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真钢:那个冬,不在徽州

导语

请你对日子好一点!

一一因为,不离不弃,如影相随,相伴终生这些词,其实只属于,你的日子!!

漫游家,心随自然

So FarFrank Sinatra - Fantastic Music for Christmas (All the Greatest Tracks)

一尘不色,万里苍茫。

连那只盘旋的鹰,也只携了灰的羽翼,孤傲于天际。。。

这是我心中的,冬。

但,徽州,不是。

徽州不是。

绚丽,斑斓,璀璨,夺目,

晕红满眼不胭脂,却是痴人一品红。。。

这才是,

这个冬时的徽州。

这才是,

这个不冬的徽州。

推开木质的窗:你看山,你可以不着边际的去感受一场雍容,一场华贵,一场渡尽劫波却不染尘埃的沉稳、与和善。

不早不迟,不喧不浪,一切,就在那里。

看水,你可以从水中穿越天际,咀嚼蓝与绿,绿与红,红与黄,黄与褐等等一切的色彩的变幻。

你似乎开始明白,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或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并非飘渺,虚无。

清早的时候,你也可以裹住一切的你愿意裹住的身体,仅留呼吸,去辨识一个一个依然暖意的音符。

一一山谷里,那一定是,浑厚的低音。不一定悦耳,但一定可以让你步态徐徐,别了匆忙。

这时候,如果有大提琴琴音飘过,那,也是十分的合适的。黑管也行,手风琴如果是在坑爹的小木船上,演奏的又恰好是坑爹喜欢的《贝加尔湖畔》,那也不至于跑出秋天多远,但如果是长笛,有可能就真的要阻隔了与冬的一点蛛丝联系了。

我总是觉得,长笛的明快,在春天的明媚的阳光里,更要贴切、恰当。

徽州,虽然,也冬了很多的日子了,

但,依然,你依然找不到冬,

比比皆色的徽州,

实质,依然是秋的矫情。

我,

就这么认为。

那个冬,不在徽州。

那个冬,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文、图 /张真钢

摄影人 徽州隐者

信任,

缘于无惧,

无惧,

方可从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