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们都散了!

文/凉树姑娘

原来,有些人,你是留不住的。即使你很爱他。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晴

01.

上海,深秋,小雨。

青黛坐着一辆老旧公车,摇摇晃晃的去往城南一家纹身店。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耳朵里听着音乐,眼神淡漠的看着雨水拍打在玻璃上。

急促,短暂,强劲。

那家纹身店里,纹身师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高且瘦。她坐在藤椅上抽着烟,手臂上的纹身张牙舞爪的,有些吓人。

她不羁瞟了青黛一眼:“来纹身的?纹什么图案?”

青黛拉开背包的拉链,取出一张图纸递给了她:“这个!”

那是一个“辛”子,她自己画的。

纹身师吐了一圈烟雾,说:“姑娘,这是男朋友的名字?你可要想好了纹身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她顿了顿说:“不是男朋友,是一个朋友的姓。”

纹身师掐灭手上的烟,低声说:“把外套脱掉,会有点痛,你忍着点。”

“来吧!”青黛露卷起袖子,露出苍白的皮肤。

酒精消毒,挥发着有些刺鼻的味道。

然后,那纹身的针,在她那块苍白的皮肤上,一针针刻下那个字。

在那段时间里,空气变得很安静,只有电流嗞嗞嗞的声音,以及她忍着疼痛的呻吟。

此时,脑海里浮现着许多关于辛夷的画面。

恍如昨日,触手可及。

02.

青黛是个厌倦束缚的人。

25岁之前,她在一家有名广告公司工作。25岁以后,她辞职,一个人去了西藏支教。

每天除了上课之外,她最喜欢做的,就是望着天空发呆。

西藏的天,很蓝。那是一种可以治愈人心的蓝。

认识辛夷的那天,天空也是这么蓝。

她是个喜欢穿着棉布裙子的女子。一双棕色的瞳孔擅长看穿别人的心事。

青黛,你是个很容易孤独的人!

你怎么知道?

你的眼神总是很冷漠,你知道这样很难有人会愿意去接近你,了解你。

我喜欢独自一人。

那是大概因为你没有过被人珍视的感觉。

青黛淡淡一笑,我从18岁开始,就已经忘记了被爱的感觉了。

18岁,是个让人容易伤感的年纪。

它意味着你要独立承担一切,好的坏的,意味着你不能只顾自己的情绪,还要考虑到周遭的人。

而对于青黛来说,它还意味着死亡!母亲的死亡!

在她的记忆里,母亲的人生是破碎的。

因为她没有结婚,因为她没有被爱过,因为她在40岁那年就死了。

03.

那是青黛第一次见到陵游。

他是个笑起来有酒窝的男人。他是辛夷的男朋友。

你跟我想象当中不一样!这是他跟青黛说的第一句话。

哦,那你想象当中的我是怎样的?她一脸好奇。

嗯,是那种比较安静的女孩,但你,完全相反。

青黛笑,辛夷也笑了。

夜晚,他们去参加当地人的一个晚会。喝酒,跳舞,唱歌。

青黛坐在旁边,抽着烟,看着辛夷和陵游在人群中舞动,像精灵一样快乐。

那样的气氛跟她完全不搭,仿若两个世界。

辛夷跑过来,坐在她身边休息。

辛夷说,我跟他,在一起三年了。

嗯,你之前说过。

我一直在想,不知道能不能跟他永远在一起?

未来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现在快乐就好了。青黛低声说。

他已经结婚了。辛夷到了杯酒,泯了一口,淡淡的说。

那为什么还要选择他?青黛有些不解。

不知道,就是遇见了,然后爱上了,没有什么理由。

他会娶你吗?

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或许会,或许不会。

青黛默默的抽着烟,没有说话。

有人说,有些事情早就注定了,你无法躲避,无法改变,只能接受。

可能,辛夷跟陵游的相遇,就是一件注定的事情。

你只能看着它发生,无能为力。

04.

“青黛,我曾经无数次想,如果我能早点遇见他就好了。这样,或许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辛夷靠在窗边,望着一片蔚蓝心不在焉的说。

如果他真的爱你,一定会娶你的!青黛拍了拍她的肩膀。

辛夷会过头看着她,笑得一脸云淡风情。

青黛,我想好了,我要离开他,这样我们都会过得好一点。

你难过吗?

难过,可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了。

我们都要学会告别,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青黛抱了抱她,轻声的说。

这句话是母亲跟她说的。在死去的前一天晚上。

起初她不明白,直到看见母亲的尸体躺在她面前时,才恍然大悟。

原来她是在告别,原来,有些人,你是留不住的。即使你很爱他。

05.

回到上海之后,辛夷就决定提出分手。

她约了陵游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厅。

那天,她穿了最爱的棉布长裙,临走之前,她抱了一下青黛。

以后,我在这个城市里,就只剩下你了。辛夷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我买了你最爱的酒,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大醉一场。

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那一走,竟是永恒。

陵游说,他看见辛夷时,她早已躺在血泊中,眼睛还没来得及闭上,就死了。

或许,这就是注定的结局。因为你们遇到的时间,地点,都不对。

但愿来生,要么不再相见,要么就别相见恨晚。

青黛看着照片上,笑得灿烂的辛夷,喃喃自语。

陵游离开的那天,青黛没有去送他,只是发了一条微信给他:希望你不要辜负辛夷的成全,好好对你的妻子。

然后,她坐在地板上,一边喝着辛夷最爱的红酒,一边流泪。

辛夷,你答应过要和我一起喝酒的,希望下辈子,你别再食言了。

青黛摸了摸右手臂上的纹身,是一个“黎”字。

那是她的第一个纹身,在她母亲去世后纹的。

既然要走的人留不住,我能做的,就是一直记得。

06.

青黛依旧到处去旅行,遇见过很多有趣的人。

跟他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她常常想起了从前,然后看了看手臂上的纹身,陷入沉思。

青黛,这个纹身是你男朋友的名字吗?一个同行的姑娘问。

不是的,那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她淡淡一笑。

你的朋友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呢?真想知道,能让你这么珍视的朋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姑娘一脸羡慕。

因为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青黛抬头看了一眼蓝色的天空,她知道,那是辛夷在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后来我才明白,所谓人生,不过是一段走着散着的路程,于家人、朋友是如此,于自己亦是如此,到最后,只剩下一副单薄的骨,...
    芣苢与软软阅读 510评论 0 4
  • 那一年青春尚好,你我共赴美好的誓约;那一年栀子花格外芬芳,你我却就此离别;那一年的后来,我们都散了……
    愛蜜阅读 184评论 1 0
  • 春节作为节日,早已经不是休憩的时光,充满盘点和渴寄。盘点大多数是为了疗伤,渴寄是为了哄骗自己还能继续为难下去。时间...
    德鲁伊_Druid阅读 147评论 0 1
  • 谁都想有个秘密花园 只有自己知道 一个人慢慢徜徉 不和人分享 一个人隐藏 和小虫子做游戏 有时拍拍手掌的泥土 呆坐...
    斗笠公子阅读 182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