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有了一个渴望,我的小说能像《大盐东》一样脱颖而出

小说《大盐东》

初看《大盐东》,我真以为是短篇小说集,从书内页排版来看,每篇有题目,感觉上就是短篇小说集,及至读了这本书才发现此书并不是短篇小说集,而是一部中长篇小说。

我为此感到高兴。

因为这是出乎我的意料之中了。

因为我知道《金山》这本杂志是“中国微型小说的窗口”,换一句话表述为这本杂志以发表短篇小说为主,似乎与长篇小说没有什么缘分。

你有所不知,我是长篇小说作者,老实说我没有写过短篇小说,写的最多的是散文,以及诗,这几年才开始涉足写长篇小说。不过我的长篇小说也不算长,每篇十万字出头。现在我读到《大盐东》,心里明亮了,或许我的长篇小说也可以像《大盐东》化成一篇篇短篇。

这么一想,我便越发欢喜上这一本《大盐东》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窗口”,从此我心里有了一个渴望,渴望我的长篇小说能像《大盐东》一样脱颖而出。

《大盐东》作者是相裕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盐河系列小说三部。《看座》获“中骏杯”《小说选刊》双年奖(2016-2017)、第16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一等奖、入围“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忙年》获“冰心图书”奖;连续六届获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出版《盐河旧事》(人民文学出版社)等20余部作品集。

相裕亭著有《盐河旧事》,这本是《大盐东》,应该写的仍是盐区的小说吧,小说里有马车出现,还有吴老爷、大太太二姨太三姨太四姨太的出现,显然这是一个旧时的故事。一个男人有那么多姨太,这个故事应该很出彩的,最后看到兰枝儿(后面有说是兰叶儿,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她已怀上吴老爷的孩子,这吴老爷真是风流成性啊!吴老爷手上还有血债,杀死过管家陈三,还有那个死在摸鱼中的家丁三奎很可能也是被他所害。即使这样的人,作者最后并没有让他“恶有恶报”,而是留了一个悬念——

后来,听说吴老爷在上海被当作“盲流”,给关进了收容所;还有人说他跟着三姨太逃往香港,具体他流落何处,下落不明。

这就是小说的妙笔,吴老爷究竟是死是活留给读者自己去想,说不定这个小说还能接着写下去。

看到《大盐东》,我就想到了阳澄湖,或许阳澄湖的传说比大盐东更丰富着哩,以后我写阳澄湖应该像《大盐东》那样在塑造人物上下功夫,简单地说就是把阳澄湖的故事讲好。

是的,我写作最大的优势就是我在阳澄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