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大家好,我是耳朵郭,爱好写东西的文盲。

付照骗一张,蹭蹭热度。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2018年,适逢520小情侣热衷的中式专属节日。龙城不合时宜的下起了来势汹汹的大雨。大概是,天公也看不得凡间的小美好以及矫揉造作。硬是来一场不作美,好让自己小乐一番。

陈然把新款的芙拉黄色小拎包紧紧地裹在浅杏色的风衣外套里,全然顾不上不停从云层里滴落在自己脑袋上的小雨滴。她穿着蓝色的方头低跟鞋,盯着自己套在风衣里面,垂下来的白色薄纱裙放空思想。直到路过的车辆溅起的灰色的水花溅落在自己的白纱裙上,陈然才蓦然抬起头来,回顾四方。好像大家都在着急打车,并没有人注意到狼狈的自己。

陈然腾出一只手来下意识的拍拍裙子上的泥点,尽管无济于事。寒意就这样袭来,兴许是天冷自己又衣着单薄,又或是想起了那个雨季撑着大大的黑色雨伞的那个削瘦修长的身影。记忆的匣子就这样被打开,莫名的情绪全部不自知的涌上心头,陈然就这样包裹着手拎包,瑟瑟发抖着,泪水就在这一瞬间决堤而出,分不清泪水还是雨水,顺着脸部轮廓滴落在早已被雨水打湿的风衣外套上。

恍惚间陈然已经坐在了蓝白相间的出租车上,对着玻璃吹着哈气,她如同上了发条的大脑,突然冒出一句多年前时常说起的一句话:鱼在水里哭。

2

想回家。家中有爱。还有你。

大概是阴雨天的缘故,这一次的陈然,在某一瞬间,就跌入了记忆的沟壑,尽管努力攀爬,却又沉迷其中。

回到家的陈然,换上了黑色的蕾丝睡裙。窝坐在沙发里,征征地顶着蓝色背景墙上面黑屏的三星曲面电视发呆。然后起身,拿出冰箱仅有的两罐啤酒,不剩酒力的陈然,大概是一气呵成,啤酒就下了肚。她喃喃自语着:“想回家。嗯,为什么没有人爱我。”

在某一瞬间,我想我大概可以理解嗜酒者的孤独与沧桑。酒在某一瞬间,可以让平常拼命压制自己情绪装作“三好学生”的我们,所有的坏情绪一股脑涌出,得到释放。

就像陈然,酒喝到尽兴之时,她又套了件长衬衫,穿了双nike的运动鞋,撰着钥匙就出了门。

她迎着雨,一遍一遍的在雨中踱步,颇有小时候一下雨就迎着风雨奔跑的自己。然而,幼时脸挂微笑,大声嘟囔着:“洗头了。”如今,却只能泪水混着雨水任由它在脸上肆虐。

她裹着身上湿哒哒的衬衣,以及被寒冷鞭挞的身体抖动着说着:“过了今天就好了,过了今天就好了。”

我想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学会了压制。总是努力活成大家喜欢的模样,却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只是想要自己快乐。就像明明我们喜欢像小时候一样在雨中奔跑,然而在清醒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勇气表现,因为我们是成年人。

3

2016年尾,痴迷于短发的陈然遇上了钟爱长发的董佳灏。

他们盯着对方两眼放光,如同捕食的野兽,血红着双眼,一遍一遍重复着“我好喜欢你。”

他们手挽着手,把龙城上映的电影全部看了个遍。

他黏着她,把龙城爱吃的小吃全部吃下了肚。

他带着她,去书店买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挪威的森林》。

憋了两句又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越长大越词穷。写个故事也写不了。算了还是继续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