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车子开上五环

小刘媳妇儿见老公下班了迟迟没有到家,于是拨打了电话。

“老公,怎么还没到家?临时加班?”

“加班?上班时间偷懒的人才需要加班.”

“又堵车了?”

“估计前方又有故事了,有事故的地方都有故事.我真想把北五环炸了.”

“只剩辅路会更堵,你还是封存你的洪荒之力吧。我怎么听着广播里好像在放小岳岳的《五环之歌》."

“我要考虑换工作了,一天天的跟取经似的,每天路上的时间都够把我的前半生回忆一遍了.”

“你应该考虑换个房子啊?你咋想的!”

“也许很多人生命中重要的事都不是通过深思熟虑决定的,而是通过‘去TMD,老子不管了’豁出去的。傻逼领导来电话了,先不和你说了.”

小刘接听了来自部门领导张总的电话.

“张总,你好.”

“小刘啊,明天你辛苦一下得跑趟上海了,你联系下小王,我已经让她把机票酒店给你安排好。明天你就不用来单位了,直接去机场吧.”

“去做什么啊,张总?”

“到了再说吧,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你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

“好吧.”

小刘的心理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他的动态从来都是第一时间和媳妇儿汇报。

“媳妇儿,我明天可能得去上海了,去多久还不知道呢.”

“这么突然,你们公司平时不是这么随意的啊!”

“谁知道啊,我啥都没问清楚呢,傻逼张就把电话挂了.”

“他们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改变了别人的生活轨迹.”

“哎!”

微信A群里,

小刘,“我去,就这一会儿,群里就这么热闹了.”

小王,“你还不知道呢?!明天单位内部竞聘考核,大家都还啥都没准备呢.”

小夏,“是啊,本来说好下个月的,我都还没提上日程,结果突然来这么一出.”

小徐,“疯了,疯了,今晚注定又得挑灯夜撸一晚上了."

小刘,“停停停,说什么呢你们,刚张总给我打电话让我明天去杭上海啊."

小王,“你机票酒店订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小刘,“张总说你给我订好了啊,还让我问你呢."

小王,“他还没和我说呢,估计一会能和我说吧."

小刘,“我去,我有点蒙圈了。谁他妈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孙,“你应聘的那个岗位除了你还有一个竞争者,你知道吧?”

小刘,“他肯定不行啊,刚来公司不到一年,论经验论资历论啥他都不行啊."

小夏,“所以你为啥明天去上海了."

小徐,“所以你为啥明天去上海了."

小孙,“所以你为啥明天去上海了."

小刘,“停停停,别刷屏了,他不会真是张总的亲戚吧?”

小夏,“以前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小徐,“以前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小孙,“以前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小刘,“让我一个人在这燥热的五环上冷静一会儿."

微信B群里,

小孙,“张总明天让小刘出差了,你的仕途之路一马平川了."

小张,“牛逼,张叔就是牛逼."

小徐,“竞聘成功了喝酒啊."

小夏,“牛二就算了啊,跌面儿."

小张,“必须安排妥妥的,放心吧。到时候都来."

小孙,“1,”

小徐,“2,”

小夏,“3,”

小郑,“4,”

小晨,“5,”

。。。

小张,“就群里这些,有一个算一个,不准有事不准开车啊."

小孙,“放心吧,都是老司机了,我们都是看别人开车."

小王主动地联系了张总。

“张总,您怎么没和我说小刘明天出差的事,刚才他问我了."

“我打算见到你再说的,谁知道他这么早问你,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你怎么还不来?"

“你再稍微等会,我还有差不多10分钟就到了."

“好吧,赶紧的,人家都等着急了."

“再也没有红灯了,我为你开了所有的绿灯,放心吧."

“嗯嗯."

微信A群里,

小王,“刚张总和我说了你出差的事,机票和酒店我给你订好了,一会发给你."

小刘,“多谢小王了,可我还在考虑明天要不要出差呢."

小夏,“难了,就算你明天不去出差,这次竞聘你也无力回天了."

小孙,“你让张总为难的话,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

小徐,“我们再牛逼也是我们自己的事,领导不一定看重的是这个."

小刘,“上海我还是会去的,你们多帮我留意着这边的消息吧."

小孙,“没问题."

小徐,“你老婆我都替你照顾着."

小夏,“儿子就算了."

小郑,“偶遇点妹子吧."

小晨,“也许你不想再回北京了."

。。。

小刘再次拨通了媳妇儿的电话。

“媳妇儿,我还在五环上堵着呢,前面好像有事故了."

“我听新闻了,有事故的地方都有故事.据说追尾那哥们正电话里和媳妇儿吵架,一不留神就怼上了."

