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

可能到现在还是不太明白世界的真实性,可笑自己是兜兜转转活了19年。19年,家里从贫穷到小康,从愁吃喝到买小车,我是真的以为家里的一切条件都变好了起来,所以我才肆无忌惮的活着。但是,现实,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

那天晚上,我姐给我打来了电话。她的声音很是嘶哑,我还没问她如何她就先开了口——没过几天就是老爸的生日,你看你要不请假回来和我一起陪他过。我沉默了好一会,跟她说我课程确实太多,那几天都满课,所以是准备星期五请假回去,当然赶不上老爸的生日,但是一家人还能一起去玩两天。结果我姐不太满意,她希望我星期四回去陪爸爸一起过。也不知道怎么,我们两就起了争执,她的话,让我觉得我不爱我爸,不关心家里,所以说着说着,我就升起了一股愤怒,口气也就越来越重,然后我们两就吵架,再然后就崩溃的哭了……

那天哭的可以说很无理取闹,我们两都是不爱哭的那种人,所以哭说我们两个都很脆弱,稍微吵一架就需要眼泪来伴场,只是因为我们的心里面都有些东西压的太久,她是因为职场压力和家庭压力压的她崩溃,而我是因为学习压力和人际交往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然而没想到真的是因为职场工作,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职场小说里面的情节发生在我周围,她在电话里哭着她感冒发着高烧,又说为什么她没有在心硬一点,为什么那么心软,若不然,是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以至于她21号也不会退飞机票,回不了家,然后给爸爸打电话道歉说“对不起,我回不来了”。

我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如何,她大我6岁,她说说了你现在也体会不了。这让我真的很难过,也很心酸。是啊,我能明白什么,我不过是个刚刚高考毕业都没多久的人,一直生活在那个小小的圈子了而毫不自知。老爸和老姐把我保护的太好,家里的事从来报喜不报忧,上了大学以后我也没有太关注,我姐会给我一点说但我还是选择不耐烦和敷衍。我潜意识的逃避现实让我不知道,我的家,一半是我姐撑起来的,我姐身上的压力有多大,我无从知晓。好似我姐倒下,我家就会分崩离析。

和她结束通话后,我除了心酸就是难过,还有自责。她一个不过刚满25的女子,却过成了40岁的样子。而我一个19岁的大学生,却好像十几岁的小孩子,不知所措。

我不愿现实如此,可现实它终究是现实,它的残酷,很多人是因为别人的悲怆而发现,然后回想自身,以为自己游离在这世界之外,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它的棋子 ,在外围随时可弃车保帅。可笑大多数人,总是在痛处降临到自己身上才有所察觉,才知自己也是凡人一个,而不是仙风道骨,能无欲无求或者超凡脱俗。

人若有苦,尚能向上天垂怜

天地之苦,何人能垂怜

我尚且还能,向我姐诉苦,可我姐呢?我总以为自己的家庭除了一些东西以外也算是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但事实上,这个美满幸福的代价是由我姐抗着的,我也总以为他们只是有点累但是还是快乐,但好像事实是他们的痛苦大于快乐。只有我,无拘无束,毫不知情的活着,是世界太具有迷惑性,还是自己的无从所知,自欺欺人造成我的肆无忌惮?

陌上泪花,浇灌无知,请原谅,我到现在才有点认识自己所处的环境。也请原谅,我到现在也不能帮你分压多少,但请,等着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