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不以物喜(1)

96
神不负我
2017.04.29 11:36* 字数 136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回忆

---芦苇村---

“铃铃铃”一阵下课铃声响起,我收拾完书包,向校门外走去,不一会儿,我看见了卖糖人的张大爷,我看张大爷一脸愁容,便问他怎么了,他说“物喜啊,你爸爸说要把你送到上海那个有钱人的家里”我心里一阵惊慌,匆忙的往家跑去。

“爸爸,爸爸,为什么要把我送到上海”我焦急的问着,爸爸说“爸爸今年要去国外,让那个叔叔和阿姨帮我照看你”,“那爷爷呢,爷爷可以照看我”我说 “不行,你爷爷身体不好,我带他去看病”爸爸说 “去上海看不行吗,非要去国外吗”我说“不行,这次你爷爷的病情不是特别理想”我跑去找爷爷,原本以为爷爷会不让我去“爷爷,我不去行吗?”我哭着说。“不行,物喜,听话,不去的话,爷爷身体就更不好了”我知道,这一次再怎么样也于事无补了,但我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去求爸爸。

“不行不行,我哪儿都不要去,我要陪着爸爸。”我哭着说。“物喜,不准不听话”爸爸严厉了起来 “我知道,爸爸很少对我发火,这次,肯定是我错了,那我就去吧”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我不知道 ,这次我原本想的是对的,爸爸确是错的。

随后我去找了许未然,叫上了萧筱,我们做在一起,度过那最后的时光,“和你们说个事儿”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说“你先说” “我要去上海/英国/北京了”我们三个几乎在同一时间说出来的,但却不是同一个地方,我无奈的笑着。好像,这看似不同的命运,又有某些相同之处

我忘了我是怎么回到的家。我忘了我是怎么离开的那里,去了上海。

我只记得那天,我踏上那班没有返程的火车,未然,没有送我。爷爷和爸爸对我说:物喜,照顾好自己,等爷爷得病治好了,就去接你。”

我哭着上了车,我忘不了爷爷和爸爸脸上的不舍与无奈,我到现在都还没明白,那种不舍与无奈从何而来。

不舍?为什么不舍,我还要回去。

无奈?为什么无奈,你送我去的。

可能,有内疚吧,我登上了火车。

不,是我一个人登上了火车。一个人的旅程,真的很孤单。我收拾好行囊,上了卧铺。

突然有人推门而入,把我吓到了,我立马直起身来。她对我笑笑说,“不好意思啊,把你吓到了”我连忙否决,“没事没事”我说

“你一个人吗?”      “嗯”      “好巧,我也是”

“你叫什么名字?”        “李物喜”                          “物喜?是不以物喜的物喜吗?” 

“对”

“好好听的名字,不以物喜,不以这大千世界中的财物、外物的丰富而骄傲和狂喜,无论面对失败还是成功,都要保持一种恒定淡然的心态,不因一时的成功和失败而妄自菲薄,无论何时都保持一种豁达淡然的心态。这是一种古代的思想境界,修身要求呢.真是个好名字”

“对了,你叫什么?”

“我吗?我叫曲歌阳,怎么样,好听吧!是我外公起的哦,意思是可以唱出阳光的歌曲,他希望我健康活泼!嘻嘻”

“嗯,看来你外公很爱你”我说

“那当然,我的外公是世界上最好的外公!”

“对了,物喜,你一个人去上海做什么啊”歌阳说

“嗯,去上学,住在一个叔叔家”我说

“那你知道他家是哪儿吗,我想和你一起,见一下你叔叔,没准儿我认识他”歌阳说

“可是”        “可是我不认识那个叔叔呀”我说

“什么!你不认识,那你怎么去,我的乖乖”她说

“我不知道,爸爸说下了火车就会有人带我走,会举着一个有我名字的牌子”

“好吧,那你还记得那个叔叔姓什么,叫什么吗?没准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她说

“嗯,好像姓许,我只记得他姓什么”我说

“许,姓许,是不是叫许海!”

“好像是的”

“那太好了,我认识,一会儿下车的时候你等会儿我,我们一起”她说

“好”

【连载】不以物喜(2)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