“刚听同事说那个竞聘提前到明天了,和我一起竞聘的那个还真是张总的亲戚,这都是张总故意安排的."

“如果前途黑暗,还不如干脆挑明吧."

“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回家再说吧."

小刘媳妇儿终究还是联系了小刘的老板路遥。

“路遥,好久没联系了."

“我还以为你打错了,我看一直没断我才接的省得万一是打错的尴尬."

“我不想让我老公知道他的老板是我的前男友我的初恋."

“我明白的,这么多年了我不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是嘛."

“我找你有点事,不管行不行你都别让任何人知道可以吗?”

“放心吧,我不会的."

“你们公司最近内部竞聘,我老公参加了,本来十拿九稳,但临时被他部门的张总安排出差,没有机会参加了,怀疑这是给他的一个亲戚铺路."

“我先打听一下,如果真是这样,我让他们把竞聘推迟,肯定让你老公参加。其实我也可以让你老公直接上岗,不需要竞聘."

“那倒不用了,给个公平的机会就行,多谢了."

“别这么说,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会等你,一直等你."

“儿子叫我了,我先挂了,真的很感谢你."

张总赶到了小王的住处。

“小王,我到了,我看没关门我就进来了."

“我在这呢,你往浴室方向看."

“等着我,我来了."

“赶紧的吧,再墨迹墨迹我老公就要回来了."

“有些事可不是想快就能快的,你懂得."

“我老公来电话了,你等会儿,我先接下."

“好的,你开免提."

小王接听了老公路遥的电话。

“喂,老公,怎么了?”

“你们部门那个内部竞聘提前了?”

“好像是吧。怎么了?”

“那你让你们张总给我回个电话."

“你直接给他打呗,搞得好像我现在和他在一起似的."

路遥挂断了电话。

“没心情了,等他电话吧."

“以前我们部门的事他都不管的啊,这是咋了."

“他不会知道了咱俩的事了吧?”

“应该不会吧,他不行还不允许别人行."

“就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张总电话铃响了。

路遥知道他俩在一起。

“张,你们部门的内部竞聘提前到明天了?”

“是啊,最近正好没什么事就合计赶紧把这件事弄完."

“这样吧,别提前了,该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路总,这个,非得这样吗?我已经通知下去了."

“我说话不好使吗?”

“好吧,我照办就是了."

路遥挂断了电话。

"你老公什么态度,莫名其妙的。”

“没事,我替他向你赔罪."

“你通知小刘明天不用出差了."

“先别管这些了。正事没干呢."

“没兴趣了,我先走了."

“去你大爷的,你把我当什么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张总离开小王的住处后拨通了小张的电话。

“明天那个面试得先推推了,这边遇见了点事,但你放心,那个位置最终还是你的."

“怎么了,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嘛,我都和我爸说完了."

“谁知道路总半路插了一杠子,张叔也为难了啊."

“那你自己和我爸说吧."

“好吧."

张总拨通了小张的爸爸的电话。

“哥,小张那个事先放放。他让我亲自和你说下.我和你打声招呼,省得穿帮."

“儿子毕竟不知道家里的这些事,又不能和他说,只能这样了."

“是啊,搞得在他心里一直觉得我真是他叔."

“要不和他说了吧,我不介意的."

“别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坚持到底吧,对大家都好."

“反正我都听你的."

“一辈子很短,将错就错吧。不是所有错误都需要改正和弥补的."

“他妈妈也经常这么说."

微信A群里,

小王,“张总来电话我让我取消了机票和酒店,说你不用出差了."

小刘,“真的啊,太棒了,那我赶紧准备竞聘的事."

小王,“不着急准备,那个也不提前了."

小夏,“什么情况?”

小徐,“求指点迷津."

小刘,“那也行,失而复得和虚惊一场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两个词了."

小刘再次拨通了媳妇儿的电话。

“媳妇儿,明天不用出差了."

“这么快."

“什么这么快?”

“哦,没什么,我说你们部门做决定都是这么快."

“心血来潮做的每一个决定搞得好像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赶紧踏实回家吧."

“快了,故障车和拖车已经到了,马上我们就能动了."

“好的."

小刘媳妇儿给路遥发去了信息。

“谢谢你。就不给你打电话了,发个信息吧."

“没什么,力所能及的小事而已."

“你随便搞搞对于别人来说是需要倾注其所有还不一定实现的."

“毕竟我还是说了算的,别整的那么严重."

微信B群里,

小张,“路总出幺蛾子了,酒暂时喝不上了,得再等等."

小孙,“好饭不怕晚."

小徐,“该来的早晚会来."

小夏,“是你的跑也跑不掉."

小郑,“命中注定."

小晨,“你与生俱来的气质小刘就无法匹敌."

