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后上班前一天有感

现在北京的房间里很冰。
冰的空气把电脑、键盘、桌面都染上了一层霜。
唯有我是热的。

Part I
我刚刚从家里回到北京,早上还在吃妈妈做的饺子,下午就要拎着十几斤重的行李从楼梯上到五楼。场景的切换让我的状态也自然而然地切换,在家里的柔软内心一下子到这里就变成了冷硬。

昨天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把厚衣服从衣柜里翻找出来,整整齐齐地码进拉杆箱,拿的时候一直都不觉得有什么,直到遇见一套秋衣。
标志着年轻人也抗不住冻,标志着深秋已经彻底到来的秋衣。

那一瞬间有很多东西在冲撞着我的内心,有感觉,有画面,有言语。
第一个进来的,是妈妈当时把它买给我时候的样子。从学校回到家,妈妈拉着我进房间,捧出他们说,妞妞你看,妈妈看你秋衣洗旧了,给你买了套新的,试试看喜不喜欢?
今天之后,我要适应自己生活,还会有这一幕发生吗?

第二个进来的,是去年的冬天,我和男朋友到北京实习的画面。2017年的十二月,我每天运动、练车、读书、考试、焦虑。我害怕找不到实习,害怕因为没有实习经历而在春招时拿不到offer。后来我和男朋友通过努力,真的找到了寒假实习,第一次来北京长住。冬天的北京很冷很冷,手放在口袋外面,不一会就冻得又疼又硬。因为我自己总是没法把自己的口袋暖热,他经常一边温柔地说“来,媳妇儿”,一边拉过我的手放进他的暖和口袋里。每天晚上下班后,我们在租房小区的路口处互相等对方,然后一起回家。刚进小区的路上有一个小小的环岛,环岛中央的大树上挂满了曲曲折折的星星灯,我们就一路牵着手穿过亮晶晶的路灯和星星灯,回到家一起分享保温杯里从公司接回来的热水。
今天之后,我将面临和男友两年多的异地,我脑海中冰冷北京的温暖一幕,还会发生吗?

我知道人难得独处,这珍惜而宝贵的时间要好好抓住。
我也以为自己一人就可以过得热热闹闹,把生活过成一幅异彩纷呈的油画。
但当孤独感真的袭来,我却不能好好地处理它。

Part II
因为害怕搬家,我总是尽量拥有足够少的东西,而且变得尽量能将就。
然而第三次搬家,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还是有几样东西带不走,留在了上一间房子里。

总觉得自己是一株爬墙虎似的植物,在依附一处墙面而活,不敢使劲把脚扎到墙缝中,怕下一次从它上面脱离时,要把根须一根根地断在这水泥缝里。

越过,越想有个家。越过,越想拥抱足够多的安稳。
可哪会有什么安稳呢?我们本就是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的人。

只能不停地习惯、期待。

Part III

拖着定海神针一样沉的行李箱走在从地铁站到新住处的路上,勉强腾出来一只手来挡晒在脸上的阳光。

路过街区公园一群玩闹的小孩子,低头发现前面的路上有一摊柿子掉在地上烂掉的痕迹。这片街区其实并不算整洁,楼矮、路窄,还有来回施工的卡车、挖掘机,带起一团团掸了又来的尘灰。

但是看着阳光下他们沾满尘、汗的笑脸,我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知道在这里带着他们居住的父母,身上承受了多大的生活重担吗?

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就像小时候的我。

有时和男友畅想未来三五年的事,路线清晰,但具体生活的每一帧又很模糊。
我们都喜欢小孩,都想要养狗,都喜欢一线城市或前几位的二线城市,都想和对方一起住进一个只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

但小孩怎么带?小孩和狗子怎么共存?我们怎么拥有只属于自己的房子?我害怕一辈子都在拼尽110%的力气生活,期待在十年十五年之后能够夕阳静好、闲云野鹤。

现在,我有了工作。但关于未来的需求文档,还需要一字一字揣摩。

说了这么多,房间里面反倒不那么一片死寂了,跳跃的键盘声陪着我。
打字多了,键盘也被捂热了,好事好事,没白忙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