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为何让雪穗读《飘》?

文|丹顶鹤的日记本

读《白夜行》的时候,我一直有一个疑惑:为何东野圭吾会选择《飘》这本书,作为连接男女主人公的线索。

《白夜行》中的女主看《飘》

一个显而易见又正确的答案是:作为高年级的小学生,看这样的一本大部头名著并不常见,而男女主人公年纪相仿,又拥有相同的嗜好,很容易引起警察的注意,从而发现二者之间的关系。作者必须要选择一本一般小学生不会看的书作为线索。

答案似乎很简单,但是如果仅仅是这个原因,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司汤达的《红与黑》不是更加难懂,小学生看不是更加怪异么?为何作者不选择这两本书作为线索呢?抑或,想要为雪穗选择一本女性成长的书,为何不是《简爱》呢?想要选择一本坏女人的书,为何不是《包法利夫人》或者《安娜.卡列尼娜》呢?

由此,我大胆的推断,作者选择《飘》,应该不仅仅是作为警察破案的线索,这本书一定与主人公的命运有着一些联系。《飘》作为雪穗的女性启蒙书,到底对她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对比《飘》里的斯嘉丽,和《白夜行》里的雪穗,试图找到她们之间的联系。


一. 天生的演员

她们都曾在青少年时期,拥有(雪穗是养母)一位举止优雅的上流社会的母亲。这让她们耳濡目染了优雅女性的外在:表演大家闺秀对她们来说简直是轻车熟路。

但是骨子里,她们无一是像母亲那样的贵族。公正、忠诚、仁慈等等贵族的内在品性,她们毫不在意。她们把上流社会的举止当做工具,帮助她们得到她们想要的。

“她(斯嘉丽)只学会了淑女外表的优雅姿态,至于这姿态应该迸发出的内在美她可从来没学过,也不明白有什么学习的必要。“斯嘉丽想:”光有外表就够了,因为有淑女的外表就大受欢迎,而这正是她想要的。”

两个女子在婚前,以及婚姻的早期,都极力扮演温顺、傻气、乖巧、娴静的样子,她们深知大部分男人喜欢什么样子。

之后,获得了丈夫的第一桶、第二桶...金之后,就逐渐暴露了本性。她们是天生的经营好手,比丈夫还好。她们需要在对女性歧视的时代,拿丈夫当挡箭牌去完成自己的事业。她们的丈夫,逐渐沦为傀儡,为了家里可以得安生,而不断放低底线。当她们获得了家中大权,就不再演戏,霸道、果断、铤而走险、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等品性一一暴露出来。

二.身边的男人

如果说她们是披着天使外衣的魔鬼,那么她们身边簇拥的大部分男子都是爱她们的天使外衣的善良的可怜人。

但是雪穗的亮司,斯嘉丽的瑞德却爱她们魔鬼一般的内在。因为那内在和他们自己太像了,简直是另一个性别的自己,这让他们无法自拔。

瑞德与斯嘉丽

瑞德对斯嘉丽说:
“我在欧洲(法国英国的大都市女郎,斯嘉丽是乡下姑娘)见过无数比你漂亮的女人,她们不少也比你聪明。她们肯定比你善良和诚实。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忘记你,我时时刻刻担心着你。”

如果世上除了父母之爱还有什么无条件的爱的话,我想就是这种了吧。我爱你真实的坏,胜过你虚假的好

可是雪穗和斯嘉丽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爱另一个性别的自己,无数次的利用对方,伤害对方,直到失去另一个自己为止,才觉得自己如失去了灵魂一般的空虚绝望。

对于其他的男子,在她们不断攀登“人生高峰”的路上当垫脚石一样毫不皱眉的踩在脚下。

三. 披着女子外衣的汉子

无论是生活在经济危机前后的日本,还是生活在南北战争期间的美国,女人都是被当做愚蠢的附属品。她们理应愚蠢、温顺、相夫教子。

如果说,一定要给男女定性的话,那雪穗和斯嘉丽的骨子里,就是那个时代所定义的男性。她们不仅对男人的事情在行,而且和同时代的女性不同,非常厌恶生孩子。斯嘉丽对孩子极其不耐烦,并且厚此薄彼。当爱子死去的时候,她暗自说,“怎么不是另一个呆孩子替她去死。”

她们具有商人的天性——唯利是图。对于财富的贪婪几乎是无止境的。她们爱金钱,更爱自己赚的钱。她们不满足于依附男人获得财富,她们认为自己赚的钱才让人踏实。

她们善于经营,聪明勤奋,通宵达旦的忙于自己的事业,从不抱怨辛苦。

她们及具经济头脑,斯嘉丽知道抵押,知道战后需要木料,所以一定要盘下锯木厂。雪穗知道买房子和炒股,于是大发了一笔横财。这些都是她们所处时代的女性当做大逆不道的事情。

在那个时代的男人自以为应该是男人做的事情上,这两个美丽的女子,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做的比大部分男人还要好。最后都获得了巨大的财富。

四. 因为爱,让她们二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虽然,自私自利,不择手段,玩弄他人感情上,二者毫无二致。但是斯嘉丽心理有着对生活的无限热情,和对他人的爱。与之相比,雪穗只是一个人间幽灵。

斯嘉丽年轻的时候搞恶作剧,是为了维护少女的自尊心,更确切的说是虚荣心。长大后不择手段,很多时候是为了保卫家人和家园。在极度困难的时期,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家人,她一个贵族女人,做农活,骗婚,想尽一切办法养活一大家子人。

她对爱的人,信守承诺。因为答应了艾诗利要照顾梅兰妮,冒着生命危险,在战火中,给自己的情敌接生,而那个孩子是自己白马王子的骨肉。

可是雪穗作恶,就是为了作恶本身。她伤害无辜的人,杀害爱自己的人,因为她心中的恶之花,让她只有在作恶的时候,才能获得一瞬间的快感。

这一点的根本不同,让斯嘉丽即便是有着诸多争议,依然可以算是一个正面的形象。但是雪穗就是毫无争议的黑暗大boss。


斯嘉丽对生活是充满热情、希望和爱的

东野圭吾为何让雪穗看《飘》?小小年纪的雪穗从《飘》里学到了什么?经过以上的分析,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可惜的是,那个对人性失望透顶的小女孩雪穗,她没有从斯嘉丽身上,学到对生活充满热情,那种无论经历多少挫折和悲伤都绝不会失去的热情。这让她如幽灵般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喜怒哀乐,只有表演出的适宜的表情。f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众所周知,晨跑是指在早晨以跑步为主的进行身体锻炼的一种运动方式,坚持晨跑可以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改善精神状态。但...
    笔尖跃动心仪阅读 363评论 0 4
  • 夕阳红透了半边天 沙漠也披上了霞装 孤独的老树驻扎沙漠 看余晖晚霞每日落下 几只翱翔的雄鹰展翅路过 它们曾经见过年...
    双鱼座cy阅读 583评论 9 12
  • // 第一篇文章到来了 只是猛然觉得如果再不记录生活 或许未来脑海里就没什么大的印象了吧 没什么大的梦想和疯狂的故...
    说书少女阅读 142评论 0 0
  •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途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
    归星似箭阅读 13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