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可以是妈妈的小菜园

长满毛刺的黄瓜

妈妈是个爱植物、爱花的人,无论身处何地,无论有无条件都能创造条件,开辟一片自己的小菜园。

从小院子就是妈妈的小菜园,妈妈在院子里不止种各种各样的菜,还有果树和各种花,我文章中好多树的灵感、花的素材多也是来自于妈妈的小菜园,它伴随我童年、少年的记忆,乃至一生。

农村的家家户户都是有院子的,不像现在城里的楼房,局促的,像住在笼子中,上不连天、下不偎地,亦没有自由舒展的活动范围,可是没办法,人口还是在大量的向城市拥挤,这是时代进步的潮流。

我家的院子是妈妈舒展的天地,一半水泥包裹泥了起来,一半土地裸露成了菜园。

想细数一下菜园里种过的蔬菜,脑海里涌现出太多,妈妈像是把她能弄到的种子和菜苗都搬到了菜园里,一年四季,我们都能吃到菜园里的果实。

冬日里一小块土地被塑料薄膜包裹起来,里面密密麻麻的撒上种子,天气回暖,早春时节,种子便发了芽,长出一颗颗的小绿苗。

小时候大棚蔬菜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大面积种植,母亲便在自家院子用塑料布和竹条支起来一小片地,里面是秧的苗,也会撒上几颗凤仙花的种子,来年凤仙花早早的花开,采了麻叶或者梅豆的叶子包住手指头脚指头,一夜侵染,指甲就上了色,刚包的指甲皮肤周围也是上了色的,洗几天就没有了,但染过的指甲颜色是去不掉的,非得长的剪没了,也因此在我们那,凤仙花不叫凤仙花,叫指甲草。

前几日回家在塑料膜里采了把菠菜上锅煸了两下,撒上刚拔的香菜,香菜翠绿,叶梗都很充盈,作为点缀。难得的是自家蔬菜现拔现吃图个新鲜。


长豆角与花

夏日、秋日的菜园是最为丰盛、最为硕果累累。

有长豆角,豆角是爬藤的,长长的触角一夜之间就能伸出很长,茎蔓需攀附物体向上生长,出了几片叶子后,爸爸便在其根茎处插上棍子,妈妈把两根棍子从顶端绑在一起,形成一个三角形供其攀爬,结出的豆角一条条的垂下来。钻在两排架子中间摘豆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有一种龙豆角,大而粗,像蛇一般盘在架子上,垂下来的像丝瓜,长的长,看上去大的吓人,味道发甜,不合胃口,妈妈只种过一年,便不在种了。

有黄瓜,黄瓜是最常种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刚摘下来的黄瓜毛刺最多,洗干净了,咬在嘴里清爽可口;可凉拌,简单易操作;还有就是熬菜(大烩菜),外地人很是吃惊,也很纳闷,只知这黄瓜凉拌的多,不知它还有这吃法——熬在大烩菜里。

其实家乡婚丧嫁娶,坐席宴请来宾,十盘十碗的上,最后有一道素菜,多是爽口的菜,白菜居多,黄瓜也曾经作为最后一道菜上过,整一用肉汤炖的黄瓜条,刚吃过的大肉来一条很是爽口,席间不肯走的人,多是等着最后一道菜。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家乡的席面了。

有梅豆角,梅豆角既是扁豆,家里种了这么多年我是识梅豆,不识扁豆。梅豆角常常种在墙里墙外的墙根处,竖根棍子,爬满墙头,摘时搬个凳子,拿个小筐或竹篮,一摘一大把,这个活我很愿意干。

有丝瓜,混着梅豆种在墙角,丝瓜一定要是嫩的才好吃,刚摘下来的嫩丝瓜,配上辣椒炒,吃到嘴里麻辣麻辣的很是过瘾,长的老的丝瓜,肚子很大,晒干的丝瓜瓤可以做刷碗的工具。丝瓜通常是吃不完的,有些长在不经意处,没注意就老了,老了就老了吧!自顾自让它长着,所以到深秋时,败了的丝瓜上常常还挂着老掉的丝瓜。

有南瓜,南瓜是种在门外的,种上几棵,南瓜便顺着地爬出一大片,南瓜花是早上开放的,会有很多慌花,妈妈会掐上一把,炒了吃,这个是有南瓜的地方才会尝到的一道菜。

南瓜浑身是宝,不仅花可以做菜,南瓜尖也可以爆炒,嫩南瓜可以炒菜、包包子、包饺子,老南瓜长的黄皮的可以熬南瓜粥,也可以切块直接蒸着吃。我家的南瓜常常是吃不完的,有邻居从门前经过,要包包子,只管自个摘,拿了去,到拔瓤时,还有大大小小好多个,一一抱回屋里,摆了一地。

南瓜的功效有很多,防癌,还防治糖尿病,邻居家有个糖尿病患者,家里什么菜都不种,独独种南瓜,常常几根绳吊的楼上楼下都是。


酸酸的西红柿

早晨的菜园子是最为铮铮向荣的,花开,叶绿,妈妈也总是在早晨光顾菜园子,看看那朵花开了,那个该坐果了,给西红柿开的花抹上药,绑一下不肯好好长的豆角,扶一扶躺在地上的黄瓜藤。这菜园子虽常有蜜蜂光顾,但想要结出累累硕果还是不够的,需人工授粉,可尽管如此西红柿和茄子的产量还是不高,但西红柿味很到位,味重且酸。

到了秋季当菜园子慢慢凋零时,就是白菜播种的季节了,种下的白菜在初冬收获,放在红薯窖里,冬日的菜便有了。

如今菜园子繁荣的光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羊群占了它整个园子,有羊群在院子里开始寸草不生,连树木都种不活,柿子树没有了,核桃树没有了,土地太过肥沃了。

妈妈开始开辟新的菜园,给房顶围上一圈,填上土和羊粪,种出来的尖椒叶子绿的发亮,结出的一个个朝天椒红红火火的。把墙外用篱笆围了起来,依旧种上梅豆、丝瓜和南瓜,这次它们的藤匍匐到屋顶,长到了羊群够不到的地方。

妈妈最近几年去郑州带孙子,都不在家,可依旧日日惦记她的菜园,常常给爸爸打电话嘱咐他浇水,去年,她不知怎么寻的,竟在离家不远的河滩上寻了块地,硬是在城里开辟出一块小菜园,空闲时就去光顾。

这就是我的妈妈,因着她的勤劳,我们吃到四季新鲜的蔬菜;因着她的勤劳,我们家的凤仙花总是开的最艳的;因着她的勤劳,让我从小便感知到万物生长的奥妙。

妈妈辛勤经营的菜园子,带来的不只是蔬菜和鲜花,更重要的是对生活的态度,对花与植物的热爱,这些无形的东西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乃至我的一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