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六节

时间,是一味良药。让父亲们把伤痛擦干,把不开心忘却,甚至那一辈子的友谊。

“时间,是一味良药。上辈子欠下未完成的友谊让我们偿还吧!”这是可乐更改后的签名。

家长会后遗症不敢想象,初三的师哥师姐仿佛忘记了他们才是中考的主角。初二部整体的“打鸡血”给初三部带来压力,给初一部唤起活力。这就是静雅中学的狼道哲学。

七月末,窗外。操场边的梧桐任凭风儿拍打肩膀,挥动的枝叶将落叶飘在隔壁篮球场。哦,三只怪胎又在密谋着……

首先感谢二位,但是假期不就是休息的吗。一只手护着球蹲在地上汗渍蜇入了眼眸。另一个人,拨弄刘海儿将口里的水喷去远方带些怒意说:别人的假期我不管但是你的我不允许你在放肆了。在不认真你会后悔的。我们不是说好的形影不离吗。明天开始计划实施。可乐站起来摸了摸旁边米凡的头,看向明亮的眼神,坚定;凝重。但是倔强的他不甘心又不想辜负他。拍起了球砸向篮板,战吧!败了成全你,胜了,拜拜了您嘞。比分吗,呵呵……

明天我去找你,还有我认真了自己都害怕。那个捡球的傻丫头陪我买复习资料呀。他发现她有泪水在眼抵,不过是开心的。听到他的话,却丝毫没在意说了什么,像丢了魂儿似的跟了去。嘴角的微笑和不拢。感觉是父亲给的棒棒糖甜蜜。明亮把球擦拭干净就这样笑着。

这个夏天,蝉鸣了一季。

篮球场让汗水洗刷干净,旁边的课桌布满励志的词语。那个捡球的姑娘现在也是可以争到球权的王者了。曾经的那个诡辩王者都可以把语文书背下来而且通晓古今名著不过让他欲罢不能的是看小说疯狂的看小说。而我们的“代理老师”呢当然愈来愈帅。


天景酒店

他们三只小鬼玩的倒是开心,俺家姑娘都晒成黑炭了你们两个老家伙回家没有教育儿子要怜香惜玉吗。大米话不能这么说是你家姑娘非要凑进来的怪我家小亮什么事,要怪你得问问大哥呀他家那个“王”要是学习不差能这样吗。还有你怎么当爹的儿子都这样了你没发现吗。喝了口茶,何长官不缓不急的说,那臭小子有分寸。他要认真我都会怕的。额,听到这句老王和老米接连喷出茶水,如果不是白天那就是他们脸黑。三人也打破了尴尬,毕竟是兄弟,但是身份的原因貌似都有些生疏。

三个老家伙终究是不会分开的。就像当初的铁拳,就像当初的誓言,就像现在可乐给明亮一听饮料。简单纯粹。三个小家伙也会永远不分开吧。也许?是的。

回到家后,可乐看到冷清而整洁的家总觉得应有些温度。燃起音乐,在厨房捣鼓了一下午……所以有了准备就有了收获,爸爸和妈妈像约好似的竟然一起回家这是一年中不多见的大事件了。愉快地晚宴结束,可乐乖巧的回到卧室他当然不会忘记英文单词没有背牢,这代价可是跑圈呀。

孩童般美好的诺言,是他们的整个青春而他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