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别离》为什么你们还在迷信留学?

我和两闺女挤在13寸的电脑前面看《小别离》,思迪看不太懂,看了一会儿问:“妈妈,他们的孩子都死了么?为什么他们一会儿哭一次?”

我抹着泪说:“要我把你送到一个你谁也不认识地方去上学,只有暑假才能回家来,你去不去?”

她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钻到我的怀里说:“不去。”

我抱住她,在她们成年之前,我也不会送她去。

我们活在一个极致功利的国家,出名要尽早,出国要尽早,什么都要早,人生最失败就是输在起跑线上。可是二十几岁就很出名的张爱玲,一生颠沛流离,独终在美国,不过这是题外话,和本文没有什么关系。

我是大学毕业工作了一年之后,才去了“二流资本主义”的法国留学的。就是因为我留学过,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是非常赞成留学的。但是就因为我留学过,我亲眼看到了诸多的问题。我反对在孩子成年之前就送出去留学,弊大于利。

很多年以前,我回国度假,在阿姨家,她有几个朋友来玩。听到我在法国留学,有个阿姨开始打听留学的事情,她的女儿高中快毕业,成绩不理想,正在犹豫要不要去留学?

我说:“留学是一件好事,但是最好等到大学毕业。至少也入了大学,读了一两年之后再去。”

这话给正在惧怕高考,恨不得把孩子打个包,直接扔过太平洋的妈妈们,浇了一盆冷水。我本来还想陈述一下理由,就被另一个阿姨打断了,她的儿子高二就被送到澳洲去了。

她不以为然地说:“我儿子去了澳洲,住寄宿家庭。几个月,回来人就变了。自己叠被子,收拾屋子,吃完饭帮我收盘子。带他出门吃饭,居然知道要点个便宜点儿的菜。你说人家外国人怎么那么会教育孩子呢?我教育了十几年都教不好的孩子,几个月就被教的那么好,早知道这样,初中就直接送出去了,肯定更有出息。”

在中国不同意长辈的意见,会被认为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挑衅。那时候我还很年轻,教养让我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有这点自理能力,懂点柴米油盐,就算是被教好了,何必去国外啊?有那么多未开发的地区,就近去个顺义,就能搞定啊。

在国内吃苦,就是吃苦,会累坏了孩子。

去国外吃苦,就是深造,一定会有出息。

这有点说不通呀?逻辑有问题。

我家法国的那个卢先生从高二就开始上寄宿学校。在他印象中,住校犹如天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日子痛快无比。

可是他的那些“痛快无比”是有前提的:

人在本国,没有语言和文化差异;要成绩好;能玩得转学校的规矩;摆得平讨厌的对头,最重要的是,要有一群可以坚守与共的死党狗友。

我不想说外国的月亮就是圆,但是中国和西方的孩子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中国生的根本不是孩子,是掌上明珠。从生下来,每一步都有人在前面铺路,在旁边扶着,在后面接着。拼爹拼娘,智力被更全面的开发,加上我们最擅长的记忆力,所以中国孩子更聪明。

可是娇生惯养的中国孩子没有自理能力,没有自律性,没有独立能力,再加上远渡重洋,语言和文化的鸿沟,这些都决定了,小留学生们的留学生涯,注定困难重重。

无论寄宿在学校,家庭或者亲戚家,总要管住和管吃。衣食住行在出国前,都已经安排好了,没有问题。我认识一个小留学生,六个月中,丢了两个电话,一部电脑,三回钱包,但是找回来两回,最后把护照也丢了。

没有自理能力是个问题,但是都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既然出去了,能用钱解决的,其实都不再是问题。

因为还有很多用钱解决不了问题。譬如说,文化差异。

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美国,加拿大,甚至巴西,智利,总之基督教国家之间的文化区别是直系亲属,旁系亲属和远方表亲,千丝万缕总有点关系。阿拉伯国家的文化算是和西方迥异,但是比起中国来说,也有更多相同的地方,至少他们信的都是同一个上帝。

中国学生在学校里,常常都是面冷心热,坐上观型。同学都凑成一堆儿,笑成一片,而我们就是眼巴巴的坐着看。其实我们也非常希望和其他的同学一起笑,但是我们不敢开口,更不知道怎么说。

友情比爱情松散,爱情可以排山倒海,冲破一切。友情必须是建立在共识互利的基础上,要彼此有认同感。所以说,想象中出了国,和各国学生亲热的打成一片,哥们儿撒遍全球的可能性是极小的。认识倒是认识,但是文化是一面透明的玻璃幕墙,咫尺之间把我们隔在几重空间。

