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稀世珍品银质“招纳信宝”与南宋襄樊之战

96
醉古雅集
2017.07.25 16:00* 字数 4986

展示收藏文物,讲襄阳故事之一

     

                        熊新发

      这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真实故事。银质招纳信宝的收藏,在襄阳收藏界乃至全国钱币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收藏经历。1997年4月27日星期天,和往常一样,上午八点多钟来到从解放路邮电局门口新搬迁到人民广场东南侧的水杉树林的钱币市场。走到广场东南侧的地下人防工事出口处时,一张放在台阶上的襄阳日报一下撞进眼帘。这是头一天1997年4月26日的襄阳日报,第四版"熊新发与古钱币"作为标题十分醒目,这是丁青松藏友写的关于我的收藏事迹的报导被刊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仔细地叠好报纸,小心地收藏至今。逛了一上午一无所获,这时襄阳火车站公安所的警察小沈遇见我,他说:熊主任,12点半了回家吧!正在这时走来一位经常在市场摆摊的一位熟人,手拿着装滿钱币的塑料片。我问拿的什么东西?他顺手递给我,我扫了一眼,还了过去。小沈说我看看。小沈在我旁边看时,一枚招纳信宝跳进眼球,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枚到代的古币。小沈看完还给了主人。我说我再看看,他又递给我。我抽出这枚钱问道,这枚多少钱?他说这钱标价高,可惜它不是铜的,是铅的。你給30元。我付完钱拿回家后用一根小针在背面穿口处挑了一下,用高倍放大镜一看:银光闪闪!银币在地下埋藏时间久了被腐蚀氧化,表面变成乌白色,这正是真品的特征。我的心跳了起来,这是世间仅有的稀世之宝啊!银质招纳信宝比金质还少,世间仅存世一枚已未见综迹,尽在襄阳露真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二,探源研讨。收到此物,我 暗捺住内心里的喜悦之情,开展了调查研究。说来也巧,过了几个星期,卖主碰见了我,他说:上次卖给你的那枚钱你卖吗?我认识的一位朋友愿意出150元买你的?我平静地说,收藏的东西,沒想到卖。我一口回绝,顺便反问了一句:你在哪儿收的,还有别的吗?他说:襄阳城修环城路,我天天往工地跑,那天在张公祠林场的半坡上,修路的民工挖出了一个小罐,里面装了20多个铜钱,我一起买了,2角钱一个拿的。我问有些什么钱?他说:同出的有正隆,大定,还有一些北宋钱,几块钱一个都卖了,你这个贵一点沒人要,你买了。我一听同出的钱币正好是这个历史节点,金兵灭了北宋,一路打到襄阳,大定,正隆是金的货币,其余为北宋钱,招纳信宝属南宋绍兴二年铸。这个小罐应是当时的一位被金兵俘虏过的将官留下的。又过了3个月左右,卖主又问我,那人出1500元,你卖吗?我又谢绝了。转眼到了1982年,邮币卡市场报在报头上登了一个"招纳信宝"的图片,并发布了一则消息:近期,嘉德拍卖行成功拍卖了一枚铜质招纳信宝,成交价23.8万元。此消息一出,整个收藏界哗然!老熊30元买的卖了20多万,卖主伤心到了极点。他仔细阅读后惊讶了,铜的拍卖了23.8万,银质的不知要卖多少钱?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3年8月27日,襄阳晚报记者专访我,我讲述了这段故事,报纸出来之后,卖主又伤心了一晚上,并受人挑拨要到法院去告。我听说之后主动到他店里。看见他铁青的脸,红肿的眼睛,我微笑地迎了前去。他手里拿着报纸,愤愤地说:我律师请好了,要么你再给我几千块钱,否则我就去告你。我十分冷静地问,你卖给我喊价30,我出了30买下,是事实吧!报纸登载的只是这件事的过程,也沒有写你的姓名,也不构成侵犯名誉权,你告肯定输官司!你换一种思维,你就对别人讲老熊那枚值钱的银质招纳信宝是我卖给他的。你的生意不就好做了,大家都到你这儿来捡漏啊!他一听有道理,我们也成了好朋友。

