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么一刻,你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图 | 网络

阿沁梦见自己成了男人,梦里的他正亲吻女友的乳房,那清晰的触感让醒来的阿沁记忆犹新。她并不排斥,相反还有一些好奇。因此,她得出了一个结论:也许我是同性恋。不过,她在告诉好友时说:我梦见自己是双性恋。阿沁的留言并没有得到好友的回复,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撒了谎。
阿沁想要和别人来探讨这件事,基于严肃以及尊重的态度上,她翻了翻自己的通讯录,她想这件事不能和熟人谈啊。

阿沁清楚自己的性取向正常,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衷爱各式美人。如果同时路遇美女和美男,她的所有注意力一定在美女身上。欣赏美人是一种生活态度,阿沁爱的美男也永远都是美艳妖精型。

那梦中的景象过于真实,那乳房的触感绵软滑嫩。

阿沁疑惑了。

当人开始怀疑既定的事实后,真相则成为梦魇时时刻刻折磨人。邓爷爷说过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阿沁决定来场实践。她不是循规蹈矩的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永远粗暴而直接。她在同城的Les群里随意点了一个人,两个人很快约定了见面时间。

阿沁先到了宾馆,她将房间号发给了那位叫X的人。

X不是本城人,16岁出来打工,辗转了很多城市最后来到了这个海边小城。

见面的时候,两个人极度尴尬。X带来了酒,不过阿沁酒精过敏。于是,阿沁去洗澡,X自己喝了起来。

X这不是第一次约人出来,却是第一次来这么好的酒店。住一晚300块,这是X一个月的伙食费。所以,她带了酒,她怕自己紧张。不过还好,来的人是个雏儿,一看就是第一次。X的紧张缓解过后,她便开始打量整个房间。

衣柜的门半开,里面随意地挂了件黑色外套。电视开着,声音却很小,一看便知道这不过是随手打开的。椅子背上挂了黑色的皮包,X这才注意到阿沁这个人偏爱黑色。

洗手间是透明的,浴帘挂得严严实实,偶尔会看到水打在帘子上的波动。X禁不住开始想象里面的情景,人却越来越晕。她酒量一般,却把带来的两个人的酒都喝下了肚子,不过是阿沁突然怯场在里面不敢出来了。

浴帘造就了封闭的小空间,阿沁害怕突然会从什么地方伸出一只手。直到她慢腾腾洗完澡,什么都没有发生。

掀开浴帘的一瞬间,阿沁便和X对了眼。她紧了紧身上的浴巾,光着脚走了出来。湿漉漉的脚踩在地板上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在水与地板和脚底黏连的瞬间里,阿沁仿佛在走一条未知路。

她坐在床上,抬着脚,等水晾干。X却起身拿了毛巾蹲在阿沁身前,给她擦脚。

“第一次?”

阿沁没有反抗X的动作,轻轻点了点头。

“为什么?”

“我不知道。”

X了然,她第一次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没有被什么驱使,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我来时洗过澡,我们开始?”

阿沁已经没有了最开始迫切想要知道结果的好奇心了,取代的却是一波一波的不安。

X关了灯,突然暗下来的环境仿佛在预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阿沁躲进了被子里,却紧紧抓住了身上的浴巾。等到X也躺到她身边的时候,阿沁突然说:“我困了。”

身为前辈的X突然愣了,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不确定地说:“那睡吧?”

“嗯。”转头,阿沁就打起了小呼噜。

这呼噜打得逼真,骗过了X。

而阿沁却在黑暗里睁开了眼,她打着呼噜,慢慢听旁边的人呼吸变得缓慢平和。

失败。

阿沁的实践失败了,败在了自己的临门一脚上。她瞪着天花板,听另一个人在黑暗里的呼吸,别扭却有一种从来没经历过的情绪从头刷到脚。

她把X推醒,“我们开始吧。”

没有恶心,没有反感,又重新温习了梦里的触感,阿沁却没有了梦里那种异常的迷恋。阿沁又推开X,她仔细回想了梦里那特殊的触感以及梦里充满全身的神圣感。

没有了,那令人着魔的滋味没有了。

X有些莫名其妙,今天晚上遇到的一切都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阿沁说:“睡觉。”

等了一会后,阿沁又说:“我们再试试。”

“算了,还是睡吧。”

“不行,还是再试试。”

阿沁一直在琢磨梦里场景,却怎样也无法成为梦里的自己。她又躺回被子里,这次,她叹了口气。“对不起,还是睡吧。”

X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玩偶,不需要她说话,不需要她表达想法,甚至她只需要一动不动。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说:“你是吗?”

阿沁犹豫了一下,才说:“不确定。”

X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想起自己第一个喜欢的人,那是她们村里最漂亮的女孩子。直到现在她也忘不了那双大眼睛在听到自己表白时候的震惊,随后,X就辍学出来打工,再也没回过家。

X侧过身,阿沁背对着她,她只能看个背影。她说:“你不是。”

阿沁慢慢转过身。

X又重复了一遍:“你不是。”

“哦。”

这次X转了过去,背对着阿沁。

“睡吧。”

第一眼看到阿沁的时候,X就知道阿沁不是。同类看到同类时迸发某种直觉,在见到非同类时也会明白真相。

阿沁这次是真睡了,换成X失眠。

天蒙蒙亮的时候,X想,我这是遭的什么罪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