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还是当了逃兵

                            (一)

2019年8月中下旬的某个的傍晚,刚刚从驾校回来的我,洗完澡躺在床上惬意地玩着手机,将睡未睡时,电话突然想起——

“刘**吧,我是*高中的校长,你有没有意向来高中教书?”电话里传出一个大概50岁左右的男士的声音。

我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啊?什么?”

“你有没有意向来高中教书,有的话迅速来*高中见个面。”对方重复了一遍。

挂掉电话,暗自思忖:“这是不是个骗子啊?”

和孟先生一顿商量后,我们还是决定去对方约定的地点先见一面。

骑着小电驴,到了*高中门口,正欲进。

负责任的门卫大叔把我拦下来了:“哎哎哎,干嘛的?”

我说明了情况,大叔说:“这里已经放学了,也没有什么姓龙的校长!”

回头对着孟先生说:“肯定是的骗子,故意逗我玩呢,走了,回去了。”

孟先生说:“来都来了,打个电话问一下!”

打完电话,对方让门卫把我放进去。我战战兢兢按着电话里说的,找到了位置,推开门,看到了两位50岁左右的叔叔。

一位坐在略微陈旧的皮椅子上,脸上法令纹略深,头发似乎在宣告可以洗却由于时间紧迫再忍一天,一只手托着脸,一只手搭在椅子上;一位站在靠窗户的位置,略有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何让我想起了《机器猫》里的阿福来。

两位叔叔,略微打量了下我,笑着让我坐下来,我忐忑的心放下了一大半。

“你是刘**是吧,毕业于**大学,汉语言文学。”坐在皮椅上的转换姿势,一手搭在鼠标上,眼镜盯着电脑问。

“嗯嗯,是的。”我像只小老鼠一样回答。

“哦,是这么个情况,我们现在有两所高中合并,想在近几年招聘的乡镇老师中,找一些合适的老师调到高中来。你有意向教高中吗?”对方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到我身上。

我略带结巴:“我,我,我愿意带,但是我怕不能胜任!”

“没事,来了高中可以慢慢学。你这一进高中就是直接进城了。”

我听到进城两个字,略带喜色,笑着回答说:“可以啊!但是我家是外地的,我一个人怕上来没地方住,学校提供住宿吗?”

“提供的,你可以先去合并的新学校看看环境很好的,你们这些外地还未婚的老师学校都提供住宿。”

我内心激动不已:“那就行!那我愿意!”

坐在皮椅上的领导说:“嗯,那你就回去等消息吧,做好准备到高中教书。”

                              (二)

回来后的几天里,我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询问了一些比较熟的人,他们都说:“应该是真的,这是进城啊,这是好事啊!”

然后,在某个晚上和原学校比较要好的同事说了这个情况:“这是好事啊,这是进城!”我说:“那你可以试一下,毕竟你父亲是*一中的老师,找找关系,应该可以!”

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告诉我:“这是好事,这是进城!”

我自己内心其实一直对进城也是很希望的,毕竟按政策我要在乡下待五年才有机会有进城考试。但是,对于高中略带忐忑和不安,总觉得自己无法胜任高中的语文教师的工作。

同时,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事到底是真是假,因为一切太突然了。而且那通电话和见面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我还是按照原单位的安排,参加原单位的师德培训,在原单位准备复学……

直到8月31号,我接到一个来自*高中的电话——“刘**吧,你是**初中的对吧,你们神山还有个***吧,你们俩一起来**高中领一个调动表,填好,拿回原单位校长签字盖章,再交到**高中来!”电话里,是一个温柔的女士的声音。

第二天,原初中正式开学了,我和**拿着表去找校长签字。我惊奇地发现,学校没有安排她的课却排了我的课,并且她要我们不要一起找校长签字。我那时候略微有点后悔告诉了她这个消息。

她走后,我去到办公室,校长笑嘻嘻的对我说:“刘**啊,教育局没有你的名字啊,只有***的名字啊,我只能给她签字,不能给你签字!不过我现在都没签字!”

我非常气愤,告诉了校长事情的来龙去脉!庆幸的是校长告诉我:“那你放心,我要签字就都签字,不签就一个不签!”

从办公室出来,她我问:“校长给你签了没?”

我说:“没有,现在怎么办?”

她说:“我跟我爸现在要去有点事,就不带你了!”

我也知道是什么事,也很理解她。

说实话,到如今我都很感谢我原初中的校长,保护了我那点单纯,如果再有一次我可能还是会告诉她。

几经周折,最后的最后,原学校给我签了字我来到了**高中。

                              (三)

开始,学生还在军训,所以暂时没有上课。

但是从我到车埠高中报道开始,我很长时间都很紧张,我基本卸下了社交。因为租的房子里没有网,我晚上去网吧,看视频备课。

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的讲课,生怕自己高中的第一堂语文课没上好,对待自己11年前曾经学过的课本,人教版必修一,我像朝圣一样。

就这样,我基本没有什么休息日,哪怕放假我也是在家里备课。早六晚九,成了我绝大部分时候的作息状态。我很理解这种状态,毕竟我才刚考进体制一年,只教过一年的初中语文。

尽管很多抱怨,但是整体也还算满足。毕竟,我收获了一群可爱的学生。

两个月后,我带的两个班语文整体还不错,不算特别优异但是也不算差。

过后选科分班,我记住的两个班所有学生的名字,一切又重新开始。

我对我的教学和学生依旧热忱,但是我发现我开始负能量爆棚,因为综合对比下来我的收入居然并没有比之前多,但是我的工作强度跟当初相比,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我没有时间回家看父母,甚至于父母说:“你当初在烟台,在家待的时间感觉都比现在在高中多!”

我开始思考,我当初从烟台回来,有很大原因是想多陪陪他们啊!我算不得孝子,要不然当初回来也不会还是选择一个离家不算特别近的地方,但是想起父亲那双手心里也会紧缩,想起当初上大学母亲刚做完手术非要送我去大学,坐一天一夜火车的种种情形,我心里还是会自责……

我开始不停地向身边的人抱怨,高中又没钱又没闲,开始把自己活得像个怨妇一样,每天都不停的抱怨,……我发现,我自己都开始讨厌我自己了!

我尽管看到自己的学生我会想:刘**,你是为了钱才来工作的吗?你当初不是因为喜欢和学生在一起,还说做什么麦田里的守望者。

然而,曾经的学生也在问我,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还回来吗?你还教我们吗?

既然做守望者,为何不做一个快乐的守望者!


                              (四)

“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

“你看,那个女人,不需要生活!”

我挣扎过无数次,纠结不已——

孟先生起先也劝我留下来,但是最后,他还是告诉我:“尊重我的选择!”

“你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政策都说不准哦,不管三七二十一你先进城啊!”某老师耐心跟我讲。

“留下来吧,我舍不得你走!”组长说。

……

瞒着学生,最后,还是决定当逃兵了!大部分人都无法理解,甚至于觉得我不可思议!

但是不得不承认,我终究不是一块钢,我终究只是一个俗不可耐的小女人。我想要有点闲有点钱,如果不能都有,最起码,我还是想要有点闲,可以在工作之余坚持一点自己的坚持!我,不知道做这种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是我确实想要告别那个抱怨工作的自己!

未来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但人生兜兜转转,最后会遇见什么,无人知晓。 人生这条路,本来就充满意外和惊喜,我想,坚持自己的坚持,终将会遇见更好的自己。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这一次,我想做快乐一点的小鸟,哪怕飞得不如世人眼中那样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