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33另找一个悲伤的时间

忽然在那一瞬间,我听到了远处的车开过掀起的风声。那声音听似遥远,但实质很近。屋外没有嘀嗒的雨声,我想估计是阶段性的下雨告一段落了。我疑惑自己的手机闹铃为什么还没有响起,犹豫要不要将手伸到寒冷和黑暗,将枕边的手机拿过来查看。看时间,是决定我要继续睡,还是醒来。听不见妈妈起早做早餐时,走入客厅,与厨房饭碟战斗的声音。除了听声音,我不想回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安静要窒息了我的呼吸,下意识去拿手机。睁开眼睛,打开亮屏一看,才3:57。我的下意识比大脑运转得要快。此时,我再也掩盖不住悲伤了,长呼——这要命的失恋。

因为我的下意识比大脑运转得要快,所以我把早醒归咎于失恋。我庆幸离5点闹铃还有一个小时,还能赖在被窝多一会儿。这种细碎的庆幸,我把它归到了幸福那一栏。可直到5点闹铃响起,我却任性地埋在被窝多半个小时,直到焦虑和妈妈做早餐的声音把我叫起。

我埋怨昨晚自己为自己做的计划,什么坚持日更啊,什么考试啊,什么写一个小说啊。这见鬼的计划,没有让我腾出时间去悼念刚失去的恋情。我又见鬼的说什么“你走吧”之类的话,就不能给年轻的他多点时间吗?见鬼的,他走了,把我的勇气也带走了。我又见鬼的该怎么办才好?见鬼的,他究竟懂不懂我想要的不是相识一场啊?见鬼的,我不想他因为其他事左右动摇。见鬼的,我见不得他与其他人一起。见鬼的,我为什么骂不出来就用“见鬼的”来代替啊?...

我不知道别人的失恋是否和我一样?本想待在床上睡过去,埋掉哀伤的计划敌不过焦虑。我想,我是对那个清晰地下判断的自己左右为难。何不另找一个时间彻底悲伤呢?

那用什么时间去悲伤好啊?

至少今天不行。今天上班,要完成数据核对,要出外勤。下了班,要招呼远方来的伙伴,她也有一肚子要说的话。届时可以跟她诉诉苦,但是没办法放纵自己沉溺。因为家里还有个心仪已久的玄关柜要装。我等这个柜子的回归,等了很久。在码字方面,我还有两千字的小说未写,一幅画没画,有些复习资料未看。所以,再大的悲伤也只能延后。

那明天呢?明天要送伙伴回家,两千字的小说,一幅画要画,复习资料要看。

对了,从今天起,我还想用新手机拍天空。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用那句“你做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对的”作标题。

那后天呢?后天可能还得工作,期盼了多年的盛典在今周举行。还有家人都放假了,从各处回来,相聚在一起。

那大后天呢?不知道。或许家里一天有亲人在,悲伤就无法肆意流淌。

那能不能去它的破计划,先悲伤一会儿啊?可以,那就安排在今早,这个时刻去纪念吧。但也只能在心里轻轻地对他说——

亲爱的,能不能拉我一把,等我一下。不要说不喜欢我、无法关心我那些伤人的话啊,我真的喜欢到可以玩味、包容你的一切。我爱那个有缺点的你,可你却不愿为我停留。我曾是那个与你两情相悦的女子啊。你说嘴里说不出放弃,可一言一动却将我的念想全部扼杀掉。我留给你余地,你却想尽快用来捂热其他女子的心。

亲爱的,不闻不问是你的选择。可你可知道,你在我身上留下的习惯,我可能得用很久很久才能清空。

幸福从来都是因人而异。你一心要走,我拦不住。但请你不要向我提出有关恨你的要求,我想回尝一遍挂在你身上的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