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罅隙里的一声叹息

原来,你是爱我的,一直……在爱

1.

周佟心急如焚的往机场赶,这个客户他联系了两年,现在终于腾出十分钟时间和他面谈合作事宜。客户临时给周佟打了个电话,叫他在登机前必须赶到,不然以后再也不要联系。

下午四点至六点是车流量的最高峰,这人人都知道,客户故意这样刁难,与其说是给了一个洽谈的机会,不如说是断了周佟以后对他的一再打扰。

周佟也没多想,因为他曾向公司员工夸下海口,如果这家公司的李总给他一个见面的机会,他就一定能拿下订单。

很多时候,越是赶时间越要出乱子。还没走上机场高速,周佟的汽车就抛锚了。他给客户打电话说明情况,对方没听完就狠狠挂断。他知道,两年的坚持不懈,至此功亏一篑。

他望了望,右侧不远处就有一家修车行。他哭笑不得,像是命运故意和他开了个玩笑,提前把修车行给他备置妥当,等着他来报到。

汽车交给修车行后,他沿着公路前行,前面百米开外有个公园。

自从两年前成立公司以来,他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夜以继日的为工作忙碌不停。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通过他的不断完善和努力,终于走上正轨,开始盈利。这两年,他连一天假都不留给自己,今天算是犒劳这段时间的努力,好好放松一下。

没过一会儿,他就到了公园门口。

公园入口前端,是具有明清建筑风格的门廊,采用的是砖木混合结构。那些木柱上的红漆被刮掉了一些,上面爬满了人类的后期绘画作品:一些幼稚的笑脸;一些简单的数学公式;还有小学男生对女生青涩的表白。其中一段告白让人哭笑不得:刘莉莉,我喜欢你,不要和张小强在一起好不好?他不是一个好人!让人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小学生好早熟。

这个公园叫“醉鸟公园”,据说很多年以前,这里是一片树木杂生的慌林。有一天,猎人打死了一只小鸟,站在它旁边的伴侣不但没有被枪声吓飞,还久久站在那只死去的小鸟的尸体旁,不远离去。它耷拉着脑袋,神情沮丧,被雨水浇湿的身子摇摇晃晃。乍一看,就像大街上摇摇欲坠的醉汉。后来,那里建造起一个公园,题名“醉鸟”,由此纪念一段后来被传为佳话的两只飞鸟的爱情故事。

关于这个公园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传说——在这个公园求婚的男女,感情顺坦,会美满地相伴到老。

一进入公园,映入眼帘的就是随处停靠着游船的人工湖。湖边是一条狭窄的游廊,游客们三五成群,谈笑风生。

周佟走到游廊尽头,面前有路牌标志上写着:小桥流水向右前行50米。他朝着这个方向,打算去看一看这个听起来让人心神宁静的地方。

迈开步子走了不到五米,直觉告诉他,在右侧有一处比小桥流水更值得驻足的风景,这个风景能和他心底的某种向往达成最完美的契合。他目光探寻着,果然,有一个身着淡蓝色长裙的女孩,坐在一块石头上正专注地看书。那种静美和投入的感觉,就算全世界在呐喊,都打扰不到她。

周佟在附近找了长椅坐下来,距离刚刚好,不远不近。长椅旁边有树枝垂下来,正好可以将他隐藏起来。他透过树叶的罅隙望过去:那个女孩正要翻页的时候,有一片落叶不偏不倚地刚好落在书上,她笑了笑,把树叶放到翻过的那一页,当书签用。

就在这时,周佟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神色慌张,赶紧接通电话,然后压低声吼道:“王子杨,你打电话干嘛?”

说话的同时,他朝那个女孩看了一眼:幸好没有惊扰到她!

“哥,吃饭了没?”那边嬉笑着说。

“废话少说,直奔主题!”

“嘿,我们单位又来了个美女同事,身材修长,皮肤白皙,面容姣好……”

“以前没觉得你语文很好,一口气背这么多成语,翻了不少词典吧。”

“严肃一点,别转移话题。周六出来和她见个面。”

“那我严肃的告诉你:不去!”

“为什么?难不成真要像你说的那样,要找一个恬静、脱俗、爱看书的女孩?我告诉你吧,这个年代哪里还有你梦想中的那种女孩?再等几十年,你都找不到!”

“怎么找不到?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很悬很妙的东西叫缘分么?”周佟反驳道。

“难道……你已经找到了?”

