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山问水访贵州__10.原始生态与现代商业碰撞下的千户苗寨

依依不舍告别小七孔,向千户苗寨出发,车窗外,不同于我家乡一望无际的平原,山的那边还是山,低垂的云时而成团,时而成兽,时而又如丝缕,变幻着或白或黑或灰的色彩,山与山之间错落有致的梯田,也如画面般,在眼前徐徐铺开。

沿途风景

西江千户苗寨,由10余个依山而建的自然村寨相连成片,是国内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

今晚,它用璀璨的灯光,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风雨桥连同倒映水中的影子,一样的通透。

灯火通明的风雨桥

安排好住宿,轻装出行,乘坐景区公交到达山顶观景台,恍惚间,仿佛站在了银河岸边,夜幕下的古寨,千家万户的灯光汇聚成海,繁星般闪闪烁烁,散落在面前的几座小山上,从歌舞场射出的光束,箭一般直冲高空,花朵般盛开在灯海之间。

千户苗寨的灯光

寨子里人来人往,一个店铺挨着一个店铺,出售着与其他景区相似的旅游产品。酒吧热闹非凡,表演者忘我弹奏着手中的乐器,音响播放着震耳欲聋的曲子,如此灯红酒绿的地方,与我想象的古寨相去甚远。

第二天起个大早,再一次到达山顶观景台。相比夜景,白天的视野要开阔很多,褪去华灯包装的古寨,呈现出厚重的灰黑色,恢复了它曾经的古朴,密密匝匝的吊脚楼,更像老者般沉稳。

早晨观景台上,不同于头天晚上的人头攒动,只需10元钱,你就可以租到一件心仪的苗族服饰,以古寨为背景,拍出各种姿势的照片。

清晨的千户苗寨
清晨的千户苗寨

清澈见底的白水河穿寨而过,横跨其上的七座风雨桥,不仅挡风遮雨,也是游客休闲观光好去处。

白水河

走累了,坐在风雨桥的长凳上小憩,会遇到招徕生意的苗家妇女,她们又黑又亮的发髻高高盘起,正前面佩戴着象征太阳的大花朵,后面插着象征月亮的梳子,景区有专供她们乘坐的公交车,虽步履匆忙,却神态祥和。

而穿着苗族服饰的大多不是真的苗家人,是拍照的外地游客。

风雨桥
风雨桥
风雨桥

不知道宋祖英歌里唱的,是不是我眼前所见的吊脚楼,依山靠河就势而建,整体木质结构,屋顶起翘,有雕花栏杆及门窗,据说,曾经的吊脚楼,楼上住人,楼下架空,可现在最下层大都被围起来,改成了商铺。

临河而居
吊脚楼
清晨的次街道
吊脚楼

吊脚楼的房檐下,风雨桥四面的廊檐下,随处可以看到挂着的吊灯。就是无数盏这样不起眼的灯,扮靓了千户苗寨的夜晚。

吊灯

商铺名字很有特点,“两只鹅的故事”,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鹅来了粉店”“初见.花果茶”“小时光”,这样的名字,本身就透着一股浪漫。“阿丽朵”“阿侬苗寨”,则体现着苗族特色。

中午,品尝的长桌宴倒也名副其实,桌子确实很长,只是宴未免简单了些,四人一锅酸菜鱼,几个小菜,每人一个被称为鸿运当头的红鸡蛋,记着哦,需要对着脑袋磕了吃才能应验。

长桌宴
鸿运当头

饭后,到寨子附近的田里走走,窄窄的石板路,从农户的门口,穿过碧绿的农田,一路蜿蜒向上。小河水静静流淌,稻谷穗穗饱满,向日葵株株低垂,山顶不时有白云升腾。耳边似乎传来水田里青蛙的叫声,暂离喧闹的人群,村寨也显得安静了,此时此刻,我终于找到一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村外风景
村外风景

下午,去欣赏了苗家歌舞表演,硕大的露天广场座无虚席,演员们身着盛装,载歌载舞,姑娘们独特的敬酒歌——高山流水和小伙子的芦笙舞,融合了歌舞,体现了力与美,富有苗族特色。一位中年男子,从舞台后面缓缓走来,一枚竹叶便可以吹奏出清脆悦耳的曲子。几十位苗家古稀长者的大合唱,虽听不懂歌词,却能感受到来自远古的神秘,带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喝一个高山流水
载歌载舞
芦笙舞
树叶独奏
合唱的老人

走在千户苗寨的街头,我有一丝打扰了主人的不安。总感觉自己是闯入世外桃源的外人。

这里繁华的夜生活我不喜欢,来这里,是想体验一份古朴的风情,导游说,这里的千户苗寨被人戏称为另一个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你住的宾馆,吃的饭菜并不出自苗家,而是来这里干生意的异乡人。

火爆的旅游,对千户苗寨好还是不好?他们摆脱了贫穷,可失去了特色,每天剧院的演出早已是形式,不知该为他们庆幸还是悲哀?再过几十年,千户苗寨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可是,谁又能阻挡住历史的发展呢?顺其自然吧!

一路上,导游不主张购物,只是不停洗脑,“积德行善”“好心有好报”,终于,谜底揭晓了,一车人不知转过多少座山,来到一个群山环抱的简陋小村庄,买“真正”的银器,只是,随便一个小物件就是几百上千,一个水杯近两千,我这点工资,真不好意思出手,再说,除去回扣,村民又能得到多少呢?又去了一个“台湾”来的大老板开的玉制品公司,创业故事编得太离奇,还不如学生的小说写得逼真,包里,有出发时收到的强制购物举报电话卡片,算了吧,反正我只是听听。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十天的行程,刚刚好,回家。

卖银饰的乌拉村,群山环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