......

路遥回到了家里。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没办法啊,应酬啊,为了公司的业绩拼了命也得上啊."

“每天你都出去应酬,每次都不带我,我也想和你分担啊."

“我累了,先睡了."

“回到家就睡觉,这是酒店嘛."

“你们那个张总最近不老实,你离他远点。也许哪天我就请他走人了."

“就因为竞聘提前了?不至于吧."

“有些事你不知道。算了,我睡了."

"你每次都不和我说,我就永远都不会知道."

小王开始自说自话。

"你把家当酒店,你让我把哪里当家呢?”

“睡着了啊?!你真是干什么都这么快."

“我最讨厌的声音就是你的鼾声,它把你带到了离我越来越远的地方."

小王又开始联系张总了。

“我老公回到家没5分钟就又睡着了."

“怪不得你又想起了我."

"不是你可能还会是别人,能给我带来灵魂和肉体上的共鸣."

“对了,你帮我打听打听你老公为什么今天要管我们部门的事."

“他都睡了。他倒是让我离你远一点,他开始注意你了."

“你看看他手机,也许有点什么蛛丝马迹."

“这个可以有."

“我看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和电话。里面说着感谢他的话,应该就是我们公司竞聘这件事."

“你打过去看看是男的还是女的,不要说话."

“好的."

“是女的,我操,居然是女的."

“当你认为生活已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时候,它居然真的更糟糕了."

“让我来帮他们捅破那层窗户纸吧."

小王开始用路遥的手机给小刘媳妇儿发信息。

"今天的事后来我媳妇儿问我了,为什么要管这个."

“你怎么说的?她知道我是谁吗?”

“她还不知道。我可以和她说吗?”

“还是别说了,虽然没什么,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好吧,那我自己编个理由吧。她总问我为什么每天回家都那么晚."

“这个可和我没关系啊,我们从没私下见过面,尤其是下班以后。要不是这次的事,我可能还是不会联系你."

“那你为什么鼓足勇气联系了我呢?”

“我老公也挺不容易的,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好不容易有次竞聘的机会还要被这个张总安排去出差,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你老公的事以后就是我的事,我会格外留心的."

“不用特殊的照顾,要不然我会欠你的越来越多。当初他来这个公司我还骗他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招聘信息帮他投的简历."

“没事,这个社会就这样,别人的一句话可以让你少奋斗好几年."

“我再有需要我再联系你吧,平时别联系我."

"阅后即焚."

"阅后即焚."

搞清楚后小王又立即联系了张总。

“我操,这个女的是小刘的老公,和我老公搞暧昧呢."

"原来如此。她背后的一个小动作,搞得这边翻天覆地."

“她不想让小刘知道,我们可以让小刘知道."

“你这样的女人有着能毁掉一个男人一个公司一个天下的本事."

“我马上发个朋友圈。已经惹到我头上了."

“你咋说?”

“靠关系走后门都可以,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什么潜规则了。但靠女人,尤其靠女人和别的男人的关系去上位,脸面就随着尿液一起冲到马桶里了."

“我保持关注你的朋友圈评论."

小胡看到小王的朋友圈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小王。

“小王,你朋友圈啥意思?发生什么了?”

“还不是小刘的事,为了自己能参加竞聘都让自己媳妇儿找到我老公了."

"他媳妇儿认识你老公?”

"是啊,我也纳闷呢,看见他俩聊天记录了."

“你老公这么不老实你还这么死心塌地跟着他?”

"没办法啊,本性使然。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负天下人."

“小心遭雷劈."

小胡把和小王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了小刘。

“看到我给你的微信截图了吗?”

“看到了,真的假的?我老婆不是这样的人啊."

"反正小王是这么说的,咱俩是好哥们我才告诉你的."

“谢了哥们,可是你的话让我有总被戴了绿帽子的感觉."

"除了我,其他人关心你只是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并没有真要帮你的意思."

"让我冷静冷静。今天的北五环格外的拥挤,却让我觉得离任何人都好远好远."

小刘不知为什么拨通了媳妇儿的电话。

"媳妇儿,我终于动了,马上就下北五环了."

“动了就快了."

"你有的时候会不会怪老公没有能力赚更多的钱,有更多的时间陪你和孩子?”

"你说什么呢,你是我老公,你是我儿子的爸爸,别再胡思乱想了."

“当时你那么优秀那么漂亮,为什么就同意和我在一起呢?”

“你什么意思?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可能是自卑心理又在作祟了。不说了,我开车了."

微信A群里,

小刘,“我想退出这次内部竞聘."

小孙,“其实我挺支持你的。毕竟结果就摆在那里."

小夏,“要不你也找找关系什么的,小张和张总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坚不可摧吧."

