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近在千里(5)

第五章  突然失联



    随着身后的撞击声和围栏破裂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马路中间渐渐聚集起的人群,尖叫声、电话声、鸣笛声……又渐渐越来越嘈杂。冯之仪的大脑才慢慢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手心已经是涔涔冷汗。

    仔细回想,不禁满腹狐疑,刚才那声音是谁?当时我身边完全没有人,那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仔细回忆那声音仿佛还很熟悉,我在哪听到过吗?是我认识的人吗?他怎么知道会有事故?还是巧合?冯之仪心中有一百个问号已经盖过了车祸带来的惊吓,她就那么站在路边,疑问在脑袋不停转圈,转到眼睛都失了焦,完全没注意到聚集的人群后有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正盯着自己,目不转睛。

    “之仪,之仪!你没事儿吧?之仪?”

    郑望津抓着冯之仪的肩膀猛摇了好几下,冯之仪猛地回过神来,看着郑望津愣了一下,随即向后甩开他的手,一脸嫌弃,声音却比平时弱了几分:“要有事也是被你摇出事儿的,使那么大劲……”说着白了郑望津一眼,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肩。

    “你怎么在这啊?”冯之仪才想起来郑望津此刻不是应该在咖啡店么。

    “你还说呢,你大半天不来,打电话又不接,还以为你路痴到在自己家附近都迷路,准备出来等你就看到这儿出事了,回头找你才发现你像个傻子一样在路边发呆,想什么呢你?”郑望津语气故作轻松。

    “这不是出车祸了嘛,吓我一跳”,冯之仪示意车祸现场,看着郑望津略带严肃的脸,耸了耸肩,轻呼了一口气,浅浅笑道,“现在没事啦,走吧~”,说完便往前走去,郑望津赶紧跟上。

    冯之仪转头看了眼郑望津,说不上哪里不对,“衣服……好像有点眼熟”,心里嘀咕着,但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便继续走着。

    人群后,那个年轻人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慢慢退出人群,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两人在咖啡店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脑海中的疑问又开始打转,郑望津跟她说话都没有完全听进去。服务员问喝什么居然一直回答随便,郑望津无奈,只好从她手中拿过菜单。

    “之仪,你真的没事吗?”服务员走后,郑望津看着仍在发呆的冯之仪,有些担心。

    “嗯....我没事,我.....就是有点搞不懂...”

    “搞不懂什么啊?”

    冯之仪想要不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郑望津,但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说出来郑望津一定也没头绪。何况现在两人也不是那么熟的关系,还是算了吧。冯之仪笑了笑,“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点单吧,你想喝什么?”

    郑望津有点想笑,回答已经点好并且付过钱了。

    饮料和甜品都上桌了,冯之仪有点吓到了,奶油华夫饼,冰淇淋土司,芝士蛋糕,水果拼盘,还有抹茶红豆冰,这些东西满满当当的摆在咖啡店本来就不大的小桌上,冯之仪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

    “你怎么点这么多啊,还全是甜的!”冯之仪满心想自己的减肥大计今天怕是又要倒退一大步,他郑望津该不是故意的吧。

    “看你刚才好像被吓得不轻,多点一些给你压压惊呗。”郑望津笑了,把刀叉递过来。

    望着对方认真吃起甜品的样子,语气变得有些严肃。“之仪,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别自己一个人憋着,随时找我都行。”

    “嗯?没什么事啊,怎么突然这么严肃?”冯之仪只抬头看了一眼,就自顾自低下头继续享受热量炸弹了。

    “比如说刚才啊,我看你分明就是吓到了。”

    “你说刚刚啊,真的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对吧~”冯之仪咽下嘴里的一口华夫饼,露出一个微笑。

    冯之仪是属于眼睛永远比肚子饿的那种人,只要看到有美食就忍不住想把它们收入胃中,有时候即使自己不饿,甚至已经吃的很饱了,但是面对美食依旧难以抗拒,手总是不自觉得拿起餐具去捕食。在咖啡馆的几个小时,冯之仪的嘴几乎就没有停过,化惊吓为食欲,郑望津是看呆了,桌上的甜品自己基本一口没动,全给冯之仪吃了。

    桌上的餐盘即将见底的时候,郑望津试探地问道:“还要吗?”

    冯之仪赶紧摆手,再点下去今儿可能就得爬着回去了,这一下午多少卡路里啊,实在太罪恶了。虽然自己并不是人们口中的胖子,但是由于职业关系久坐,自身又不爱运动,毕业后体重一直在上涨。借着穿衣技巧和小骨架的先天优势,冯之仪浑身上下不知道偷偷藏了多少肉,每一个听到她体重的人都表示不可思议。前一阵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控制体重,为了避开家门前的小吃街,整整一个多月啊,每天回家要故意多绕20分钟的路,终于成功减重0.8kg,现在这一顿吃,一个月的绕路成果算是化为泡影了。

    冯之仪脑中突然一热,拿好包站起身,眼神坚定地看着郑望津:“走吧,我们要离开这个罪恶的地方!”

