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假象》读书笔记之八:视错觉和透视眼

感知受到认知的全面影响——彼得 斯特劳森(英国哲学家)


1、模糊还是清晰,看到的仅仅是表面

如果说人的大脑获得对某个事物的认知是10分,那么感知到的内容并不是10分,也许有8分,也许只有3分。

人的视觉系统是一张量大面广构成复杂的神经网络,它包含了从大脑皮质所有区域的反馈链接。但是,即便人的视觉系统“全神贯注”、开足马力,也不能原滋原味地根据10分的认知,让“见到”的事物完全“成像”。

换句话说,一个白内障患者,即使手术治疗痊愈后,揭开纱布到相当长的时间里,呈现的是模糊到逐渐清晰的视觉形象,调动视觉识别的时候,还需要借助声音、颜色等其它“认知”的综合作用,来判断在他面前的那一张“脸”。

同时,视觉因为“信息不对称”,会“缺胳膊少腿”,使人的感知成为“错觉”;有时又可能“添油加醋”,自觉不自觉地渲染强调了某一视觉形象的特征,产生视觉“误导”。

2、透过现象看本质

以前在观看高级别的乒乓球比赛时,时常能听到解说员说:某某发球时做了一个假动作。意在扰乱对手的视线,骗过对方、使其产生错误的判断,从而失分。

如果是新手或者级别不是特别高的运动员,很容易判断失误;但旗鼓相当的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优秀运动员已经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能看穿对手的迷惑动机。在水平相当的对手看来,发球者的肢体动作和真实意图一览无遗,比较容易被看出“球路”,从而自动作出正确回应。

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与实习医生的区别是:前者能通过观察X光片,获得更多的精准推断,作出更优的诊断。这也是长期相关信息收集和“视觉训练”,所获得的经验。

为什么要描述“视错觉和透视眼”呢?作者还是要强调“一万小时”和“刻意练习”的重要性。

少女还是老妇人

比如上图,你可能会看到是一个少女,也可能看到的是老妇人。但是,只要给自己看的时间足够长,就能两个形象都看出来,并且来回切换,这就是“练习时长”带来的视觉经验。

3、视觉盲区和致命盲视

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普通人,只能专注于一件事,当另外的状况出现在相关的场景,容易因为专注于一件事,而忽视其它事情。

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实验证明了这一点。

两支篮球队(球衣分别是白色和蓝色)朝对方扔篮球,要求观看者给任意一个篮球队统计传球次数。在下达计数指令不久,一个打扮成大猩猩模样的人,穿插在篮球运动员中间,然后朝观众拍拍胸脯,再走向赛场的另外一边。

实验的问题是:被要求计数的人中,有没有注意到“大猩猩”?实验结果是,有一半的人因为一门心思集中注意力在计传球次数,没有注意到“大猩猩”。

从这个意义上说,常人的注意力是有“带宽”限制的,注意力的“流量不足”,所以会无法顾及到“大猩猩”。

但是,这是普通人,换成专家级的人物,情况就会大不相同。他们通过长期有效的训练,把视觉感觉和专业动作一起编码到内隐系统,就很容易自动分配注意力,同时注意到“专业场景”里的变化。

当然,即使是优秀人士和专家的注意力,带宽充足到超出常人,也还是会出现注意力流量上限。

1972年12月29日美国东方航空公司401航班的一次空难,坠机造成了101人丧生。只是因为训练有素的机务人员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故障的“灯泡”上,而忽略了飞机正在骤降的警报,导致飞机坠毁。

机长和副驾驶员一直在做故障排查,对话交流,也许还眼睛盯着仪表盘。但飞机下降的警报拉响也没有能让他们引起注意,这说明他们的注意力带宽已经超限。

这是一次悲惨的“视觉盲视”。

这次空难直接影响了航空安全史的发展,后来航空公司亡羊补牢,改变飞行员训练模式和注意力资源分配,及时调整注意力“带宽”,避免视觉盲视再次发生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回过来看顶级运动员的注意力分配。譬如网球运动员,把击球完全委托给内隐系统,视觉一边感知到,动作就自动作出反应。剩下的注意力带宽,可以用来调整改变战术,应对突发情况。这样使得比赛打得精彩,动作游刃有余。


第八章思维导图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训练营第70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