几年下来数数,中国留学生最亲密的朋友都还是中国人,连ABC都还差点亲密,凑在一起永远在说汉语。

文化之外,孩子们的自律性是重大问题。从生下来就有人提醒,监督和照顾的的孩子,一旦被扔出去,放松下来,很容易阶段性或者整个的放纵自己。

国内和国外高中系统设计不同。

在国内人人都怕考试,中考,高考。独木桥掉下去就完了,可是挤进去就成了。就算平常学习不好,只要用功拼几个月,或者如《小别离》中的朵朵,考试发挥超常,也会被重点中学录取。退一万步说,就算这次没考好,复读一年,只要下次考的好,就有前程。

国外读书首先是要修满每个学期的学分。譬如在法国,并不是每个学期都会有期中期末考试,就算有,也不能直接算作学分。一个学分,是课堂小测验,家庭作业,平均起来的分数,再加上几次考试的分数算出来的。

这么设计就是为了避免学生们在平日不用功,短时间突击。

孩子们一放松,平时没抓紧,很有可能造成,学分没修完,轻者留级重读,严重的甚至没有资格参加高中毕业考试。再有钱的家长,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花那么多钱出去,连高中毕业证都拿不到的话,实在是有驳初衷。

再说申请大学的时候,初审都是审材料,材料过了才能去考试。越好的学校,申请人越多,规矩越变态,常常要出示高中各年级各科考试成绩。如果因为高中数学得过一次C,材料被刷下来而没有进入心仪大学,不是窝心是什么?

事实上,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那些数得出来的名校也都陆续开始招收中国学生,用来展现他们的国际化。就像是用留学生的身份考清华,比中国本地学生好考一样的道理。以当地的高中毕业成绩去申请该国名校,就不能算是用留学生的身份了。还是变成万人去挤独木桥。

未成年人和成年人最大的区别是,未成年人尚未建立完善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更容易接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把孩子送进校规严明的寄宿学校,从好的方面说,的确可以把孩子们教育的更好,提升到更高的一个阶段。

但是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中,更容易受伤,而且在受伤之后,即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也没有自我痊愈的功力。也就是为什么未成年人需要有监护人的原因。

前两天看到新闻说,有个学校的老师打学生,有一个家长看到孩子身上全是淤青,找到学校才发现,原来该老师常常把门锁起来,用棍子轮学生。

问学生们为什么不早告诉家里?孩子们说:“自己做错了事情或者成绩不好,老师是为了我们好。”

有事情发生之后,孩子们第一反应是害怕,觉得是自己的错,不知所措,并不知道如何分析情况,讨论究竟是谁的责任,更谈不上如何把自己的责任最小化,保护自己,

从概率上说,意外之所以称为意外就是因为不普遍。我们只能祈祷,自己的孩子在一万里面,不是那个万一。

留学,最可怕的就是那种有钱有势,焦虑不安的父母,自己觉得自己无法教育的更好。那就拿出钱来,把孩子扔出去,理所应当的认为,大笔的钱付了,孩子就可以脱胎换骨的成为金领精英的回来。

养不教,父之过。这对于孩子不公平。

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

这个“要”,对我来说,不是想去的意思,而是最近将来式,已经决定,马上行动。

可是世界不是那么大,而是越来越小。

二十四个小时,可以坐飞机从地球那边绕回来。中国护照越来越好用了,出国变得像是串门一样容易,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迷信留学的父母?

留学是一个神话,那是因为在若干年前,中国还穷还封闭还没有发展。

留学只不过是去另一个地方读书罢了。请问上海人把孩子送去北京读书,会不会给予那么多的希望,梦想和压力?会不会觉得,既然送去了北京,那就理所应当的要考进清华北大,人大就已经差点水平?

中国父母是全天下最隐忍,最付出,最全心全意只为孩子的父母。

中国父母是全天下最焦虑,最不安,最望子成龙,不可以接受失败的父母。

从西周时代,我们就说:“人定胜天,人定亦胜天。”

学不好,成不了精英,一定是教的问题,是学得问题,是方式方法的问题,总之不是孩子的问题,更不是我的问题。

每一个孩子都需要爱,需要保护;每一个孩子更需要耐心和陪伴左右。每个孩子都可以长成展翅高飞的大鹏,但是前提是羽翼已丰。在翅膀还没长好之前,就被推出去,往往就是栽到树下,前途未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