    郑望津跟着冯之仪走了好久,一路上听她自顾自的碎碎念,抱怨自己为什么吃了那么多甜食,还时不时怨念颇深地望一眼今天的“罪魁祸首”,要不是他点那么多东西,就不至于吃这么多了。郑望津想插嘴说些什么,都被她眼神给瞪了回去,只好无奈的笑笑。

    冯之仪念叨了好久,突然转过身,问道:“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求我吗?这突然的卡路里”

    郑望津被问住了,一时间语塞,他转头看向别处,避免迎上还带着一丝丝怨念发问的目光。

    “额。。。没什么理由,你看咱们同学聚会一见到现在也都三个多月了,除了微信也没别的的方式再联系过,好歹也是老同学嘛,弄得跟网友一样,是不~我叫你出来吃个饭不是很正常吗?”

    “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原因?”

    “不然呢?能有什么事求你啊?”

    冯之仪将信将疑,继续盯着郑望津:“可我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

    “啊?奇怪。。。什么意思?哪里....奇怪了?”郑望津突然心里一紧。

    “平时在微信上聊的时候你这个人话不是挺多的吗?可是今天感觉你怎么不太说话啊,都是我一搭一搭地跟你聊。而且微信上你挺放得开的呀,损我的时候一句比一句狠,今天怎么这么含蓄?感觉.....感觉你像是变了一个人,还是说你人格分裂啊,拿上手机就化身郑望二啦?“

    “哈哈哈……当面吐槽你多不好,万一你使用武力....再说了,你今天...你今天一直在说话我哪有机会插嘴啊我?”,郑望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还是不敢和冯之仪对视,怕目光里会泄露自己藏不住的东西。

    冯之仪不是很敏感的人,郑望津的回答还算合理,想想自己有时候在网上说话也是比平时的自己要活泼许多,可能自己今天话真的太多了?

    日落时分,天色没有那么昏暗,反而有一种明丽的蓝,可冯之仪走路的速度却没那么明丽,本来以为只是吃个饭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为了搭配裙子,穿了一双好久都没穿过的高跟鞋,虽然跟也不算高,但是对于一个平常几乎只买平底鞋和运动鞋的人来说,走了这么久已经很痛苦了。       

    冯之仪想要不找家店请他吃晚餐吧,只是这附近都是中高档餐厅,临近月底了,作为一个月光族最好想都不要想踏进这里餐馆的大门。在高跟鞋里的脚快忍不了了,冯之仪内心挣扎了一下,决定善待自己的脚,还是让钱包忍一忍吧。

    冯之仪正准备开口,郑望津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面无表情的应了几声就挂断了。通话结束后手机锁屏上出现一张照片,冯之仪悄悄地瞟了一眼,没看清面貌,是个短头发的女生。

    “之仪,我这边突然有点事情要先走,你恐怕得自己回去了。本来还说请你吃晚饭呢,改天再补上,算我欠你的哈。”郑望津匆匆道别后,就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站在原地的冯之仪想,算啦,也算是保住了钱包君的性命,等改天发了工资再请郑望津吃饭吧。

    一个人坐公交车晃晃悠悠回家,竟然觉得有点饿了。中午吃了那么多甜食都去哪了,想减肥,奈何这不争气的肚子总是充当猪队友。不行,不能再吃了。可是才走了几步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冯之仪欲哭无泪,只好往小吃街走去。

    吃饱喝足,回到家就窝在自己的豆袋里,打开ipad看看周末的综艺,这是冯之仪最日常的消遣了。片尾响起,也到了该休息的时间。

    洗漱完毕的冯之仪开始坐在桌子前拿起一堆瓶瓶罐罐,对着镜子一遍遍拍打自己的脸。

    冯之仪想着今天匆匆离开的郑望津,也不知道他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走得那么着急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中午的一顿甜品也没跟人家说声谢谢,要不再顺便说下次请他吃饭的事情吧,冯之仪不喜欢欠别人的。


    冯之仪打开微信,点开那个熟悉的头像。

    “怎么样啊?到家了吗?” 没有人回复?都11点多了,难道还在忙吗?

    “今天谢啦~下次请你吃神秘大餐”

    “不着急,先忙你的。”冯之仪想了想,又发了一条。

    平时和郑望津聊天他都是秒回,看来是真的在忙啊。冯之仪又刷了会儿朋友圈,看了几篇公众号的推送,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冯之仪有点累了,打了个哈欠,伸手关了灯,很快便睡得沉了。在梦里,隐隐约约出现一个身影,有着乌黑长发和白净面庞的女生。 冯之仪想看清她的长相,可任凭怎么努力,她的脸始终是模糊的。


    7点,起床困难户竟自然醒。冯之仪一睁开眼睛便去摸索床边的手机,杳无音讯。冯之仪任凭手机滑落,轻轻叹了口气,盯着天花板发呆;他出什么事儿了吗?第一次这么久没回消息,要不要打电话问一下?我好像没有他电话,要不要发个消息?……冯之仪摇了摇头,便起床迎接周一的洗礼。

    冯之仪迎来一个又一个周一,忙碌的间隙,总会有意无意打开手机,慢慢一条条聊天记录冒了上来,冯之仪觉得看不见郑望津的对话框就收不到消息,只好置顶对话。

    可是,两个月过去了,冯之仪没有任何他的讯息,没有消息、没有动态、没有任何人提起。

    这个人,怎么就像蒸发了一样?



——25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