        1999年5月,台湾钱币学家蔡啟祥先生闻讯专程从台北来襄阳探访,研究银质招纳信宝,并想重金购藏,我腕言谢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并邀请襄阳学者名流作陪蔡先生访问襄阳,陈文芬,倪世伟,魏健忠等知名书画家为蔡先生作画题字,工艺大师陈启敏,好友郝笑阳也应邀作陪。我赠送了收录有我撰写的《襄樊铸造过永昌通宝》论文的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的《荆楚钱币研究》一书,并赠送李自成在襄阳铸造的"永昌通宝"一对,两种版式,使蔡先生深深感到襄阳文化之厚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05年8月,我到上海参加全球华人艺术品交流网雅昌网高古瓷论坛,带上这枚银质招纳信宝专程拜访了上海博物馆钱币组组长国家级钱币专家孙仲汇先生,因为是老朋友,1996年他来湖北武汉参加学术交流在一起相识,还送我几本他写的钱币专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左四熊新发,左六孙仲汇)

在孙先生家里他热情接待了我,当他见到后肯定地说"东西开门,老的没问题。听到国家级大师的充分肯定我为我的眼力和泉识感到欣慰。当时在他家门口走廊里,我们合影留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 稀世珍宝。银质招纳信宝目前存世仅此一枚。铜质“招纳信宝”目前每枚市价在数十万元人民币左右。银质“招纳信宝”民国时发现一枚,原系扬州收藏家方地山收藏,1936年方地山去世后下落不明。金质“招纳信宝”目前发现一枚,为收藏家陈仁涛先生重金购得,属一级文物,无定价。民国收藏大家丁福保先生在《历代古钱图说》里说:“中兴小记,绍兴元年,金达兰居祁州,其众承楚,大师刘光世欲携贰之,乃以金银铜三色钱,文曰招纳信宝,获金人则燕钱而遣之,未几踵至,得众数万。”《招纳信宝》面文揩书,旋读,金银材质钱币目前资料不详。铜质钱币大小形同折二,直径2.6厘米,重5克,背穿上文“使”字,穿下文为签押符号,各不相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92年版《中国古钱目录》摘录)

招纳信宝”虽然不是南宋正式钱币,但历史意义非常显著。关于这一钱币的起因,史书记载比较详细。《宋史刘光世传》载:“完颜昌屯承、楚、光世知其众思归,欲携贰之,乃铸金、银、铜钱,文曰招纳信宝,获敌不杀,令持钱文示其徒,有欲归者,扣江执钱为信,归者不绝。这充分说明该钱币在特殊的情况下发挥了特殊作用,传奇色彩十分浓厚。

      在襄阳先后发现铜质招纳信宝2枚。原襄樊大学校长收藏家万志杰先生藏有一枚,系家传之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万志杰先生母亲家传)

建国初期由他母亲亲手交到他手里,收藏至今。该品面文书法与钱谱略有区別,但肯定是一枚传世老钱。另一枚为襄城一朋友挂在钥匙扣上多年,磨损较为严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襄城朋友挂钥匙上的)

近期,临近襄阳的河南又出一品,品相较好,十分难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河南近期出的一枚)

        四,南宋襄樊之战。为什么襄阳地区会发现这些少见的"招纳信宝",有银质也有铜质的,这与历史上发生在南宋初年的襄樊之战有直接关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宋形势图)

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四月,由金朝扶持的伪齐国主刘豫,将其都城由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南)迁至东京(今河南开封),征集乡兵10余万编为12军,沿黄河、淮河及在陕西、山东等地区驻扎,进窥南宋。并在其统治区域内横征暴敛,严刑重罚,使民不聊生,怨声四起。宋廷左仆射吕颐浩建策宋高宗乘机出师北伐,收复中原失地。