听到电话里传来不可思议的语气,周佟觉得很有成就感。他再次望向那个女孩,她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你知道的太多!”他用那种将要处决对手的诡异的口吻说道。急忙挂断电话。

女孩没走多远,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小姐,你的东西掉了。”

这或许只是一种老掉牙的搭讪方式,但她还是转过了身。

周佟捡起地上的一片树叶,递给女孩:“你的书签掉了。”

尽管这句话让女孩感到惊讶——他怎么知道我把树叶当作书签?但她还是做出一副平静的表情,接过树叶,笑着说:“谢谢!”

正当女孩要离开时,周佟又叫住了她:“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

女孩再次转身,她认真的打量了对面这个男人。与此同时,对方也认真地等着她的回答。她似乎从对面这个人的脸上看出了“她一定会拒绝吧”这种失落的表情。于是,她偏要给他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好啊。”她很随意的脱口而出。

当然,事情过了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这个随意的答案决定着不同的命运走向和结局。

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余生”的咖啡屋,就在醉鸟公园的旁边。女孩是这里的常客。

这家咖啡屋装修别致,复古风,韵味十足。无论是地面,墙还是天花板,都是实木装修。你能看到木头上布满清晰的纹路,甚至能感受到它残留的生命,在你周围做最后一次呼吸。

室内的横梁上,悬吊着一盆盆垂落下来的绿萝,在灯光的映照下,叶子呈暖暖的黄绿色。墙上挂着一些风格迥异的油画:有沉思的女子;路旁玩石子的孩子;还有让人神往的江南水乡。在这些画下面,有一排木质的深胡桃色书架,上面摆放着不同类型的书籍,主要用来让等候的客人打发时间。书架旁边的置物架上,种着一些花花草草,给沉重古朴的书架,增添了一丝鲜活和绿意。

咖啡店的整体面积不大,但布局紧凑,搭配合理,一切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恰到好处。

从咖啡店的整体装修风格和布局上,不难看出,它要营造一种让人思绪在此得到沉淀,走进内心,回归自然的轻松氛围。

周佟和女孩相谈甚欢,主要聊一些文学和书籍方面的话题。他们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女孩还告诉周佟,她去哪些地方旅游过,一边旅游一边寻找创作灵感。再过一段时间,想去一趟丽江。周佟告诉她,他曾经的梦想也是当一位作家,他对文学的喜爱超过一切。可是后来,他却走上了创业的道路,现实和理想,大相径庭。后来他告诉自己,将来要找一个作家女友,来弥补他今生没有实现文学梦想的遗憾。说到这里,女孩转头看向窗外,像是对待一个极其普通的问题,因此不用太过用心去倾听。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女孩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

“我可能还得在这里待一会儿,晚上八点左右去修车行取车。可是,不能送你回家,不好意思。”

女孩笑了笑,没有回答。站起来往外走。

周佟跟在后面,把女孩送到门口后,他点上一支烟。

女孩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偶尔会停下来思考片刻,然后继续前行。不一会儿后,就从周佟的视野中彻底消失。

周佟神色落寞,他抬手看了一眼女孩留给他的电话号码,深吸一口烟,然后一直望着女孩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李娑,27岁,某杂志社编辑,作家,喜欢看书和旅游,沉静又有灵性,已婚。对,已婚……

李娑上车后,想回头看看周佟是否还站在那里目送她。可是,她是一个倔强的人,从不轻易表露出对别人的在乎。即使那个人根本不在她身边,她也会严于律己,不违背自己的做人准则。

汽车开了很远后,她望着后视镜开始发呆,脸上有一丝笑意,接着是一声叹息:

周佟,30岁,某科技公司创始人,喜欢文学,开朗又积极向上,单身。可是,她已婚。

周佟脸上泛起痛苦的表情,他低头看,手上的纸条不知怎么被烟点燃了。他赶紧丢掉手上的东西,迟疑片刻,笑着对自己说:“或许,这是天意,我们只有短短的几小时的缘分。”


2.

