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没有题目

很久没有这样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练字,码字了,也不记不清上一次这样的场景是什么时候 ,那个时候又写下了些什么,不过好像都不重要,也不知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感慨。

2020年,从开始到现在,好像一切都没有2019年那么仓促和急迫了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多了几分自在。要说有什么令人难以平复的心情和深刻的情景,更多的是自己的内心的不平静和“想太多”下纠结的自己。

今天的说话可能照旧会很混乱,但是没有关系,自说自话,无需在意。

首先说说工作吧,2020年的开局,算是美好的,科室新的血液的加入让很多事情慢慢的缓了下来,让持续很久的忙碌松了一根弦。然而过年回家前的大批量数据统计和整改清单工作任务,像是一个炸弹,把自己炸的眼泪直流,最难忘的就是下班了依旧被电话直催工作进度,挂完电话要崩了时候,深呼一口气发现,这栋楼安静的可怕,好像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临近下班前对面boss对我说的是,只看到你像安了马达的身影,感觉你比我还忙,经常性不按时下班,听到他说这话的一瞬间,心里泛酸,触动了比较心里原本想要硬气的边界,他又接着说,要是年底工作忙不过来,跟科长反应,找个人协助你。我隐忍着酸楚笑了笑,说道,好,就是最近清查整改任务重了些。他说,赶紧下班回去,明天再继续做。那个时候听到这些话语,突然觉得急需一个发泄口,眼泪唰唰唰往下掉,烫的脸滚烫,灼烧着心。尽管如此,手上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就那样一边做事一边哭着把事情 做完。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好像心又硬了几分。

次日,对面boss直直的走到科长办公室说了我的事,转而告诉我,科里会再安排一个人协助我。紧接着就是科长找我谈话,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又说着接下来对于我工作内容的安排。我在心底浅笑了,感恩boss,至于其他人 ,我却没什么话说,可能是一直以来习惯了这种模式,也感受过一些难以言喻的情境。

毕竟职场,千姿百态,哪怕我和他们并无利益关联。

工作内容的部分减少,还是轻松了些,却偏偏一些人还是对我说,感觉给你安排了一个人,你并没有轻松些,说着别人做不好那些事,还是想把事情往我身上推,我笑着沉默。有什么事情又是我本身就会的,有心去做,事情不说做成十分,五六分绝对没问题。

年后的工作也因为现今的特殊情况,稍稍轻松了些,比起去年的这时候,真的是好太多了,大多时候多了几分游刃有余。

再说说生活吧,平和吧。没怎么出门,每天除了在住处就是办公室,然后便是一周一次的菜市场,隔三差五出去备点水果,看看书,练练字,琢磨些吃的,日子的表面很平静。

这两天突然发现,在对待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我的耐心简直是无限多。连着几天每天可以坐在书桌前练字长达四个小时以上,要放笔的时候还隐隐不舍,要不是得准备一日三餐,估计坐通宵也没有问题,很喜欢练字的感觉,心情什么也没有,没有顾虑,没有想念,只是很单纯的在动手写着,要写什么也不用自己去想,拿着书抄就行了,满手是墨也没有关系,手指头僵硬也没有关系,耳朵里面在伴着几首歌,极度适意。

前几天一个朋友找我聊天, 说他有些难过,他说,他为她来到了长沙,但她现在却不理他。说了好会,才发现其实来到长沙的原因不全是因为一个她,只是此时此刻他纠结困惑于她不理他。女孩清楚的知道他喜欢自己,他也说过,她却一直没有给予回应,就这么一直处着,所谓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换了种角度和朋友说,让他问自己几个问题,你除了想留在长沙外还有别的想去的城市吗?你之前说的想去上海现今还在你的计划之中吗?在长沙是否有你想去工作的企业?你现在最想完成的 事情是什么?回答完几个问题,他就像没一点屁事样哈哈大笑扯谈别的。我知道他还是会有关于她为什么不理他的纠结,但是至少此刻他心里开了一点。后面不知道说到了那里,说到自己身上,说了一些自己久久没放下的事情,说完我说我有些难过,他说,我觉得你是有奔头的。我对他说,二年前我可能很有底气,但现在又隔了一年多,我的感觉告诉我都不一样了,虽然我没有去求证过。因为生活在现实的我感受如此,错过了那个契机,就永远 不会再回来了,而我也没有了当时可能有的勇气。只是明白了,舍不得和失去,失去真的过于深刻,也更让人警醒一些。

朋友为了安慰我,开始说他自己认为很惨的事情,我最后把它叫做比惨,他说他喜欢了一个人四年,却花了六年时间放下,比起你那破什子事放不放下,惨多了吧。听的我笑了笑,对他说,那你可能是惨多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很惨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些遗憾,但是我也明白,总归要有些遗憾才能明白一些事情,才能更看得清自己。

我说人呐,好像总会有些执念。

我又说,交给时间好像来着更委婉些。

他说,你要多说出来几次,说的次数多了,你就慢慢淡了,慢慢的就放下了。

我在手机这边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却想着,可能也是,不说出来自己依旧会想起,说出来的多了,可能压的就没那么严实了。

留下几句话吧 ,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对了,有个朋友说,我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哈哈,笑死自己。

我再没能肆无忌惮的和你说一些话了,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