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正月不剃头?

民间传说里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叫“正月剃头死舅舅”,其实这是典型的口口相传却传成了误传,最后又把误传当成了习俗,这个习俗虽然带点恐怖色彩,但还挺有市场,凡是有舅舅的家庭,基本都信。

正月不理发

这个习俗的原意其实是“正月剃头思旧”,起始于清朝顺治年间,多尔衮带清军入关后,对汉人开启了“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统一发型运动,这个运动主要是针对男人。

那个时候,清朝旗人对自己的发型有着谜一样的自信,而且还有着严重的玻璃心——“谁敢说我的发型不帅我就弄死你”,后来入关后这种玻璃心更严重——“我不弄死你,但是你必须跟我一样的发型,你敢不同意我再弄死你。”

留头不留发  留发不留头

于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全国男人都是一个发型的奇葩现象。那么怎么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呢?这个问题是难不倒想要彰显个性的劳动人民的,大家通过戴帽子、系头绳、盘辫子的花样甚至头型的圆润度等方式,来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把刺头们都剃了头,旗人们是放了心了,刺头们却不开心了——“我那超级无敌帅到没朋友的发型啊,我好生怀念!”

一个人怀念太寂寞,于是,刺头们约定,大家定个统一的怀旧日,一天两天的表达不了自己的忧伤,干脆就定整个正月,大家用剃头来怀旧。

但是文人们觉得“怀旧怀旧”不好听,好像是“怀孕”一样——用“思旧”吧,这个显得文雅。于是就有了“正月剃头思旧”这个说法,但是那个时候又没有网络,流行词语的传播不仅慢,而且还容易传错,同样一句话,北京传河北,河北传河南,长途跋涉下来,味道肯定会变。

“思旧思旧”传着传着就成了“死舅死舅”,老百姓迷信呀,凡是对舅舅不利的都信。

“呀,你的头不圆润了,该剃了。”

“咦——俺才不剃嘞,人家说正月剃头死舅舅,你不知道吗?”

“真嘞?正月剃个头还要死舅舅?算了算了,俺舅舅对俺可好哩,俺宁肯丑死也不能咒他。”

就这样,“正月剃头思旧”变成了“正月剃头死舅舅”,有些人不信这个邪,非要正月里剃头,结果差点被自己舅舅给打死。

我要理发

七彩君就是属于那个不信邪的,总想正月里剃头,因为这个没少挨两个舅舅的揍,长大后他们倒是不揍我了,但是他们也相继走了,倒不是因为我剃头,而是因为喝酒。

后来我也当了舅舅,每到正月,妹妹不敢给她的孩子们剃头,每次都是我拿着推子亲自上,反正我就是他们舅舅,我不怕。

对于发型,我有我的讲究,不求多帅,但求短而精干,头发一长我就浑身刺挠,所以我一般三周理一次发。

因为这次疫情,我在家已经闷了好多天了,其实出去也没用,因为理发店都不开门。从上次理发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头发长的都快能留起辫子了,每天睡觉起来总感觉头上顶着一口锅,浑身不得劲。

昨天晚上,我终于忍无可忍,对灵芝说:“你给我理发吧。”

“你确定?”

“死都不怕,还怕你理发?来吧!”

于是,我一咬牙,一闭眼,坐下来任由灵芝摆布。反正一时半会也出不了门,只要她弄的差不多就行。

灵芝是第一次亲自操刀给人理发,一边理一边笑,一边笑还一直说自己好紧张。

“原来理发这么好玩,跟割草一样。”

“呀,这里剪多了,别紧张,我修修。”

“呀,这里冒尖了,别害怕,我咔嚓一下就好了。”

“呀,推子没电了,你歇会儿,我换个电池。”

“呀,往上咋弄?我不会了,给三姨视频吧,让她现场指导。”

“小六子,你别碰你爸爸,你看我都把这块修坏了。”

“……”

从开始到结束差不多一个钟头,一个头被她给理的我全身都出了汗,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死刑犯要被枪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闭上眼睛等死了,结果刽子手一会儿说刀不快要磨磨,一会儿说等会儿他要去解个手,一会儿说他妈喊他回家吃饭,等吃完饭再来砍他,最后死刑犯不是被砍死的,而是被吓死的。

好在,灵芝在多方指导下,给我理的头还能看,起码比我预想的强多了,我对着镜子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赶紧跑去洗澡了,这一身汗给我吓得!

灵芝的杰作

但是,小六子的头发灵芝是坚决不让剪的,必须等到二月二龙抬头,因为他有好几个舅舅,最大的三十一,最小的只有十三岁,我要是强行给他剪了头,自己可能会被群殴。

“正月不剃头”虽是迷信,但是也给很多家庭带来了不少欢乐。所以凡事分两面,只要心态好,坏的也能变好的。

待到二月二龙抬头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