周佟越来越忙,每次一闲下来,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这时他就会想起那个让他心生遗憾、安静神秘而又与众不同的女子。

他的表弟王子杨,每次公司有新来的单身女同事,都会想方设法带周佟和同事见个面。周佟知道,这是妈妈在暗中嘱咐,所以只好去迎合她的用心良苦。但是,始终没有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

李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朋友很少。心情烦闷的时候,她就会收拾行李出去旅游一段时间。

她的老公钟建在一家设计院工作,平时早出晚归。李娑总会打趣:“每天睁开眼你已经出门,闭上眼你还没有回家,长此以往,我都快忘记了你的样子。”

他们的生活平平淡淡,至少,不算幸福。她本来尽量让自己习惯和接受这种平淡,直到有天发现了钟建与一个陌生女子的聊天记录。她再也无法冷静,也不想听任何解释。她不敢相信钟建心里一直住着另一个女人。后来,他们大吵了一架,李娑收拾行李甩门而去。

周佟由于拼命工作,长期熬夜,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医生和家人都劝他暂时把工作搁置一边,出去旅游放松一下。连一向催促他快点成家的母亲,都说:“只要你能把身体养好,我以后再也不催你找女朋友。”

他也觉得自己该好好放松一下,调整身心。然后,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地方。

他收拾行李,迫不及待地朝那个地方赶去,踏上了宿命给他安排好的列车。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丽江的一个酒吧会遇见李娑——他把所有空闲时光拿来思念的那个人。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他像是找到了一个答案,也终于知道这段时间身体日渐消瘦的原因。他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无论如何,再也不能放她离开!

当他走近李娑时,才发现她在喝酒,桌上堆满了空啤酒瓶。这和第一次见她的情形截然相反。他很诧异,走过去打招呼:“李娑,还认识我吗?”

李娑抬起头看了周佟一眼,有些迷离:“你来了。”

周佟似乎很喜欢这个回答,这感觉就像她正在等着他的到来,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娑低下头,似乎努力在克制自己的眼泪。然后抬起头来笑得很灿烂:“不,没有发生什么,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太在乎。”

“别骗我,是不是感情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告诉我。”

周佟看到李娑看自己的眼神,才知道问得有些唐突,然后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啤酒,去碰了一下李娑的杯子。

“你是对我的事情感兴趣,还是对我感兴趣?”

“她一定是喝醉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笑了笑:“我对你的男人感兴趣。”

以一个玩笑化解尴尬,巧妙地避开问题,他觉得很有成就感。

显然,李娑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叹了一口气:“可是,他对另一个女人感兴趣,你没戏了!”

说完后,她笑了。笑得并不自然。

后来,她说了很多话,把她这些年的压抑全部释放出来:

“我对我们的生活要求并不高,尽管日子过得没有一点乐趣,我还是告诉自己不要去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浮华和浪漫,真正的感情不在于轰轰烈烈,而在于细水长流。尽管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我也从来没有抱怨他不花时间陪我。在家里,我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既然我对他的要求已经这么低,他凭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李娑喝掉最后一杯啤酒,忿忿地说:“知道我为什么叫李娑吗?‘娑’取自词语‘娑婆’,梵语的意思是‘忍受、忍让’。我的父母希望我对世界上任何不平之事都能做到忍受,能坦然处之。可是,我现在特别讨厌这个名字!我突然觉得,以前那样的生活无聊透顶,现在的我简直不能理解自己当初为何能忍受!”

“我身边的男人,居然爱着别人,呵,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最后一句话,她的声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语,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口吻嘲讽自己。

钟建心里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大学同学。自从开学第一次见面后,他就喜欢上了她。可是,那个女孩子已经心有所属。于是,他只能把那份浓烈的爱埋在心里。

直到前段时间,那个女人在网上把和男友分手的事情告诉钟建,还问钟建现在和妻子过得是否幸福。她的突然出现,让钟建重新燃烧起那份沉沉的爱,他说:“你不知道当时的我有多么爱你,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定义‘初恋’这个词,在我这里,你就是我的初恋,那种感觉朦胧,美好,又把人割得遍体鳞伤。”

如果当时她单身,钟建一定会奋不顾身的追求她。现在,她失恋了,总有一些隐隐的情愫在挑逗他们彼此的心。钟建决定去见她一面。

他没想到,不经意间,李娑发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

“不要因此就不相信爱,也许,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男人,这辈子眼里只有你一人。”周佟轻声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李娑看了周佟一眼,继续沉静在痛苦和挫败感中,无法自拔。

最后,她坚定的说:“我要和他离婚!”

周佟望着窗外,天边似乎出现了一丝曙光。


3.

李娑最终没有和老公离婚。钟建在妻子回家后,第一次流眼泪,说他当初的举动有多么荒唐。以后,他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李娑在不知如何抉择的时候,问了自己三个问题:一、和钟建离婚后,会找到比他好的人吗?二、父母得知自己离婚后,会不会很难过?三、这些年以来,钟建对她怎么样?

