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大《大哥》,好文笔+好题材=坏感觉

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priest(P大)的《大哥》,完全是冲着嬉笑怒骂、调侃轻松却不失深沉的文笔去的。

《大哥》,文笔还是那个文笔,成语、熟语、歇后语、比喻、拟人……顺手拈来,全篇俯拾即是,尤其是讽刺和人物形象塑造的描写,简直出神入化,让人欲罢不能。

宋老太那个尖嘴利腮,精打细算,小家子的精明,农民的勤劳……不能再生动。

张总那理想主义者,不靠谱,喜欢高谈阔谈的形象,寥寥几笔,也能深入人心。

……


《大哥》的另一感觉,就是题材主线不错:小人物(底层人民)的逆袭史,从苦逼无助绝望的困境到人模狗样的都市成功人士。

对魏谦一家的描写,跨越了二十几年,从孩子到中年。

二十几年前:母亲以色侍人,亲父早死,继父是个丑陋的平凡人,(后来三人都死了),一个营养不良的缺心眼妹妹,一个捡回来的流浪儿弟弟,一个从乡下来的六七十岁的农民奶奶,十足的大杂烩家庭,参差不齐。

二十几年后:魏谦成为集团董事长,妹妹变成大明星,弟弟留学回来,事业有成,前途宽广,本应是拖油瓶的,走的一个不剩,盛世清明,海清河晏。

《大哥》就是写了这样一个常见的励志故事。倘若再稍加改编,简直就是一碗浓酽酽的滋补鸡汤。

然而好就好在,它将这二十几年一家人的拼搏,艰辛,手段,心思全都清楚生动、详略得当地描述出来。

好文笔、好题材,分开来看都是非常出彩的。


令人忧伤的是,在《大哥》这里,当它们放在一起时,反倒显得奇怪了。

为什么?

你能想象:一边读着主人公为家人深沉痛苦的挣扎,为五斗米折腰,迫不得已辍学变成黑社会小混混的命运而悲悯不已时,另一边又看着作者以叙述者的姿态,跟你插科打诨,嘻嘻哈哈地侃大山吗?

不能忍。

就像一个人用讲笑话的方式和轻佻的态度,告诉你你的亲人去世了一样,是不是有种想抽他一巴掌的感觉。

插科打诨,轻松搞笑的文笔——当它用在《江湖客》里面,就是一部轻松幽默的耽美小说,男人和男人之间,也可以甜得腻死人。用在《有匪》谢允身上,就是一个聪明机智、随机应变的形象,用在《默读》费渡身上,一个浪荡公子哥的形象跃然纸上。

小人物的逆袭拼搏史,低层人民的苦难生活——这个主题,用在《平凡的世界》上,是一部厚重的时代史诗,用在《活着》,是一部惊心动魄的人性写真。

当两者同时安放进《大哥》里,感觉就颇为尴尬了。有点正剧的影子,又掺杂太多插科打诨的调子,一点严肃感都没有。当小说消遣,它又有着沉重的分量,又夹杂着许多严肃文学作品的庸长。


实际上,《大哥》只是一部耽美小说。捡来的弟弟,养了二十几年,喜欢上了哥哥,而且……他是攻,心思缜密,死皮赖脸,攻克了哥哥。

好吧,我承认我要求大多了。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白白的大便已经逐渐正常了,益生菌没有白吃!除了颜色还是发绿,已经没有那么稀了!感觉白白最近又沉了,别老长肉了,太能...
    大白嫲嫲阅读 16评论 0 0
  • 起初想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正在吃饭的我,哽咽了。 别人吃饭是在放松,边看帅哥边聊起天。而我呢,我总是一个人吃着菜,想...
    越发咫尺阅读 72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