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小人,不会原谅你

我是个小人,所以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一辈子。

这是一个姑娘跟我说出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的某些事情时我说的话,但不是对她。这,还要从头说起。

忘记聊什么,突然聊到她曾经的一个奇葩老师,并带出了这件事。

那时,姑娘还是个高中生,为了方便叙述,称她为小琪。高几,她并没有说,大概是高一高二的样子,毕竟高三没有老师会将时间浪费在“福岛核电站泄露,日本是不是活该”的问题上,尤其还是个语文老师。若是政治课,或许这么敏感的问题也不便讨论,何况最终论点落在了“日本当年侵略中国,所以核电站泄漏活该,他们就该死,活该受苦”上。不得不说,这个因果关系的神逻辑我确实服气。

本来只是老师牵头、学生们讨论日本核电站泄漏的相关问题,可不知不觉在老师的带领下论调渐渐走偏,变成了同学们花式咒骂“小日本”大赛。小琪心下一想,当年中国打越南、印度,在他们心中也妖魔化了中国人,我们看了他们影视作品中对中国人的刻画都觉得好笑,那么我们又如何呢?我们不也就是这样普普通通坐在教室里上课?而我们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他们想的难道也是“因为当年中国打了我们,所以活该地震”吗?

于是,小琪提出自己的质疑,认为大家所说的日本核电站泄漏活该这种话是不对的,不恰当的,还有很多无辜的孩子、未曾参与战争的青年人也是这个事故的受害者,即便他们当年做了错事,有人心存恶念,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结果可想而知,小琪先是被老师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接着便是全班同学们的轮番批斗。

我想,那时的场面恐怕很像某个时期的批斗会吧。

后来,批评姑娘的言辞越来越激烈,甚至已经变得粗俗,走狗、汉奸已经算是文明,竟然还有人说她舔日本**。关于这点,小琪没说太多,只是说“反正他们说得挺难听的”。这时的小琪脸上带着笑容,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讲接下来的事情。

小琪当时已经很生气,但,无可奈何,对手是老师。她本以为事情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重头戏还在和后面。下课后,有同学对小琪的言论愤愤不平,怒写了一篇文章只为骂小琪,自然写的很难听,各种粗俗的字眼都用上了。老师,知道了这篇文章的存在,第二天便让该同学在全班面前朗读这篇文章。

该同学当时情绪激动写下文章,事后也觉不妥,跟老师表示不想在全班面前读出这些字眼。无奈,老师似乎对小琪昨天的言论耿耿于怀,执意要求这篇文章一定要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

最终的结果,顺应了老师的意愿。

那节课过后,小琪哭了。

再下一节课,老师在其他班级上课的时候带着那篇文章,再次找了一个同学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这篇文章。读了几句话之后,大概觉得文章言辞太过粗俗,说得也有些过分,同学丢下文章回到座位。而老师,发火了。

听说那节课老师没有讲课。全班同学都在跟老师争论这件事,尽管他们还不知道这篇文章写的是谁,但他们觉得太过分了。

后来,老师可能觉得确实有些过分,下课找到小琪,象征性地问了她一句“没事吧!”

小琪说,我忘了我跟她说什么了。

再后来,班主任知道了这件事,找到语文老师谈了一下,让语文老师给小琪道歉。

语文老师也许道歉了,也许没有,因为她只给了小琪一个纸条。

小琪说,我哪知道她有没有道歉?她什么都没说!

纸条,小琪没看,丢掉了。

接下来,我说了开头那句话。我说,如果我是你,她问我有没有事,我会跟她说,有事,有大事。我现在想休学,不想待在学校。我是个小人,所以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一辈子!

也许有人觉得我的反应太强烈,说的话太狠、太绝、太不懂体谅人,我的胸襟太狭隘不能宽容别人。对不起,我就是这种人。

想想近些年新闻报道中一个又一个校园霸凌事件,这件事难道不像是一个老师牵头霸凌一个十几岁世界观人生观尚未形成的孩子吗?对于这种老师,请容许我做个小人,不去原谅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