,居庙堂之外,位卑亦忧国,终是,星辰陨落,埋于山野,不知其名。

一杯自劝江湖倦客,风雨残春尽,青史几番春梦,黄泉多少奇才,试读一句悲风吹泪,唯有拾得君诗醉后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序章 暮春三月,正是人间好时节,巫山的山道两旁,古柏参天,苍苍峻拔,挺直端秀,凌霄托根树旁,烟花柏顶,灿若云荼。 ...
    AeneasAnas阅读 751评论 1 2
  • 村野书堂一布身, 经年不倦著书文。 立言解惑说天下, 授业传经教世人。 醉墨诗书常惬意, 闲观子史悟玄音。 一朝桃...
    青羊斋主人金氏阅读 156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