小王,“没这个必要吧。有些时候,你只有彻底努力了你才知道什么叫绝望."

小刘懂小王的言外之意。

小刘,“那我继续努力,这个职位我势在必得,我也是这么和家人说的。”

小王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总。

“小刘说他轻易不会放弃这个职位,你怎么办?”

“只要路遥不捅破这层关系,我还是有办法用我自己想用的人的."

“假如路遥给你把话挑明了呢?”

"都是聪明人,他不会的。他想得到的是小刘媳妇儿,而不是真的帮助小刘。小刘越是差劲,路总才越有机会."

“那我呢?他要真是和人家好上了我咋办啊?”

“你还有我呢."

“假如我和路遥离婚了,你会娶我吗?”

“你知道答案的."

“可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又没结婚,除非你骗我."

“我没有骗过你。就像我当初和你在一起说只是因为性一样."

“谢谢你的简单和坦诚."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只有在面对性的时候才是不伪装的."

“可是我怀孕了."

“谁的?路遥的?”

“去你大爷,他都半年没碰过我了。你的."

“百密一疏啊."

“怎么办吧?”

“我能怎么办?为什么你们女人都那么爱怀孕?”

“你什么意思?你还让别人怀过孕?”

“当然没有,瞎说的."

小王撒了谎却知道了张总是靠不住的。

小王不想每天面对一具死尸。

她开始摇晃路遥的身体。

“路遥,你给我醒醒,我有话想和你说."

“拿我电话干嘛。睡觉都不能清闲."

“你看见这样一丝不挂站在你面前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什么意思?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到."

"你的意思是看腻了?"

“没有,我老婆的身材绝对是百看不厌的."

“咱俩要个孩子吧."

"别闹了,这能说要就要嘛,这得从长计议."

"你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你外面还有别的男人了呢."

"行,我承认我有了,你敢承认吗?”

路遥知道他们的事。

但路遥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承认了。

他也打开天窗说亮话。

“承认就承认."

“所以你每天都晚回来?”

“所以你每天都希望我晚回来?”

“既然这样,你当初为什么娶我?”

“因为你的妈妈能帮我一步步到今天的位置上。那你为什么嫁给我?”

“ 因为我喜欢你."

“我心里一直有个人,我们从没私下见过面,联系都很少,可你呢?”

“我怎么了?我刚才骗你的."

“每次和你翻云覆雨你都会有新的体位要和我分享,你怎么解释?”

“那你为什么不早早揭穿我?”

“因为是我精神出轨了,所以我原谅你肉体出轨."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是你老婆啊."

“也许很快就不是了."

路遥表面上在和小王聊天.

微信已经和张总聊了起来。

"张,你部门这次竞聘安排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完全按照你的指示来,推迟举行但还是我侄子小张成功竞聘."

“我告诉媳妇儿我知道了她外面有人了,但不知道是你."

"没问题,我会演好的."

“咱俩的事,永远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起."

张总拨通了小刘的电话。

“小刘啊,这次单位竞聘的事呢,我希望你能放弃。有些话我可以和你挑明,小张是我的亲戚,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他的。你要是主动放弃呢,会给我省去好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样,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我肯定优先考虑你."

“谢谢张总的坦诚,你这么说的话,我好像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就知道小刘你懂事的。放心吧,张总记得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小刘选择了放弃。

他立即打电话告诉了妻子。

小刘媳妇儿也再次联系了路遥。

“路遥,怎么会这样?"

“他答应了我推迟,但是在提拔谁的问题上我没给过他意见。你需要我再替你说句话吗?”

“不用了吧。他也许确实需要换一家公司了."

“到哪里都一样的。只要你点头,我会让你老公在这个公司如鱼得水."

“恐怕不是一句感谢那么简单吧,还是算了."

“我会一直等你,等到你回心转意."

微信A群里,

小刘,“刚张总和我挑明了,我决定放弃了。真的没办法了."

小王选择了小刘私信。

“有些话不知怎么和你说,但我还是想和你聊聊,毕竟咱俩都是受害者."

“你说我媳妇儿和你老公的关系?”

“你知道啊?那你真是够气定神闲坐怀不乱的."

“他们也没怎么样。我媳妇儿可能也因为我求过你老公,仅此而已."

“你还真是单纯啊。你多大了,你妈没教你社会多复杂嘛."

“我真的挺相信我媳妇儿的。她当时毕竟选择了我没选择你老公嘛."

“那是因为你媳妇儿家里人不满意我老公."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的目的是?”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想报复我的男人们."

“男人们?”

“我和张总一直都有地下情。我也不怕你知道."

“你不怕我和别人说?”