十二月,宋襄阳镇抚使李横会合河南府、孟、汝、唐州镇抚使翟琮,出兵北上进攻伪齐。李横、翟琮军均非南宋正规劲旅,缺甲乏粮,装备极差,由于伪齐各地守将纷纷起义倒戈,加入宋军北伐行列,其中牛皋、彭圮、赵起等军投奔李横;董先、张圮、董震等军投奔翟琮,使宋军北伐声势日盛,屡战传捷。

李横军相继收复汝州、颍昌府、唐州、信阳军(今河南汝州、许昌、唐河、信阳市);翟琮军攻取东至郑州西到京兆(今西安)广大地区,并处决伪齐河南尹孟邦雄,形成从西面和南面两个方向钳击东京的态势。次年三月,伪齐国主刘豫为挽回败局,遣使向金朝乞援。金左副元帅完颜宗翰命元帅左都监完颜宗弼率援军,为伪齐大将李成联兵数万进行反击,在东京附近羊驰岗击败李横等军。

刘豫乘宋襄汉地区防卫空虚,命李成率军南下,至十月,相继攻占邓州(今属河南)、随州(今属湖北)、襄阳及郢州(今湖北钟祥)等地。李横、翟琮、牛皋、董先等军先后退到江西路。由于伪齐控制了襄阳、郢州江汉一带战略要地,不仅在南宋长江防线上打开了缺口,而且切断宋廷联系川陕的通道,刘豫在频繁遣使赴洞庭湖联络杨么领导的农民起义军,策划南北攻灭宋朝的同时,准备来年麦熟后大举南下,与进攻川陕的金军相互策应,先占荆湖,尔后沿江东进,攻取临安(今杭州),灭亡南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宋时襄阳与樊城地勢图)

襄阳等六郡,西接秦蜀,东瞰吴越,进可出击中原,退可掩卫湖广。四年春,宋江南西路、舒、蕲州制置使岳飞为先机制敌,打破伪齐企图,进而北上收复中原失地,上书宋廷:“襄阳六郡,地为险要,恢复中原,此为基本”。三月,宋廷采纳岳飞建策,命他兼任荆南、鄂、岳州制置使。为加强其实力,将牛皋、董先等军归属岳飞,并将湖北路安抚使司颜孝恭、崔邦弼两军,及荆南镇抚使司军一部暂隶岳飞节制。

宋高宗命岳飞出兵,意在以战求和,并不打算反攻中原,因此在给岳飞下达出兵省札中,命岳飞只准收复六郡,不得越界用兵,“追奔之际,慎无出李横所守旧界,却致引惹,有误大计。虽立奇功,义加尔罚”。为策应和支援岳飞出师,宋廷还命淮东宣抚使韩世忠以精兵万余屯于泗上作为疑兵,以分敌势;命淮西宣抚使刘光世出陈、蔡(今河南淮阳、汝南)二州,以作声援。刘光世为了瓦解敌军于宋高宗绍兴元年至绍兴三年(公元1131年—1133年)于江州(今江西九江)分別铸金银铜招纳信宝用于策反。当时,南宋军队与金兵会战在九江一带,双方处于隔江对峙阶段。金兵因长期居住北方,不服南方水土,久离故乡思乡心切,兵无战心。为瓦解敌军,每当俘获金兵,刘光世礼而待之,劝其离开金营,解甲归乡,给足路费,设宴相送。并按其级别送其金、银、铜铸造的“招纳信宝”作为出境信物。凡是执此币渡江的金兵,一律享受友好待遇,不受阻挠,安全放行。这个办法果然奏效,离开金营的士兵络绎不绝,瓦解金兵数万。

