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岛

有关广州弃婴岛--一次有益却无奈的尝试

运行将近半年的广州社会福利院下属的“弃婴岛”无奈关闭了,与河北石家庄之前开办的“弃婴岛”相比,接受弃婴的数量之大出乎意料,而深圳本将于本月中旬开门迎客的“弃婴岛”也没了下文。

广州弃婴岛短短不到半年即收到了269个弃婴,且大多为患有先天性重大疾病的婴儿,实在让社会福利院不堪重负。而经统计,弃婴中男女比例相当,也让大家如释重负,看来我们所担心的重男轻女思想并没有那么严重。

而对于为何相比石家庄,广州“弃婴岛”短时间内收到的弃婴数量如此大之大,原因倒也好解释,首先广州人口数量大,并且外来务工人员多,且多为年轻人。然后,石家庄多为本地住户,熟人邻里之间联系密切,知根知底,谁家结婚谁家怀孕生孩子了,多会很快为周围人知晓,即使想抛弃,也要考虑社会关系的压力。而广州则不同,外来人员没了家乡的社会关系,来到陌生的城市,周围多是陌生的人,谁也不会管谁的闲事。

而如何解决?彻底解决恐怕牵扯方面太广非一朝一夕能够办到,全民医保乃至养老保障尚未曾实现,何况新出生的人呢?但难道就此无奈下去?然后盼望事情能够一点点解决,人们再多一点点耐心?那就什么也不做?我不能赞同。

我们本该有更多的渠道更多的办法来一点点解决这些事。

看一些报道,在一线城市无论上层还是普通民众尚未准备好真正去接受那些外来务工人员时,企业反而因为自己的利益,先开始为外来务工人员营造能够留住他们的环境了,一些人所谓的“血汗工厂”在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看来实在是比家里好,有便宜便捷的食堂,有宿舍,大型企业对于夫妻会分给单人间,而干的好得到提升的管理人士也会提供单人间。并且在工厂企业如此扎堆密集的地方,信息会快速无障碍的传递,那实在谈不上任何的剥削与压榨。因此在大城市尚不能够为这些人实质性的做出些什么的时候,去鼓励去宣传,而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样的横加指责,那样反而会对外来务工人员更好,稳定并且逐步提升,于是能够渐渐融入这里,留在这里,这样就能够更好的计划自己的婚姻生育,那么我相信弃婴的数量会有所减少。

去过妇幼儿童医院,探望过别人的孩子,也听到过很多人讲述病房里的各种事情。现代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已经能够通过产前的定期检查提前发现甚至干预婴儿可能出现的先天性疾病,但除去婚前夫妻检查免费,后面孕前以及孕期检查的费用要个人承担,并且即使公立医院的收费受到管制,整体金额也不算小,我相信对于普通外来务工人员来说,也多是抱能省则省的态度,而省的方法就是少做检查。对于一个即将诞生的生命来说,哪怕千分之一的患病几率也都是很严重的,但很多人看到高额的检查费用,也多是抱侥幸心理选择不做了。

并且外来务工人员多学历不高,工作辛苦,即使有强烈的获取知识的愿望,面对生活压力也有心无力,曾看到过一年轻孕妇,在病房的那几天中只能由农村来的亲妈照顾饮食起居,孩子的父亲每天还要工作,至到她生下孩子,丈夫赶紧跑来照看,双方尚且稚嫩的脸上都一脸茫然,甚至都没有为孩子预备纸尿裤,经医生提醒,然后怯生生的向同病房的打听后,才赶紧去买。小孩晚上十点多生出来,不一会儿就饿的大哭,他们几个还不以为意,认为喝点水挨到妈妈有奶了,用母乳全程喂养最好最健康。直到小孩哭声渐大渐声嘶力竭,经同病房的提醒,才得知母乳一般要三天后才会有,而小孩是等不了的,于是半夜怯生生问人借两次奶粉,第二天一大早飞奔出去抱了两罐奶粉回来。很多人听了一脸鄙夷,但所谓的“坐月子”各种禁忌还不是大行其道,孕期营养膳食的知识更是一味的鸡鸭鱼肉甚至来历不明的营养补品,医院里大把因为父母的知识缺乏导致婴儿还在娘胎里就已经一身病了。

我觉得如果给外来务工人员一些补助,或者减免一部分孕期检查的费用,并且在医院以及工厂企业附近的社区医院,更多的宣传正确的怀孕以及育婴常识,而这些并不用话费太多,但会避免很多本不该发生的悲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