“咱俩之间是没有故事没有隔阂没有利益冲突的,咱俩都是别人故事里面的受害者,你不会的,我知道你不会的."

“出来喝一杯吧,正好我还没到家呢."

"可以啊,你找好地方等我,喝一杯忘情水."

小王在去赴约的路上。

她心有不甘。

她联系了张总。

“张总,想问您句实话,为什么不愿意娶我?”

“因为我有自己的孩子了,虽然我还没有结婚."

“是小张吗?那他以为自己的爸爸是谁?”

“他现在的爸爸是我的哥哥,所以他以为他是我侄儿."

“那你哥哥知道自己不是小张的亲生父亲吗?”

“他知道的。他是个癌症患者,在小的时候就被查出来了,医生说多则十年,少则一年。所以他没有选择结婚."

“专家的话,害人不浅还不自知啊.

“小张他妈怀孕没多久我因为自卫过当杀了人就进去了。当时判了我10年。哥哥说正好他可以先假装一下儿子的爸爸,等我出来了,他也差不多驾鹤西去了,孩子也记不住大人的模样,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替他了,省得孩子需要度过没有爸爸陪伴的几年时光."

“总算有个好人了。只是好人的命都不好."

“你理解我为什么不能娶你了。我们这段时间在一起也只是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成年人的世界里的交易规则就是这么简单."

小王到达了赴约的地方。

“心情很不好,明明没有事实依据,却总是觉得头顶被绿色光环围绕."

“你怎么和媳妇儿说你晚点回去的?”

“我说还在堵车,从没有过的那么堵,就像癌症晚期的病人的血管一样."

“她信了?”

“我不知道她是相信了,还是她选择了相信."

“我从家里走的时候瞟到了我老公的手机还是在和一个陌生号码聊天."

“不说了,我开车了不能喝酒,你自己喝吧."

“服务员,来一瓶牛二和一箱天涯."

“别闹了,我可没时间送你回去."

“你该走走你的,我没事,死在马路上也许才有人发现我的存在."

“我们这种人就是这么渺小,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他们."

“他们都有自己钟情的女人,但为什么都不是我?”

“因为你出现的顺序不对,人生的出场时机决定了怎么样的人生."

“那你呢?你觉得自己配得上媳妇儿吗?”

“当然配不上。我何德何能娶她?我何德何能让她给我生孩子?我何德何能让她对我死心塌地和我白头偕老的?”

“干杯,敬我们这些看起来活色生香的下等公民."

“你慢点喝,刚进来不到半个小时,一瓶牛二你都干了."

“没办法啊,下酒菜硬啊."

“那确实,每一个小故事,每一个小细节,每一个话题都够喝一壶的."

“老了以后,以前的事都会变成下酒菜。我的命都是我自己作的。可你为什么轮到这般田地呢?”

“我这么中规中矩的前半生,谈不是对国家有多大贡献,但绝对良民一个,真的是每次谈恋爱都以结婚为目的,领证之前能不牵手就不牵手能不上床就不上床,凭什么啊?”

“好人嘛,尤其是你这种没有底线的好人,就是用来被坏人欺负的."

小刘的电话响了。

“我明天可能要去趟天津,两三天左右."

“干嘛去啊?媳妇儿”

“闺蜜老姐姐心情不好,让我陪陪她,我也怕她想不开,海河虽然不是海是河,但有人想跳,它还是会敞开宽广的怀抱."

“好吧,放心去吧。家里这边交给我."

小刘挂断了电话。他怕媳妇儿听出端倪。

“我老婆说她明天陪闺蜜去天津玩个两三天."

“我老公刚也给我发信息说他明天要出差,什么时间回待定."

“为什么啊?我不是已经放弃竞聘了吗?”

“别自作多情,再熟悉的人的每一个决定也不是都和你有关系."

“你的酒都喝完了。我再给你来一箱吧."

“可以啊,车上喝吧。这太吵了."

"走,车上正好有我的专属音乐《诱惑的街》."

俩人来到了车上。

“你现在想干吗?”

“想。”

俩人翻云覆雨。

和小刘分开后,小王拨通了张总的电话。

“路遥没让你保小刘这次竞聘成功吗?”

“没有啊,你知道他不会的."

“那他们为什么去天津呢,怪了."

“谁去天津啊?路遥和谁?”

"你说呢,和小刘的媳妇儿."

“也许只是谈谈情叙叙旧吧。单纯点."

“真不知道你们成年人的世界里什么时候该单纯什么时候真单纯."

“小刘只是一个不重要的棋子而已,没人真的在乎他."

"也许我开始在乎了."

张总终究还是拨通了路遥的电话。

“路哥,听说你明天去天津?”

“是啊,消息够快的。我媳妇儿告诉你的吧?”

