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岩茶包价之今昔

第六章  制茶成本

岩茶因制造方式特殊,致生产成本高昂,推其原因无他,即产制方法尚欠缺完善组织。其影响岩茶之生产成本高昂原因如下:

(1)茶树种植方法之欠合理:山中各岩厂之茶园,茶树栽植除水濂洞一厂较为合法外,余均杂乱无序,不同品种数种同植一园,管理甚费工夫。再者,园中缺株甚多,并未补植,致徒费工力,而收成无几。

(2)茶树未行更新:树龄已高茶树,茶农均不忍台刈更新,而数十年数百年之老树,徒费工力培植,结果所收鲜叶,寥寥可数。

(3)受天然地势之限制:山中各厂茶园均设于山峰绝壁、悬崖深谷之中,茶园多砌石填土而成,开垦所费不低,且平素耕作之管理采摘,因受地势限制,工作效率甚低。

(4)产茶无多:产茶在千斤以上之茶厂,采制时雇用茶师茶工较为合算;千斤以内甚或六百斤以下之茶厂,则殊不经济,如无设法合厂采制,则生产成本,无疑甚昂贵。

(5)茶农之欠缺组织:茶农素无组织,如向山外购物一项,往往因欠缺组织,受尽中间人剥削。若果能有组织,则产制上所用各种器物材料,可设法共同购入,则直接可减轻产制成本。

上述数点,系直接影响岩茶生产成本之原因,故尽先提及,愿从业者注意。

第一节岩茶包价之今昔

岩茶产制成本之高下,首在岩茶初制之包价,逐年包价之高下,概受外界货物价格之刺激。包头向岩主包揽全山茶园,自栽植以至采制均由包头自行雇工工作。每年首春制茶结束,岩主凭岩毛茶重量计给包价,包价之计算,各岩厂一律,厂无分大小远近,茶不分好坏给值均一。其计算包价方法,亦非凭空议定,各岩主应于制茶尚未结束之时,各方调查与制茶有关物价工价,用产千斤茶量为准,计算需工若干、需料若干,一一计算,再加入包头红利,然后交由茶会,公布各包头。包头如有异议可提反驳,否则,即照价与岩主结算包价。

岩茶包价历年随物价起落,略有变更。兹据调查所得,自1922年起至1941年,武夷岩茶初制茶包价变更列表于下:

计算包价不分茶类,除各品种之正茶外,焙茶尚须照量同正茶价值计给包价,但焙茶数量不得超出正茶量三分之一以上。


【妞注】

制茶成本这节有意思。记得刚刚喝茶的时候,入门茶是台湾的冻顶乌龙,那时候虽然普洱茶未热但身边有个专门喝普洱茶的朋友,几次喝下来都觉得这种生猛的茶不太适合自己每天有一搭无一搭的喝。于是选择台湾乌龙茶,那时候台湾乌龙茶最好的价格也都可以被轻松接受,后来有人说岩茶也不错于是好奇,找来喝了后愈发不可收拾的觉得岩茶深不可测。人有时就这样,越深不可测越好奇,不管深不可测是泥潭一堆看不清底还是真的深若渊谷。当时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岩茶的价格几十到几千上万都有,味道都差不多,可卖的人非说各种名字,于是开始严重质疑自己味蕾,找来各种各样的岩茶研究。最后觉得这不是办法只能去产地了。我想,大多数人被逼上茶山都是为了一句透明的真话而已吧。

茶叶生产同其他经济作物一样,都伴随着物质资料的消耗跟人工劳动(体力、脑力)的消耗,所以都属于商品生产。从栽培到加工流通,都关乎最基本的价格问题。而盈利就是销售收入减去成本的值。所以成本跟盈利之间有个此消彼长的过程,成本越低利润越高,经济收益就越高,否则则亏损。所以武夷山那么多人,为什么都说手工茶不好,因为如果承认手工茶好,第一得付出高昂的制茶成本。第二,还得付出相应的组织体力。这样高成本,受众小的事儿谁爱干啊。所以现在都是在低成本高利润追求下产生的市场环境。武夷山到现在价格仍旧很昂贵,曾经听中央二台财经频道讨论武夷岩茶为什么贵,主持人说武夷岩茶贵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自古就是贡茶,就不是给平常阶级喝的,所以成本从采摘开始就贵。当时听了以后觉得简直是神逻辑啊。看了林老原本所述武夷岩茶成本昂贵的原因,就应该大概了解之所以贵是引起产销过程中诸多不合理,不科学组织生产导致的,是可以改进或者避免的。可是武夷山现在仍旧以以上几条分明可以改善的原因来炒作岩茶之贵,难不成从1940年左右的手工制造变成机械制造后,成本反倒飙升了么?不是,总的来说实行机械化后成本降下来了,但人心的贪欲升值了。卖茶人都拿自己拼配的茶做各种文章,而武夷山每年大产量的茶不过水仙、肉桂,那么大家所喝的各种名称里其实大多主料都是水仙肉桂,所以2014年曾经出现恶意收购肉桂让肉桂价格飙升,导致拼配主料缺乏而让武夷山整个茶价格混乱的情况。可见肉桂在拼配中的重要。卖茶人卖了钱,大多数不想着改善生产环境以及产能,只是想着把儿子、孙子、孙子的孙子的钱都攒下来供子孙消费。所以故事各种版本飙升,厂房设备改善却不多。拿着机械的成果卖手工的价格。先不要声讨制茶者的贪心,先问问这样的产销关系如果不能构成一致,销售不接受自然产方就会改善,所以即使各种不合理导致的贵还会有人蜂拥而至,趋之若鹜的去购买。拿人手几乎都能拿出来的牛栏坑肉桂就可以看出来,人人都相信自己一定买的就是纯正的牛栏坑肉桂,所以才会导致牛肉的火爆以及泛滥。所以这种贪婪的关系也是一种内部平衡造成的,所售者恰恰踩中了所买者的心思,心思并非在茶而更多在于其在购买者心目中的价值。试想,如果都理智的想想牛栏坑,一坑之肉哪里够天下之狼争食,就索然无味随便选个自己喝着顺口的是不是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乱像了。

1994年,福建省科委去武夷山做课题,问陈德华当地到底有多少叫做‘大红袍’的茶,陈回答只有一分地,科委觉得太少写报告里不好看,于是在报告里写了十亩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微写作# Day11 前几天网上流行的小蝌蚪找妈妈,还有各种各样的关于陪娃读书的妈妈的漫画火遍了朋友圈,我也在其...
    芙筱筱Elaine阅读 105评论 0 0
  • 亲爱的全国芮氏家人 大家新年好!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我们就要告别欢乐难忘的2016年。值此2017年春节来临之际...
    山水人物阅读 315评论 0 1
  • 作为一个学生的我,时不时能听到老师在讲台上发飙,那我们调皮、不认真和很坏,其实都是表达一个意思,老师的怒火。经常也...
    有阴暗阅读 130评论 0 0
  • 晚上好,我是您的专属投顾~欧阳孝富,孝富在此跟您分享一下今天《晚间聊股》的总结,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同时祝您有个...
    A众赢量化工作室欧阳孝富阅读 210评论 0 0
  • 太阳的核心燃烧在我的瞳仁 海上的白鸽是我的思绪 冰凉 河上姑娘的小白手 劳动使她欢愉 她是忘我的劳动的神 我们彼此...
    巴尔扎克的星空阅读 5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