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童童,我想你了

嘿,亲爱的童童,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你了。

不知道现在你的新主人对你好不好,不知道你在新家适不适应,不知道你会不会想我们。

今天翻手机相册,看到我坐沙发上,你靠在我大腿上睡觉的照片,不觉想哭。我想跟你说我想你了,还有对不起。

6月初的时候,听妈妈说你在家不听话,旁人来家里,你就跳到别人身上,有时还朝人吼,别人都不敢来家里了。

可是家里是开诊所的呀,别人不敢进来怎么办呢。

妈妈说继续这样下去不行,想找个条件好点的人家把你接过去养。在我们家没法给你作为宠物狗该有的待遇。妈妈说她觉得对不起你。


文|大荞麦君 图|源自网络

6月末,妈妈打电话跟我说你把别人咬了,不能让你再待在家了。

刚好舅妈娘家人想养狗,她要把你送给舅妈娘家。妈妈说她也舍不得,但是没办法,你这么调皮。

我劝妈妈把你留下,妈妈说再看。我心里明白这次是留不住你了。

妈妈应该是最舍不得你的人,虽然是弟弟要养狗,但是从你去年进我家,就是妈妈一直在养你,把你当成孩子一样。

我在家的时候也能看出来,你跟妈妈最亲。

我不知道妈妈把你送走的时候心情会是如何,不知道你是不是会顽强抵抗,不让人把你带走。如果送走你的那天我在,我肯定会哭。

以前你是听到“再不听话就把你送给别人”这样的话,仿佛像个人儿能听懂似的,就乖乖的不吵了。

这次是真的要把你送人了,我想你心里肯定很难受。你会不会恨我们,把你带回家却又把你送走呢?


文|大荞麦君 图|源自网络

童童,你怎么这么调皮呢?你在舅妈娘家把舅妈的外甥给咬了。

舅妈娘家怕你又咬小孩子,又把你送给了别人。

交给别人我怎么能放心呢?他们会不会总是把你拴住,不让你自由地玩?他们会不会经常带你去散散步呢?

还记得你刚来我家的时候,我在深圳上班,妈妈跟我说家里买了条狗狗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要妈妈拍张你的照片过来看看。

哈哈,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好丑,心想别人家的泰迪都那么可爱的一只,你怎么就不是呢。

虽然嘴上说着嫌弃你,但是心里已经急切地想要与你碰面了。

去年6月因为毕业的事请假回来了,终于见到你了。

其实我是有点怕狗的,但是看到你那满身的棕色卷毛,蓬松松的,就想去抚摸你。

我喊一声童童,你就跑过来凑到我跟前,乖乖的坐在那里让我揉揉你的小脑袋。我们才见面没多久呢,你就听我的话了。


文|大荞麦君 图|源自网络

一开始妈妈做得不好,总是把你关在笼子里。

我跟我妈妈说,不能老把你关笼子里,看着你在笼子里无精打采地趴着很是心疼。

我在家的那几天每天晚上都带着你出去遛一遛。从笼子出来,你就撒了欢,一个劲地往前跑,拉都拉不住。

还没等到我们完全变亲热,我就要回深圳上班了。

走之前我坚定地跟妈妈说以后决不能把你关笼子里,一定不让你被束缚在那么小的空间里。妈妈答应了。

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我一直在家。我们俩待一起的时间变长了。

可是我慢慢发现,你在我家是委屈你了。弟弟和爸爸有时看你吵,都不太喜欢你,总是说要把你送走。

我很气,要是不喜欢,当时何必从宠物店把你买回来。既然已经把你带回来了,就是家里的一份子了啊。


文|大荞麦君 图|源自网络

我想补偿你,所以总是带你出去溜达,这是你最喜欢做的事了。

你喜欢爬上沙发,每次跟你开玩笑用凳子挡在沙发前,你跃跃欲试,跳上了沙发,我就跟你说,哎呀,童童真棒。然后就让你坐在沙发上陪我一起看电视。

我喜欢看你在沙发上睡熟的样子;

喜欢给你洗完澡帮你吹干时你乖乖的样子;

喜欢带你出去玩时你开心的样子;

喜欢你我下车你就跑来接我时欢呼雀跃的样子。

虽然你偶尔惹我生气,但是我还是喜欢你。可是现在我都看不到了,你的新主人会不会像我一样喜欢你?


文|大荞麦君 图|源自网络

3月的某一天,你误食老鼠药,差点就离我们而去。

那天晚上11点多,你在楼下叫个不停,我们好像心灵感应一样,我跑下楼来看你。

越看你越不对劲,你开始有点抽搐。我赶忙把妈妈喊下来。

妈妈说是不是把厨房的老鼠药给吃了,立马跑去厨房看,果不其然,就那么一点点老鼠药,还是放在米缸后面的,都被你吃到了。

我赶紧上网搜怎么解毒的办法,看到说用肥皂水可以缓解,我赶忙调了肥皂水,把爸爸也喊起来了,给你灌肥皂水。可是你挣扎得厉害,没灌多少进去,但还是希望能起到作用。

你躺在地上抽搐的更厉害了,嘴里还吐着白沫。我看着你这样子,只能在旁边着急地哭,以为你挺不过去了。

没想到抽搐一阵你又站起来了。突然想起爸爸有认识一个兽医,我赶紧叫爸爸打电话问下有没有什么解毒的药,那个兽医说阿托品可以解毒。就让爸爸骑车去拿了。

等爸爸回来的这期间,我和妈妈生怕你撑不到爸爸拿解毒药回来,一直跟你说话,童童,你一定要挺过去,不要离开我们。

10分钟后爸爸回来了,妈妈赶紧去拿注射器,爸爸就戴上手套把你捉住,给你打了阿托品注射液,又给你灌了点肥皂水。

等你缓过来后,我才上楼,但是担心得一个晚上没睡,怕解毒药打迟了,怕你在我睡觉的时候就悄悄地走了。


文|大荞麦君 图|源自网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下来看你,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接下来的几天,你都没怎么吃东西,虚弱地趴在那里不动。妈妈和爸爸只能给你灌葡萄糖,给你补充能量。

每次给你灌葡萄糖的时候我都不忍心看。我看你难受,我也很难受。

一个星期后,你开始吃东西了,也出来走动了,一喊你,你也屁颠屁颠就跑过来了。我知道活蹦乱跳的童童又回来了。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童童啊,你会不会怪我们在你痛苦的时候都没放弃你,最后却因你的顽皮把你送出去了?

虽然你是一条狗狗,但是我一直相信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是有自己的情绪的。只是我们不能沟通,不能互相理解。

童童,虽然你不在我们家了,不能再照顾你,但是我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看你。

只是不知道到时你还认不认得出我,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唤你一句就屁颠屁颠凑到跟前。

希望你不要调皮,新主人能待你好,能受到更多的疼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