四月十九日,岳飞率军3万余自江州(今江西九江)出师,经鄂州(今武汉武昌)渡江西进,船至江心,岳飞对部属发誓“不擒贼帅,复归旧境,不涉此江!”五月初五,宋军进抵位于伪齐境最南端的重镇郢州,守将荆超曾任北宋宫廷近卫,号称“万人敌”。岳飞先遣人劝降,被严词拒绝。由于后勤供应接济不上,此时军中存粮仅够二餐,岳飞胸有成竹,预料次日上午即可破城。

翌日黎明,岳飞坐在旌旗下指挥攻城,荆超亦率伪齐守军据城顽抗,战斗异常激烈,突然一块炮石落在岳飞脚下,左右惊慌躲避,岳飞却神色安然,将士们踏肩登城,冲入城内,斩俘伪齐军数千人,荆超跳崖自杀。岳飞攻下郢州后,立即分兵两路,命部将张宪、徐庆东攻随州,自率主力沿汉水北上直取襄阳。驻守在襄阳的李成闻岳飞亲自率军来攻,仓皇引军北遁。十七日,岳飞进驻襄阳。张宪、徐庆进攻随州,数日未克,岳飞命牛皋率军往援。

十八日,宋军发起总攻,岳飞长子岳云,手持双锤,勇不可挡,第一个冲上城头,宋军一举破城,俘知州王嵩以下5000余人。

六月初,金朝又从河北、河东调来援军,与伪齐军在新野(今属河南)、龙陂(今河南郏县东南)、胡阳(今唐河西南)、枣阳(今属湖北)及唐州、邓州等地重新集结,号称30万,企图反扑夺回襄阳。岳飞审度敌情后,先命部将王万率军一部作为饵兵,至襄阳西北清水河诱其来攻。

初五,李成倾其全力发起进攻,岳飞率主力从侧翼迂回其后,与王万军并力夹攻,将其击退。次日,李成又率步、骑10万众再次反扑,他自恃兵力数倍于宋军,违背步兵利险阻,骑兵利平旷的兵法常规,轻率布阵,左列骑兵于襄江岸边,右列步卒于旷野。

图片发自简书App

(襄阳小北门瓮城)

岳飞洞察李成阵势漏洞后,采用以步制骑,以骑击步的战法,命王贵率持长枪的步兵攻其骑兵,命牛皋率骑兵冲击其步兵。宋军发起进攻后,伪齐前列骑兵惊溃,将后列骑兵拥入江中,步卒死者更众,横尸20余里,李成率余部夜遁。金朝为遏制宋军攻势,命刘合孛堇率陕西、河北签军增援伪齐,与李成合兵数万,在邓州西北列30余寨,企图与宋军决战。岳飞侦悉敌情后,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于七月挥师进攻邓州,命王贵、张宪两军由光化(今湖北老河口市西北)、横林(今襄阳西北),分路向邓州挺进,实施包抄合击。

十五日,在距邓州30余里处,与金、齐联军展开激战。正当两军酣战之际,岳飞又命王万、董先率精骑乘势突击,一举将其击溃,俘金将杨德胜等200余人,缴获战马200余匹,兵仗、器甲数以万计。刘合孛堇与李成引军逃遁,留部将高仲固守邓州。十七日,岳飞督军攻城,岳云又首先登城,生俘高仲,收复邓州。二十三日,岳飞命王贵、张宪至唐州以北30里处,阻击金、齐援军,掩护李道收复唐州。同日,崔邦弼军攻下信阳军。岳飞部署好六郡防务后,率军凱旋鄂州。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岳飞收复襄阳的宋金之战。是南宋一次较大规模的反击战。招纳信宝钱币在此战中发挥了瓦解金兵,动摇军心的宣传作用。成语招降纳叛也源于此。

        稀世之宝银质招纳信宝在襄阳被发现,为历史文化名城襄阳更加增添了厚重的一笔,也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南宋襄樊之战。让我们永远记住民族英雄岳飞,抗金名将刘光世,韩世忠。更加热爱伟大的祖国,更加热爱美丽的襄阳。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于2017年7月25日襄阳文人会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