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我和狗崽子

字数 1670阅读 44

狗崽子是只黑白花奶猫,别误会它是只公猫。可能是它那肥硕的肚子像孕育了几胎一样容易让人误会。嘴角那搓白看上去像是经常光临酒吧点杯牛奶。对,一只有牛奶肚的猫。

我们相互见面是凌晨1点多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失眠的时候,外面能听到猫儿们在相约群架。过了许久,应该是偃旗息鼓了。由远至近的发出猫儿们分不清哀嚎还是春叫的声音。

我起身燃支烟,开门,蹲在台阶上。暗月的光照下来,我俩相持在大约5米的距离,就这么“浪漫”的相遇了。

大约半支烟的功夫,我心想“假如烟到该熄灭的时候,你不过来,咱俩缘分算是尽了。”烦躁的是!它似乎领悟出来。难道我刚上大学那会儿,在宿舍院外吸引猫老大躺在脚底下,周围满是猫老大妻妾的那股骚气还存在着!

狗崽子用它的“外衣”蹭了蹭我的腿,示意后直接进门。当时心里骂道:“你们猫文明招呼的方式么?
还是,我该庆幸你是个刚从战场上下来,叼着雪茄一脸臭屁,散发着臭汗的俄国老炮兵?”狗崽子趴到电视桌下面,闭上眼睛。像是回了句“闭嘴,老子刚打了败仗,现在需要休息。” 我是个不讨厌动物的人,所以我没有对着它屁股一脚踢出去。显然我成了吞气的俄国老大妈。

有陌生感存在,我起来的早了些。狗崽子还在回血当中,睡的不错。我看到它后腿有被撕咬的痕迹,毛的参差和血迹。“啧啧 你这是为了我为人人 ,人人为我 。还是它爱的人不是我?” 照例像电影中这种情况,应该给它来罐啤酒。不过看狗崽子的样貌,估计也就3到4岁左右,还是保护未成年吧! 为它找到一只客人用的杯子,放些牛奶凑了过去。狗崽子起身,倒刺的舌头舔舔牛奶。抬头眯了我一眼,继续用餐。

记不清哪里表述说,猫如果用眼睛眯了你,就表示送了你一次kiss。

“kiss么?别,这是去年的。”包装上的日期,起码是这么写的。

另外也表述猫是不能喝牛奶的。这就是俄国老大妈的反击!

之后我买来双氧水清洗它受伤的腿,狗崽子还真像是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没什么反应!“你是被队友出卖,还是感觉以后不会再爱了?”反正语言不通,狗崽子也没搭我这茬!

夜里,狗崽子依旧卧在电视桌下面。我手痒或是爱心泛滥的时候会去摸摸它。狗崽子倒是没那么脏,毛也是很顺,应该是只家猫。狗崽子受伤的地方也被它舔舐过了。

差不多还是在1点多。外面再次传来依稀的不分哀嚎还是春叫的猫叫声。声音较远,应该是换了战场。我蹲在门口的台阶上,狗崽子踱步过来在我旁边卧下。 “圣战啊,几天啊!”我见狗崽子应该是有参战的想法,又显的无能为力的样子。接着用它的头开始蹭向我。然而,我觉的狗崽子是拿我这里当了旅馆。转身进去,我也不管它是不是“我为猫猫,猫猫为我。”还是“某位心仪的姑娘。”

没有了陌生的感觉,我也就很晚起来。 却发现我该为自己昨天的行为负责 “你个狗崽子 ,你这是吐的还是拉的。泡泡见真章啊!” 很是明显的足迹,让我发现在我睡觉的时候狗崽子的行动轨迹。

“亏你还是个从战场下来的老炮兵,地儿都瞄不准还赢个屁咧···” 俄国老大妈式的抱怨。

在我将地面拭干净的过程中,发现狗崽子步伐很是轻盈,闲庭信步的样子。抓它过来,擦干它的四个爪子。
“算了,原谅你。”狗崽子在我的治疗下有所好转,感觉到有种莫名的满足。

狗崽子在挠门。在我打开门后,狗崽子半蹲在台阶上。站在一边的我和它同时沐浴着阳光,幻想着会有光环圈下这个画面。

我喂给它火腿肠和水。当然,它是不能再喝“啤酒”了。使我感到奇怪的是,它为什么还没走。

至夜时,我在想狗崽子的圣战是不是还会有第三天,或是它的kitty在没在等它?

又到了1点多,果然还是传来一样的叫声。 “你们是这帮喵还真是准时准点!”狗崽子这回跑去挠门,我顺势打开。狗崽子没有一点做作的一骑绝尘而去。我考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鼓励的话给它“要赢喔”“摁倒它”“瞄准点”······

后来再没见过狗崽子。深夜的时候也没有了猫的哀嚎或是春叫。想想应该是回到属于它的主人身边了。

也许还是养条狗好些。兴许有那么一天,狗狗狂奔到我这儿。后面是牵着又气喘吁吁的姑娘。也是段有意思的故事。


要是按照江湖电影的结尾:几年后,有那么一只黑白花奶猫。夜里1点多领着它的kitty 后面追随着数不清的猫伙计,四处挑起纷争。 唯独在我的门口是它们不敢造次的地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