“她问我小刘的事怎么办的时候顺便告诉我的."

“小刘的事还是该怎么办怎么办,让小张成功竞聘."

“路哥,我有件事不明白哈,那小刘媳妇儿那边你怎么交待啊?”

“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干好你自己的事."

“放心吧,路哥,我也是替你担心,毕竟咱以前都是兄弟."

“现在也是兄弟啊。哥哥永远会记得你当初为了我杀人的事,所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的,路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放心吧,你进去那段时间我也没少关注你的家里."

“我知道的,我哥都和我说了."

小王对路遥始终不放心。

“你明天和谁一起出差?和小刘的媳妇儿?”

“不是,和同事,怎么了?”

“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但记住了,我会在你的箱子里放好保险套,别怕麻烦,为了自己,更为了躺在你下面的那个女人。和别人的老婆做爱,带套也是一种慈善."

小王并没有相信。

“那你已经有了和我离婚的打算了吗?”

“你都给我戴绿帽子了还想和我离婚?”

“你为什么可以忍受这个?”

“在时机尚未成熟之前,我必须忍受和放弃一些东西."

“我懂了."

小王终究还是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妈,路遥快和我离婚了."

“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我劈腿了,我给他戴绿帽子了."

“他没怎么碰过你吧。妈妈是过来人,妈妈懂的."

“他精神出轨,我肉体出轨."

“你想让妈怎么做吧?”

"我想帮我一个同事,他要竞聘,他的各项指标都符合要求."

“可是这和路遥有什么关系呢?”

“路遥心里的那个人就是我的这个同事的妻子."

“穷人是非多,越是食物链底层的人越是有着支离破碎的故事."

“有你这样的妈妈,却没你这样的基因."

“如果你爸爸一直在,你会活成别的样子,你至少不会这么缺爱."

“我一会儿把我同事的资料发给你,你考虑考虑."

“路遥在这个圈子已经有了一定的资历和自己的人脉,我撼动他的地位没有那么简单了。可是我可以再扶持出下一个路遥."

“也许帮他就是帮我自己,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除了路遥那个位置,其他的位置让他随便挑."

“经历一圈世态炎凉,才知道家庭的温暖."

“想好了告诉我."

小王拨通了小刘的电话。

“假如你老婆和我老公出轨了,你会原谅她吗?”

“刚才我已经出轨了,和你,她会原谅我吗?”

“她不会知道的."

“我有洁癖,她的精神出轨我都会一直耿耿于怀."

“我可以让你坐上张总的位置,慢慢的再达到路遥的高度."

“你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你还会和我这种素人来往吗?”

“我有着公主的命,也有着小姐的身子."

“你为什么愿意帮我?”

“你事业越来越牛逼了,你媳妇儿就会对你死心塌地了,我老公就越来越没有机会了,他就可以多光顾我了。也许事情会朝着我所希望的发展,但每一个环节的崩塌都会前功尽弃."

“不管你的出发点怎么样,你帮我了,就算我欠你的."

“等HR给你的新的任命通知吧."

“我终究还是靠的女人,虽然不是自己的媳妇儿."

“靠谁不重要,记住,没有钱,拿什么维护你的亲情,稳固你的爱情,联络你的友情。靠嘴说吗?别闹了,大家都挺忙的."

于是有了下面的故事。

HR小曲,“张总,明天去薪酬中心领取一下当月薪水和三个月的补偿金."

张总,“看来路遥和我说的是真的。我能知道谁取代了我吗?”

HR小曲,“这个我不负责,所以没有权利告诉您."

张总,“对于一个落魄的人,难道不觉得冷言冷语都是一种暴力嘛! ”

HR小曲,“对不住了,工作职责,您敏感了,而已."

HR小曲拨通了小刘的电话。

HR小曲,“您好,明天到HR来一趟,在您的新的人事任命上签字,刘总."

小刘,“是原来张总的位置吗?好的,没问题."

HR小曲,“记得发个红包给大家啊。我可是加班通知你这个好消息的."

小刘,“没问题。对了,我好像还没有您的微信."

HR小曲,“没事刘总,一会儿我加您微信,以后有事微信喊我就行了."

小刘很喜欢这种新鲜的感觉。欲罢不能。

小刘编辑了一条信息给小王,

“我会记得大雨磅礴没有带伞的日子,我也会记得生命中不期而遇的温暖。”

小刘并没有立即告诉媳妇儿。

张总没有任何犹豫地拨通了路遥的电话。

“路哥,我怎么办呢?我还有妻子和儿子等着我养呢."

“毕竟你俩没有结婚,不必给自己那么大的责任和压力."

“事实婚姻啊,还有孩子啊。我不能从头再来了."

