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时有风之青春,我们将何去何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就像一只鸵鸟,把头深深地渗伸进土洞中,固执的认为看不见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一鸣

相信经历过高中三年生活的人,都不会忘记那天堂与地狱间的界限。在李一鸣的世界中,在这两个世界。初中的时候因为李天狼,所以是艳阳高照;高中的时候没有懂他的人在身边,所以是阴雨绵绵。漫长的雨季,人的心情容易抑郁,写作自然成了李一鸣唯一的发泄手段。而写信,成了天狼和一鸣联系方式。我想起了我们那时候,QQ是少部分人的产物我们更多的还是在写信。而今写信的人几乎没有了,就连最近很火的一个节目《见字如面》,从旧去的书信当中去读懂往日的感情。在这个QQ、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泛滥的时代,动手写信几乎成了时代的痕迹。
其实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或者是亲情,写信的时候,笔端流露的感情,如涓涓细流自愿的对方的心田,又是无尽的期待和思念,在那薄薄几张纸之间崭露无遗。我失去的,只能在回忆中寻找。

离开一个环境,必须在一个新的环境中成长,认识一些人,经历一些事。刘雨婷是班上的生活委员,一鸣的信都需要经过她的手。自然而然,狼子跟刘雨婷成为了很好的笔友。看到这里,我以为他们两个会有故事。笔友,也是那时候的一种产物。我想起了两个人,一个是曾经的死党华子,一个是笔友。那时我喜欢看微型小说,在刊物上都定期有交友信息。是我跟华子合计,交个笔友,彼此聊聊心,更重要的是我们想了解外面的世界。那时候的刊物都会附有照片,还是挑了一个,远在江苏的杨乐。刘雨婷和李天狼是笔友,杨乐,华子和我也是笔友。笔友,未曾谋面,却相谈甚欢。时光的记忆,在刘雨婷和李天狼的通信中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因为一鸣的缺席,晴枫有了追求者。一鸣注定要与晴枫错过了吗?从初中时候的暗恋,到高中他们是否可以修成正果?风一样的女子,一直是忧郁的一鸣心中最舍不下的人,思之不得,但又怕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人生吶,总有一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多少会教会你一些什么。青春期的爱恋,注定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敏感脆弱的情绪,容易患得患失,所谓的幸福也像镜花水月一般。刚上高中那会儿,我也以为跟过去的朋友失去了联系,只当我们联系上的时候我又如获珍宝。只是后来我们还是不能跟以前一样,因为在新的学校里我们有了各自的朋友,更重要的是高中的学习更紧张了。曾经的初中友情变成了老同学,因为我们离的太远。因为李天狼的缘故,刘雨婷,知道了云玲,知道了晴枫。我一直不明白,刘雨婷在这当中充当的角色。后来,我懂了。因为一鸣,只是是若干年以后的事情。我们的青春何其的相似,可是结局却相差千里。

青春的情感是炙热的。一鸣最后还是忍不住写了一封长长的表白信,他向陆晴枫表白了。他喜欢她。本以为这是自毁前程的事情,想不到却柳暗花明了。幸福就像龙卷风,来得太快猝不及防。少男少女的浪漫情怀,原来是这个样子的简单。这段小小的情感,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候的一个人。这些类似的经历,总是是时不时碰撞着已经老去了的记忆。

青春,多姿多彩,也会伤痕累累。但是回忆起来,却又是那么美,那么让人难忘。那是我们的青春纪念册,有人,有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