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送毕业班

机缘巧合下,我接了今年的初三生物。赶鸭子上架的我,每节课都不敢懈怠,认真备课,每天进行头脑风暴,思考怎么让她们记得更牢,理解得更深刻。虽然今年由于疫情不考生物了,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孩子们临走的时候还记得我,有的学生是为了集齐老师的签名来找我,有的是向我倾诉这一阵子的委屈与心酸,有的是表达对生物的热爱和对我的想念,有的则是面带尴尬笑容来向我讨要被我没收的“课外书”。这些喜欢我的和不喜欢我的孩子们我都全盘接受,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人,能有一小部分学生领我的情我已经开心到手舞足蹈了。说真的,你们来找我,不管是干嘛,我都很开心和激动,我把这些情绪压抑在心中,努力在你们面前表现得像个成年人,实际我很感动,甚至有点想落泪。人生有很多第一次,你们就是我很宝贵的第一届。你们让我觉得我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在相处的过程中不仅看到了你们的成长,我还看到了自己的进步,谢谢你们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谢谢你们让我实现自己的目标,不单单是一个老师,更是与你们一起成长的“玩伴儿”。最后的最后,还是要说再见,那就希望你们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爱你们的好朋友安老师。

两个被教育的小盆友
话多的崔济麟
爱你们

唯一的合影初三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