“有些话本来这辈子都不想和你说。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还是说了吧。小张和你并没有血缘关系,在得知你被判十年的当天,你还没领证的媳妇儿就流产了,所有人都没和你说,想让这个未出世的儿子成为你在里面好好改造的动力,效果很不错,不到六年时间你就出来了."

“生命中有些瞬间我们真的会希望2012年12月20日那天真的是世界末日。我不相信,那小张是谁呢?我不相信我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确实不会,有些老实人的善良是从一而终的。是我的。你进去之后的半个月就是你的生日,我们一起喝酒一起怀念你,我们都喝多了."

“我拿你当兄弟啊,你这么对我,这个薄情的世界真的不再有兄弟了."

“没有了你没有了孩子,是我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

“你还真给这件猥琐的事情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人不能离开太久,否则回来就再也接不上了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了."

张总没再继续纠缠下去,他拨通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电话。

小王,“此时此刻,我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你的声音。”

张总,“此时此刻,我需要一个完整的你,一个和路遥没有关系的你。”

小王,“你也许已经回心转意,但我已经不在原地,”

张总,“路遥心里一直都有人的。而且他在外面有了私生子。小张就是。”

小王,“你们是在给我演电视剧嘛,你们考虑过我的承受能力吗?”

张总,“这是事实。太多细节你现在不需要知道。这种事情没办法撒谎的。”

小王没再和张总纠缠,她拨通了路遥的电话。

“你连私生子都有了."

“我手里也有你和张每一次偷情的视频."

“我们不吵不闹,做一个愉快的决定-离婚吧."

“你也不要太悲伤,其实你并没有那么喜欢我,你躺在张的下面的时候脑海里面想的肯定不是我."

“人渣."

小刘终于到达了家里。

上楼之前他拨通了电话。

“媳妇儿,我到楼下了,有什么需要带上去的吗?”

“带点水果吧。我闺蜜来咱家了,今晚住这,明天从咱家去天津."

“还真和闺蜜一起去啊."

“当然了,不然呢,我不和你说了嘛!”

小刘借着买水果的时机久久不肯上楼。

闺蜜,“我自己其实没啥,毕竟我事业这么成功了。就是我的女儿总是过得不幸福,嫁给了一个我压根就没同意的男人,现在这个男人要和她离婚了."

小刘媳妇儿,“随缘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和金钱无关,和家境无关."

闺蜜,“我们娘俩这辈子都在男人这方面注定有着太多故事。不争气却解恨的是,我女儿劈腿了,和她单位的同事。我女婿反倒没有出轨."

小刘媳妇儿,“她应该是在老公那里得不到关怀和爱."

小刘进门了。

小刘媳妇儿,“这是我的老姐们,一个集团公司的高管。我刚来北京的那几年没少帮助我。要不然我早就扛不住逃离北京了,还有你什么事。”

小刘,“谢谢姐姐,你的无心插柳却成了我婚礼的奠基石."

闺蜜,“我就是觉得你媳妇儿人不错,值得人疼。小刘在哪个公司高就呢?”

小刘,“依然很久科技有限公司."

闺蜜没在说话,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因为她就是小王的妈妈。

小王妈的电话响了。

“妈,我俩准备明天把离婚证领了."

“那你怎么打算的?以后呢?”

“如果路遥和那个女的走到了一起,我想考虑一下小刘,他人不错."

“你做什么妈都支持你,妈永远在你这边."

“谢谢妈."

小王妈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没有留下过夜,更没有去天津。

“你和姐姐女儿在同一个公司,她女儿叫王一丹."

“我有可能取代傻逼张的位置,他已经离开公司了."

"老公,你是最棒的。明晚我们庆祝一下."

"别这么说,让我想起了那句话,过了今晚就没事了,结局都不太好."

第二天,小王和路遥办理了手续。

小刘在新官上任的文件上签字了。

民政局外,

路遥,“谢谢你曾经陪伴过我。谢谢你妈妈曾经帮助过我。“

小王,“贱人.恶心.“

俩人从民政局分开后,小王联系了小刘。

“下了班来我家吧,给你庆祝高升,也给我宽解离婚."

"就这一次,为了告别的聚会."

就在小刘赴约的路上,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医院急救中心,“你是吕爱熙的家属吗?”

小刘,“是的,我是她老公。”

医院急救中心,“赶紧来医院吧,她受伤了了,挺严重的。”

小刘赶到医院后见到了浑身是血的老婆,也从警察那里见到了张总。

小刘,“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张总,“因为路遥喜欢她想得到她,我要报复路遥。因为你取代了我的位置,我要报复你。你们让我一无所有了。我生无可恋。”

张总被警察带走了。

手术室外。

"大夫,我媳妇儿怎么样了?”

