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藏书阁最好玩经典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魔道祖师》这本书呢?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这本书改编的电视剧《陈情令》呢?

原因当然有很多,但是最打动我的,我觉得应该是魏婴身上那股少年心性,那股赤子之心,最初是,变为夷陵老祖后是,十六年重生归来后仍是。

记得最初看《陈情令》这部剧时的心境。因为近年来很少有耐心或时间去从头到尾追一部电视剧,刚开始都是快进着看的,看到魏婴蓝湛月下比武的时候,觉得还挺好玩,等到藏书阁这里,魏婴戏弄蓝湛时,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就像原著里描写的一样,想让魏婴坐着好好罚抄,那是不可能的。他是一个很会给自己找乐子的人,尤其擅长苦中作乐。既然没有别的东西可玩,那就只好玩蓝忘机了。

魏婴先是非常无耻撒娇地把人家的名字玩了一遍,什么“忘记兄、忘机、蓝忘机、蓝湛”。

只是有点想不通,为什么魏婴叫蓝忘机这些名字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反应,只有叫蓝湛的时候才有所异动呢?

魏婴听到叫蓝湛,终于有了反应。不过呢,投来的是蓝二公子冷淡的目光。这目光杀伤力很强,魏婴往后一躲,举手作防御状:“你不要这样看我。叫你忘记你不答应,我才叫你名字的。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叫回来。”

魏婴明知道蓝湛没他那么无聊,怎么可能叫回来?

这里魏婴在蓝湛面前的姿势,原著里是这样描述的:魏无羡坐姿极其不端,斜着身子,支着腿。见终于撩得蓝忘机开口,一阵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窃喜。他依言把腿放了下去,上身却不知不觉又靠近了些,胳膊压在书案上,依旧是个不成体统的坐姿。电视剧里,肖战演出了那个味道。

然后魏婴问了蓝湛是不是真的很讨厌自己?

看到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蓝湛不可能讨厌魏婴。蓝湛就是这样一个口是心非的少年,嘴里表情里都是讨厌的拒绝,其实心里欢喜得很。大概只有魏婴这个爱情白痴,才认为蓝湛讨厌他。

不对,不能说魏婴是爱情白痴。少年时候,爱而不自知也很正常。

然后魏婴一直撒娇地叫着蓝二公子赏个脸看看自己,还毫无尊严地说了无数个对不起。被禁言的魏婴,那些天只能写各种纸条来和蓝湛沟通,什么骂他的、讨好的、向他认错的、信笔涂鸦的。只是魏婴不知道的是,这些纸条最后都被蓝湛收藏了起来。

藏书阁最好玩经典的戏份,还是魏婴假借画像之名让蓝湛看不正经的书吧。魏婴给蓝湛画像的时候,魏婴知道蓝湛会说无聊,让蓝湛能不能换个词,或多加两个字。蓝湛果然多加了两个字:无聊至极。

蓝湛知道自己被套路戏弄后,终于做出了非常恼羞成怒的表情,魏婴的计谋得逞。实话实说,这里肖战王一博演得真好。

看藏书阁的戏份,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有共鸣?两个少年之间的打闹玩乐,有没有让你梦回青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