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你

你曾经是否感受到你不是你自己,你似乎被某种东西束缚着,它是一条软鞭。你活成了别人眼中的自己,原本的自己在面具的遮掩下向天边飞去,忽明忽暗,渐渐消失。

你曾经想过,是否应该维持这种生活,要不要去改变,追回以前的自己。

这两句话只是大脑千万思想中的一根,它在随时能被你看到的地方,气若游丝地等你发觉它。

你每次只是轻轻一瞥,看见它,只当它是湖面千万波澜中的一圈。

你似乎认为,真正的自己都还在,只要脱下面具,一切都会如同往常。戴上面具的自己所保持的优良习惯都还拥有。

这种自以为是的轻松你本就有,用在这种地方不知是好还是坏。

我不知该劝你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最好的路是哪条。

但似乎人都向往未走的那一条,仿佛那儿有更加丰美的宝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