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手札·双生

“热闹看的差不多了,我们换个地方清静一下。”黑衣人说完,转身带着柒夏消失在林立的宫殿之中。

“你们各自守好自己的方域,一有消息,及时联络。”白泽顾不上多说,紧追着消失的方向而去。

柒夏刚有些清醒脑袋又被一顿折腾弄的晕头转向。待神志再次清明的时候,自己应该在某个神殿的以个偏僻的庭院吧,园中到处堆集着落叶枯草,灰尘丛生,看样子已经好久没有人踏足过了。靠近主屋的几丛翠竹,倒是长势茂盛,半遮半掩的盖着藏在其中的一方凉亭,而此刻,柒夏正趴在在凉亭中间的石桌上,慢慢的抬下自己被枕的有些麻木的手臂,抬头就看见黑衣人站在不远处的凉亭边。手里拿了半截竹子,正用一把小巧的匕首在上面削削砍砍。

“醒了。”黑衣人从容的把一些多余的枝叶削去,使手中已经中空的枝叶更加光滑。“你猜,他们多久能找到这里?”

“咳……咳……咳……”一阵凉风吹来,柒夏用一阵咳嗽声做了回答,手指下意识摩挲着石桌的桌面。

“做好了,试试怎么样?”黑衣人把做好的一直笛子送到柒夏面前。“我记得你的笛子吹的还不错。就当打发无聊的时间了。”

“???”柒夏愣愣看着面前的笛子有几秒后,才略显迟疑的将笛子接在手中。“你好像对我很了解?”

柒夏看见黑衣人收回去的手轻微的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过身去,背对着柒夏,再也没了言语。

柒夏迟疑了半刻,总觉得这次醒来之后比前几次的精神要好上许多,难道是自己的错觉。”算了,“柒夏心想:“就陪你疯一场。”

一曲悠扬绵长的笛声穿过层层宫殿院墙,喝着路过的风声鸟语,在苍茫澄澈的碧空中回荡。

一曲未了,本来安静的小院里凭空添了几道身影。循声赶来的杜衡,检视自己方域的青龙神君,还有随着杜衡跟过来的青霜和瑶华。

“来的倒挺快。”

“丫头!”白泽从一旁的院墙后跃过,落在杜衡身边问。“怎么回事?”

杜衡沉默的摇了摇头,眼睛却是一刻也没离开过不远处的柒夏。

此刻相对于白泽他们对未知情况的疑虑与略微的不安,柒夏成了最淡定的一个。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将刚刚用来做笛子的匕首,从新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被拖着来到院中的空地上。

“阁下,您拖着我这个半残不残的身子已经走了好久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要不您发发善心,给个痛快的结局如何?”一边说着,一边强压着突入见胸口翻涌不断的血气。

“呵”一阵轻微的笑声从身后传来,柒夏懒得去分辨着笑声是何表示了,抬起手,用足了力气,抓着抵在脖子上的刀刃,用力向自己的脖子压去,这一动作,显然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姐姐!”

“丫头!”

“主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春日的午后。门外的桃花开的正盛,蝴蝶邀着蜜蜂小酌。门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刚刚好洒满房间。照得房间都是暖暖的温度,窗外...
    昶Akire阅读 37评论 0 1
  • 柒夏失踪的第三天,杜衡不眠不休的找了三天,青霜也几乎是把方圆百里任何可能的地方翻了个遍,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已经...
    昶Akire阅读 52评论 0 2
  • @Configuration 在介绍Spring核心容器的系列文章中已经多次出现这个注解,从使用的角度来说可以把他...
    零点145阅读 58评论 0 0
  • 前天和妈妈视频,闲聊之后妈妈告诉我前几天陪爸爸去南昌看病的事情,爸爸一直胃有些毛病,也有间断吃药,这次又因为体重有...
    M加一阅读 59评论 3 0
  • 人生像个沙漏,夜以继日的流动。从上头落到下头,上头从满至少,下头累日沉多。而横亘在两头中的是一个环形的孔,一个充满...
    _如风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