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

是出自英国诗人兰德:

《生与死》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英]兰德(杨绛 译)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这是英国诗人Walter Savage Landor暮年之作。在1850年写的,那时他已75岁,人生一切皆已看透。有其他译文,但杨绛先生的应最为传神。

杨绛先生逝世,这首诗被广泛用于先生的纪念中。杨绛先生十分喜爱这首小诗,1991年在散文集《杂忆与杂写》的自序中翻译引录过这首诗,以表达她晚年的心境。杨绛先生多次将它置于自己作品集的卷首,因为这首小诗表现了一种通达从容、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和宁静淡泊铅华洗尽的人生境界。其沉定简洁的语言,看起来平平淡淡,无阴无晴,然而平淡不是贫乏,阴晴隐于其中,经过漂洗的苦心经营的朴素中,有着本色的绚烂华丽,干净明晰的语言在杨绛笔下变得有巨大的表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