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

人世匆匆,是一个人的旅行,聚散终有时,笑泪终将止,一切都会回到原点,我们来了又去。

梧桐点点,行影驳离,所谓经历,亦然。因为躯体的存在,我们来到世间。因为“灵性”的存在,我们有了感知的能力,而因为“魂”的存在,造就了经历的必然。它不连贯,它异于日复一日的生活,基于对灵魂的触动,一次次的经历,彼此独立却总能从中窥出端倪,意识到浩渺感触、经历中,细微存在着曾有触及。它是斑驳的细碎而非流畅的延伸。

经历,始于感知留下的强烈记忆,源于相遇,串联陪伴一起,在物质世界里,没有哪一种相遇不是跋山涉水的远道而来,没有哪一种陪伴不是情深似海的慈悲为怀。偶然相识,却恰合时宜,无需论好坏。因为大千世界偶然的一次交流,充实了本该浪费于颠簸中的时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时间旅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时间旅程,我们被随机分布在共同的空间世界里,同时我们也都有着不同的精神修炼,却也面对着相同的物欲横流。空间上的缘分近了心灵上的距离,也减轻了些只身的孤单。大街小巷里,公交车内,名胜景区……位置坐标的巧遇,得益于缘分更是难预未来的行为付出。时间上,心与心的靠近,无关距离的并行,两颗心的遥相呼应,直抵心灵的交流,是陪伴的最高境界也是经历的难忘所在。时间,空间,似乎对立面,却又轻易能够统一,似乎不可调和,造就不同的经历,却在其对立统一中,达到了物质生活对精神世界的冲击。

同样的,灵和魂亦是如此。灵是动物的基本特征,理性是在此基础上人的存在表现,是对魂的诠释。灵是人之天性,魂即人之个性。正是二者的对立统一,造就了人类个体和人类社会,才有了冲突对立下的陪伴可贵和人生意义。初入人世,我们的魂仅若游丝,灵之本性,决定了我们的行为,适应着周遭,对一切皆好奇,对一切皆欢喜,随着意识的增强,灵魂相呼应,慢慢的开始对灵的控制产生偏离,有了个性的突显,正是此刻,才打开了自我的精神感知,有了经历的意识。每一段经历,都是物质世界对精神时间冲击后留下的痕迹,正是一段段经历,使我们的魂得以历练,灵魂才更和谐。这样的过程断断续续地进行,直至躯体殆灭,人世了然。

生命短暂,逝不再来。没有人愿意轻飘飘地来到人间,然后轻飘飘地离去,仿佛某个旅游景点的游客般,涉足后离开。人世,地球仿佛也是灵魂的驿站,我们在这里停驿,最终会离开。不同的是,我们不清楚上一站有何经历,也不知道下一站会去哪里,我们的记忆封存在特定的时空里,记录我们的痕迹的,不是墓志铭上自己的名字,而是所谓存在的意义,是行动和思想作用下的经历。

一个生命走向沉寂,魂旅还在继续。经历已经定格,意义才刚开始。社会仅以一种精神概念而存在,而真实世界中,只有存在的个体,所谓个性的自己,就是一个人过去所有生命体验的总和,无非经历而已。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