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树花开

96
催雪忘故
2017.08.24 13:58* 字数 1837

似乎所有青涩美好的遇见都发生在九月。那时的天,蓝得那么纯粹,一如那香樟树下捧书而立的白衣少年。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木犀花香气,让她忍不住屏住呼吸,害怕这馨香悄然溜走,一如害怕那少年从此不再遇见。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失了颜色,她忘了挪步,只听见心里一树一树花开的声音。

她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在心里慢慢地生根发芽。可怯懦如她,不敢上前,只好偷偷跑掉。

初见有多么美好,回忆就有多么难以释怀。可惜这些,她后来才懂得。

当她踏进教室撇见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的时候,说不激动是假的。她的内心狂喜着,甚至感谢上苍对她如此的眷顾。十五六岁的少女,已然懂得什么叫做爱情。

虽然同在一个班,可她和他真正接触却是在高一下学期。

他是班上的数学大神,同学眼中的天才,老师心中的宠儿。而她呢,似乎平庸到了极致。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她想,她就是如此卑微而又固执地喜欢着他。

本来不同的两个人不会有什么交集,可班主任为了以优带差,将两人座位调到了一起。

她和他慢慢地熟络起来,她才发现,原来他也不是那么难以接近。

他会像普通同桌那样在她上课打瞌睡的时候猛戳她的背;会在她老是做不出题的时候敲她的脑袋骂她笨;也会在打完篮球后一身湿漉漉地用干净清澈的眼睛望着她。也许他本是无意,只有她知道,这些微小的动作,在她心里掀起了多大的波澜。指尖处一厘米温润的接触,犹如天边那点点霞光,美好得让人想哭。

少女的心事总是甜蜜而忧愁的,起起落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忽然想起了网上的一个测试,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用微信发消息问他:“你见过四角的星星吗?”

很快,他回道:“没有”

“那你想看吗?”

“想”

“我想你了”

瞬间,满屏都是四角的星星飘落。

“我也想你,诶,怎么没有星星呢?”

屏幕这头的她眼角眉梢都沾染着温软的笑意,回道:“笨蛋,要输我想你了。”

刚刚发出,又是一场星星雨。

她慢慢合上手机,推开窗,望见月色朦胧,只觉岁月静好,尘嚣往事都化作云烟。

日子就像流水般静静淌过,不扰时光。

她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直到毕业,可是分别还是提前来了。

高三的课业繁多,压力也很大,大家都一个劲的往前冲,可他的成绩却下滑得厉害。班主任每次见他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他是班上的好苗子,她不想看着他就这样毁了。她主动找到班主任要求和他调开座位,出于私心,班主任当即应允。

当她回到座位的时候,他还在为她写详细的解题步骤。额间的发安静地贴在那儿,看得她心里蓦地疼痛起来。

忍住眼间的酸涩,她轻声道:“咱们分开坐吧。”

闻言,他头也未抬,说道:“别闹,马上就可以讲给你听了。”

“我是认真的。”

慢慢地,他仰起头,看着她的眼睛,平静地问道:“为什么?”

她沉住气,回视他:“同桌都快两年了,不腻吗?”

所有的光从他的脸上褪去,他抿着唇,一言不发,她有些害怕他的沉默。

他将刚刚写好解题步骤揉成一团,面无表情地仍进了垃圾袋。待收拾好东西,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轻嘲道:“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她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也不能哭,只能感受到心脏处传来的一阵一阵的抽痛。

和他再同桌的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女生,没出一个月,他再次进入了年级前十,且稳居不下。她呢,还是如从前般,不好不坏。

有时候她盯着他们的背影,想着,真是一对才子佳人啊。也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喜欢他,那就不要说了吧,这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念念不忘的,终究只有她一个人。

六月,毕业的钟声敲响了,从此她不再见到他。

当紫薇花在七月开得繁盛的时候,她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还好吗?”他的声音仿佛从遥远处传来,她一下就湿了眼眶。

“我马上就要出国了,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她征住了,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很好呀,祝福你。”

“再见。”电话那头的他,说得温暖而又决绝。

周围的一切都不再和她有关,她听见耳畔“嘟嘟”的响声,闭了闭眼,让眼泪慢慢流下,然后轻轻地,悄悄地,仿佛怕打扰了沉寂的时光,无声地说道:“good bye,my boy.”

她又想起了那个宁静安谧的夜晚,她问他:“你见过四角的星星吗?”

“没有”

“那你想看吗?”

“想”

“我想你了”

这是我对你仅有的告白,我想你了。

风渐起,他揉了揉被沙子迷住的眼睛。

他想,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她,从第一次见她,他就喜欢上了她。那时的他,在树下看书,余光却看着她。真是个傻姑娘啊,他轻笑到。他为了接近她,主动要求和她同桌。那句“我也想你”是真的,可惜她却不知道。

他有些泪目了,他的小姑娘终究是长大了。他还幻想着他们的爱情之树可以繁花朵朵,可如今,他等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他期盼的那颗树,也再无花期…

小鱼讲故事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