“脱离生命危险了。在医院在养一个月左右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

“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胸部会留下缝针的痕迹,不过穿上衣服是看不到的。幸亏凶手扎偏了,否则就致命了."

“谢谢大夫."

病房里,

“媳妇儿,我已经做好辞职的准备了。我在医院好好照顾你."

“别啊,好不容易做到这个位置的,终于有了点起色."

“我想告诉你是谁帮我做到这个位置上的."

“我知道了,是我闺蜜帮你的。你真的不用辞职,付出了这么多好不容易得来的别这么轻易放弃了."

“有时候我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到后来我发现只要得到一个人的支持就够了,而这个人恰好还是你."

小刘和媳妇儿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后来,

小刘在单位也风生水起。

路遥也放弃了原来的计划,似乎他也只是想让吕爱熙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小王选择了出国继续深造。

三年后,

小王回国的那天,他约了小刘。

"三年不见,听说你过的还不错."

“不管怎样,还得感谢你。第一感谢你让妈妈帮我在仕途的道路上越走越顺。第二感谢你在我不知如何面对你的时候选择了离开."

“你有想过我吗?”

“这次回来怎么打算的?”

“妈妈把office搬到了香港,我以后就留在香港了."

“不错,挺好的."

“这次回来我就告诉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路遥这些年对我也不错,应该是对你的妈妈多少有些顾忌吧."

“我妈退休之前我会让她一直帮你的,放心吧."

“你为什么这样对我,而且这些年一直坚持着?”

“也许我们总会遇到一些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总会帮助他,只要他需要,并不是因为爱情,甚至连友情都算不上,也不图回报,仅此而已."

“谢谢你。我只能这么说."

“你羡慕我,一身潇洒,无牵无挂;我却羡慕你,有家,有她,有人等你回家."

小王离开了小刘,奔向妈妈的车。

小刘回到了家里。

“刚才干嘛去了?”

“没干什么啊."

“你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过我吗?”

“没有吧."

“我刚收到了一个视频,就是在我遇刺的前一天的晚上."

小刘没有说话。

“一段在你车里的事,你和我闺蜜的女儿."

小刘还是没有说话。

“我为了你求过我的初恋路遥,但是我从没私下见过他."

小刘依旧没有说话。

“视频里的事发生第二天你就被提拔为部门经理了."

“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再多的解释都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

小刘媳妇儿没有说话。

“和别人上床了,难道还要说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你这种话来找补吗?”

小刘媳妇儿还是没有说话。

“你愿意相信我吗?或者你还会选择相信我吗?”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小刘同意了。

他别无选择。

小刘来到了香港。

他为了小王而来。

“过来出差?”

“我已经辞职了."

“怎么打算的?”

“我媳妇儿知道了咱俩的事."

“会离婚吗?”

“不知道,暂时分居."

“不要走我们的路."

“我不知道我们努力生活的意义在哪里?一次失误就可以毁掉所有."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一件事值得我们投入100%的付出和努力."

“我们只有玩世不恭地面对这个世界才能换来正常的待遇."

“我出国这些年让我懂得了,会享受生活也许是我们国人需要学习的."

“明天我就回北京了,照顾好孩子的同时等着老婆回来告诉我她的决定,我会尊重她的决定。我亲自来香港就是告诉你我们不要再联系了。谢谢曾经所有的美好。也许我媳妇儿会选择和我离婚,但我们也不要再联系了."

“我会的."

“如果不是那天北五环特别拥堵,我也许早就到家了."

“如果不是路遥回家早早睡了,我也许不会离开家去找你."

“如果不是那天你妈突然要我媳妇儿陪她去天津,我也许不会怀疑她."

“如果没有你,也许我离婚了也不会出国去深造."

“如果,有来生,我们别再活得那么小心翼翼了."

“如果,有来生,我们别再活得那么随心所欲了."

"再见."

“再见."

五年后,

小张得到了路遥的重用。

张总因为在监狱里又犯了错,被追加十年。

张总的哥哥因为心态一直都很好并没有离开人世,还在做着小张的爸爸。

路遥,还在那个公司,一直也没有结婚,只是定期会飞去塞浦路斯吃吃饭,仅此而已。

小王,留在了香港,接管了妈妈的所有事务,她也没有再结婚,也许是在等待什么。

小刘媳妇儿,在塞浦路斯开了一家餐厅,当起了老板。

小刘,依旧在北京,开了自己的公司,带着已经长大的儿子。

俩人并没有领取离婚证。


突然有一天,小胡再次拨通了小刘的电话,说了一些当时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的事,有的是小刘知道的,有的是小刘不知道的,比如,那天晚上发生在小刘媳妇儿身上的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