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又起,落叶缤纷,我的身旁空荡,是少了你。我向来爱顾自猜测人们对我的态度,可是那时怎么就偏偏悟错了你的心意?

还记得那天,你在明媚的阳光下站在我的身前,耳鬓几缕碎发凌乱,微不可见的,垂在凝霜般的脖颈。你只说是玩个游戏,我也未将你的话当真,那时懵懂,半真半假的表白我竟一笑而过。

我从未奢求纯真的爱情,也从未全身心的相信一个人。我总是在担心,有我才不配位的风语,可惜当年辜负你一片真心,怕是难再寻觅。

当初纵情山水,只说是明月不自度,只是我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你也在桥上看我。接近我的人们,近于色、疏于人、醉于才、远于能,有谁能透过我层层伪装,看透最真实的我?从来没有!看到我纶巾羽扇的人,不知我也能嘻笑顽童;叹息我难成大器的人,不明我慧眼如炬;赞叹我眼明心净的人,不解我故作卖弄;讥讽我好为人师的人,不晓我文采飞扬。于是我总在初见时离开,免去秋风画扇的叹息,可是你离我太近,我的内心几近无处遁形。

我害怕你还未了解我就离我而去,所以我竟不愿让你接近。可是你等待我这么久,我却未曾察觉你的心意。

你说的真话,我以为是假的;你说的假话,我听了哈哈大笑;可你讲的笑话,我却当了真,像受伤的大雁,听弓而惊。我头也不回的逃离,却不见你眼中不舍的泪。

你用青春的一半让我爱上了你,却用另一半忘记了我,而我的青春,一半写下诗行,一半画下美景,只是,诗中是你,美景也是你。

如果能用生命换你再爱我一天,我未必会犹豫,只是过去的终究回不来,清冷的月光下,只有眼前影子的主人知道我的泪为谁而流。夜晚空荡的教室,我站在曾经你对我说过喜欢的地方,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曾经的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