她本来下定决心要和钟建离婚,她告诉自己,无论他怎么苦苦哀求自己,都不要被他说服。可是,当她问了自己这三个问题后,所有的答案都让她洒脱不起来。她把自己说服了。

“娑”,取自“娑婆”,梵语的意思是忍受。

她回想这几年和钟建的相处。虽然他不浪漫,从来没有送过自己鲜花和巧克力,但是每次她身体稍有不适,钟建都会特别着急。每次她为了写作熬夜,钟建都会督促她睡觉,不让她折腾自己的身体。他省吃俭用,不舍得给自己买衣服,却给李娑买了几十双鞋子,因为他知道她特别喜欢收集款式精美的鞋子。

当她坚定地告诉自己要放弃这段感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些不舍。

她有时觉得好笑,在她小说里拟定的那些人物,性格都干脆利落,那些女主角处理感情问题从不拖泥带水。然而,把那些剧情放到现实生活中来,她却开始犹豫不决了。

现实毕竟不是小说剧情,靠脑袋随意制定发展方向。

他们继续着从前的生活,似乎没有任何改变。不,好像又变了很多。他们的感情已经被掺入杂质,变得不再纯粹。就像掉进尘土的一杯清水,搁置一段时间后,它可能会变得清亮透底,可是再也经不起一点摇晃,任何风吹和抖动,都会再次让它变得浑浊不堪。

钟建说李娑变了,变得爱发脾气。李娑每次静下心来反思他们现在充满争执的生活状态,她发现,每一次发火似乎都有迹可循。原来,她一直不能忘记钟建对感情的背叛。

虽然争吵,钟建仍然像从前一样,生活上对李娑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只是,他们结婚三年,他一次都没帮李娑过生日,每年的这一天,他都有理由出差或者加班到凌晨。

在李娑看来,这件事很蹊跷,但百思不得缘由,于是便在心里记下账本,一有不顺就把压在心里所有的不痛快一起发泄出来。

她以前是个很理智很冷静的人,很多事情都不刻意计较,自从发现钟建对婚姻不忠后,她的性格变得尖酸刻薄起来,任何一件小事都能点燃她的情绪。

在李娑28岁生日这天,钟建下午打电话说,他单位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估计要加班到很晚。李娑听完只是冷笑了一声,像是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给自己买了电影票,一场又一场接着看。当她从电影院走出来的时候,还有半个小时这天就该结束了。她掏出手机翻来翻去,没有一个人记得她的生日。估计爸妈也忘记了。

她突然好想在这天结束之前,能有一个人对她说一声生日快乐。最后,她拨通了周佟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第二天周佟醒来,发现漏接电话的短信提示。

“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心里有些着急。

“你不轻易给我打电话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吧?”他编辑好短信,又觉得这样的语气显得太过关心。于是删掉重发。

“不好意思,昨晚我十一点半就关机了,你有事吗?”

“没事了。”李娑很快就回了信息。

“说吧,不然你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昨天是我的生日……”

“不好意思……生日快乐!”

“谢谢!”

没过多久,周佟又发来信息:“换好衣服了吗?”

李娑很不解,发了个问号过去。

“给你补过生日。”

“算了吧,反正都过去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李娑赶紧回复。

“可是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餐厅也定好了。快下来吧。”

李娑下楼看到周佟的第一眼,她在想,如果钟建能像这样,该有多好。

吃饭的时候,周佟漫不经心地问道:“昨天,你老公没陪你过生日吗?”

“没有,我们从恋爱到结婚,他一次都没给我过生日。”

“那么,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玫瑰花。你或许会觉得很俗气,其实我也觉得。可能是因为有些东西越没人送你,你就越想要,尽管它在你心里仍然算不上很高贵的东西,但是就喜欢较真,想要通过它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

“这还不好办?”周佟说完就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她手上捧着一束玫瑰,递给李娑。

“你知道玫瑰花是送给恋人的吗?”李娑问道,但还是接了过来。

“我知道,但在我看来,它就仅仅是花而已,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在每个节日都送给你。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有什么企图。”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放心,我不会的。”李娑把花放在一旁。

“对了,以后有事你打这个电话。”他递给李娑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

他没有告诉李娑,这个号码是他新买的,因为身体的原因,医生叫他平时不要熬夜,于是他每天晚上十一点半会准时关机,不要任何人任何事打扰他休息。

给李娑的电话,他会24小时开机,这样随时都能找到他。

李娑回到家,钟建加完班终于回来了,他看见李娑手里捧着玫瑰,心里一震。但是,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回来啦。”然后接过李娑手里的包包,挂在墙壁上。

