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雨落,最念故人

还没开学,暑假又快到了。

端午三天小长假,原本计划满满,要这样要那样,结果是孩子出去玩了,我自己在家卧倒了三天。

雨,一直下一直下,淅淅沥沥淅淅沥沥地下,原本燥热的天气一下子凉爽下来,没有秋的清冷,只是清凉。

天空阴沉沉的,心情无端低落下去。

坐在落地玻璃前,看路灯光晕下的雨,黄豆般大小,争先恐后往下跳,砸到树叶上,摇晃两下,鼓足勇气,“嗖”的顺着叶脉溜下去,砸在水泥道上,瞬间没了踪影。

看着看着,不知愁绪从何而来,心情很压抑,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捏紧了心脏,闷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鼻子一酸,眼泪自己跑出来,一滴,落在手背上,颤巍巍,明晃晃的。手不动,泪珠也不换地方。

雨下得太久了,许是下进了眼睛里,也许刚才从眼睛里跑出来的不是泪珠,是雨珠也说不定。

雨越下越大,扯不断撕不乱的雨幕,渐渐模糊了视线,脑子像在想什么,又什么都没想。想要跟谁说话,又不知道谁愿意听,又觉得没什么话好说。

楼下传来若有若无的奶香小油条的味道。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看雨,不如吃油条。对,下楼!吃油条!

我想,我可以裹上榴莲吃,也可以蘸着臭豆腐乳吃。这滋味,上头!

夜深雨落,最念故人。

只是,故人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