李娑没有回答他,只是找了花瓶将玫瑰插起来,然后就独自去卧室看书了。

钟建望着瓶子里昂首待绽的玫瑰,若有所思。

李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给周佟打电话,聊心事。每次李娑都会事先问他忙不忙?他都会说,正好我无聊,好想找个人聊聊天。其实,每次李娑打电话过来,他都在处理文件,或者开完会累得瘫软到沙发上。

周佟没有食言,以后每次遇到过节日,他都会叫人给李娑送一束玫瑰过去。

李娑每次都把花拿回去插到花瓶里,当着钟建的面。她像是故意做给他看。钟建每次都只是问:“你回来了?饿了没?我做饭给你吃。”

他们仍然隔三差五地冷战,每一次都是李娑引起事端。也许是觉得对不起李娑,钟建在她话里有话时总是选择沉默。李娑冷静下来的时候,她会想,我们究竟是怎么了?我现在总是忍不住发脾气,别人眼中的我是那么的安静、善解人意。或许,在钟建的身上,花光了我今生所有的坏脾气。每一次发泄完之后,她总有一种元气大伤的感觉。

李娑问过周佟:“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喜欢我?”

周佟每次都否定,他告诉李娑,他是一个不太适合婚姻的人。所以,他这辈子不会喜欢上任何人。至于为什么要对李娑这么好,可能是出自心底的怜惜,但和爱情无关。

周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上次在丽江遇到李娑后,他在路旁遇到一个算命先生,闲来无事就算了一卦。那先生说,周佟心里住着一个女孩,但命里显示他们婚姻无果,无须执意强求,否则,会以伤痛为代价。

通过这段时间和李娑的接触,他知道李娑对婚姻已经心灰意冷,不再相信爱情。他问自己,如果自己真的把李娑争到手,他有能力给她幸福吗?他会不会因为婚姻逐渐进入柴米油盐那种平淡的模式,就去冷落她。那么,他岂不是成为了下一个钟建。

比起和她在一起,他更愿意给她幸福。比起相守到白头,他更愿意默默陪伴着她。这样,他才会一如既往地对她好。

“不会和你在一起,但不影响我爱你。”他看着李娑,心里默默地说。

李娑也觉得周佟不会看上她,毕竟人家的条件比她好,追求他的女孩子肯定一大堆呢。自己是已婚妇女,干嘛这么自恋呢。或许真像他说的那样,他对她只是出于怜惜,和爱情无关。

所以,李娑理直气壮地接受着周佟的玫瑰,来满足自己缺失的成就感。

有一次,李娑跟周佟说,女人的30岁是一道坎。在这之前,过生日是见证自己的成长。30岁以后就不再愿意过生日,毕竟谁也不愿承认自己老了。

她说,她在28岁生日那天,许了一个愿,就是希望自己29岁生日那天——她人生中最后一个愿意过的生日,钟建能陪她过。

周佟听着觉得有些心疼。


4.

李娑和钟建的交流越来越少。他们陌生到说话都会用客气的言辞。这段婚姻,就像雨水中的蜘蛛网,支离破碎,摇摇欲坠。

每次李娑拿着鲜花回家,钟建的心里总是有很多疑问。但是,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怀疑她,尽管,他很想知道送她花的那个男人是谁?

周佟在父母的安排下,见了很多女孩子,但从来没有一个像李娑那样让他动心。他知道这辈子除了李娑,他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

在李娑29岁生日那天,周佟在外地谈一个客户。李娑发来信息:“今年是我最后一个生日,你要不要陪我过,机会难得哦,走过这村可没这店了。”她还发了一个调皮的吐舌头的表情。

周佟了解李娑,越是难过越要用轻松的话语来掩饰。他知道,那个让她痛苦的男人不会帮她实现去年的生日愿望了。

以前,李娑都是默默的等着钟建给自己惊喜,只是,白等了这么多年,他仍然没有任何表示。今年,她终于主动告诉钟建,希望他能陪自己过生日。

但是得到的答复是:“亲爱的,不好意思,下了班我还得去云南,那边有个项目……”

李娑根本没有听完就挂断了电话。于是,她给周佟发了信息。

周佟立即开车赶回去,在路上,他做了一个决定。

钟建对李娑的生气习以为常了,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他处理婚姻中的问题一向都是秉持着“顺其自然”的原则,至于和李娑的争吵,他从来都是让她尽情发泄,反正过几天她自己就消气了。

他觉得,只要在吵架时让着李娑,不和她争,就是作为丈夫最起码的风度。他不知道,很多时候都是李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她多希望钟建能和自己声嘶力竭地吵一架,她不喜欢他的沉默,那是藏满刃的利剑,总是能轻易地刺穿一个人的心。

钟建下班后立即收拾资料,赶往云南。在路上他开始思考和李娑的婚姻,也许,应该好好陪陪她了。他没有告诉李娑,这些年之所以避讳生日的话题,是因为他的母亲。

在他10岁那年,母亲离家出走,后来再也没有回来。他恨她,想要抹掉一切和她有关的记忆。从那时候开始,他再也没有过生日,也不愿意给别人过生日。

周佟一边开车,一边给李娑发信息:“去醉鸟公园,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等我!”

自从决定要向李娑敞开心扉,周佟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压抑了这么久,他终于可以把自己真实的心声告诉她,是的,他要和她在一起,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他决定了,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他摇下车窗,感觉空气都变得活泼快乐起来,那些从耳旁吹过的风,告诉他,前面有幸福在等着他。他拿起副驾上的玫瑰:“这次,我要以爱的名义,把你送给她。”

沉浸在幸福里的人,对世界总是缺乏感知。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和对向的来车快要撞到一起,于是赶紧猛打方向盘。最后,他狠狠地撞在护栏上。

周佟开始出现幻觉,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融化、流失。他的眼前是朦胧的景象,他看见不远处有人在举行婚礼,那里欢声一片。他走过去,看到自己是新郎,对面那个蒙着面纱的一定是李娑。他走到他们旁边,想要大声说话,但是没有一个人看见他。

新郎眼里装满幸福,他吻了吻新娘,然后,去揭开面纱。

可是……可是,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李娑,而是另一张熟悉的面孔。原来,是那个说他和李娑此生不能走在一起的算命先生。

那个先生冲着新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就离开了。

周佟一直去追那个穿着婚纱的人,他觉得自己追到后,转过身来的一定是李娑。他追呀追,追到了悬崖边……

钟建从惊恐中反应过来,他慢慢向对面车里的人走过去。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走近那个人,他用手试探着,发现对方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他掏出手机,打算叫救护车。

正要拨电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无意之中瞥见一个熟悉的名字。那束玫瑰的卡片掉落出来,上面写着“李娑”。

“不,这绝对只是巧合。”他告诉自己。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名字。李娑看到周佟的信息后,立即打电话过来。

钟建的心砰砰直跳,他告诉自己不要去接这个电话,也许是害怕面对。他告诉自己,只要不去接这个电话,所有事情都不会改变。

但是,在电话快要挂断的那一刻,他接通了。

“喂,周佟,你什么时候到?”电话那边是李娑的声音,是他熟悉的妻子的声音。

他把自己的手机和那个正在通话的手机一起扔掉了。他靠在那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车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抬头望着天空,早已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李娑和钟建离婚了,她什么都没要,只带走了一些衣物。

周佟去世几个月后,有一天,李娑接到一个电话,那个人说是周佟的表弟。“……前段时间在整理表哥遗物的时候,发现他枕边有一本书,那一定是他很爱的一本书,我想把它交给你。”

李娑拿到了那本书,书名叫《爱情密码》。里面描述的是一对相爱的恋人,后来没能在一起。男主角在汽车出事故的最后一刻,用车灯闪烁表达了对女主角的爱意。那些车灯闪烁出来的数字,是一串电报码。

李娑来到醉鸟公园,坐在那块喜欢在上面看书的石头上,把《爱情密码》看完了。恍惚间,她记起第一次和周佟见面的情景。可是现在,他早已不在人世。

她叹了一口气,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手指碰到一些凹凸不平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一串数字。这些雕刻出来的数字十分眼熟,她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原来,那是周佟留给她的那个电话号码。

她回想起周佟出事那天给她发的短信:“去醉鸟公园,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等我!”

难道,他要告诉我的,和这块石头上的数字有关。越往深处想,她越觉得心口有东西堵着,让人十分难受。

她试着去查询那些数字代表的意义:

0157,佟。

1947,爱。

1223,娑。

李娑明白了一切,那个电话号码里,早已表明了周佟对她的心意。他之前说不会爱上别人,其实是在撒谎。

李娑靠在那块石头上,第一次悲伤到不能自已。她的眼泪掉进那些数字的缝隙里,让它们越来越清晰。

原来,他是爱她的,一直……在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