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的暗恋风波

1


这周末就要举办婚礼,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刘强却突然出现?

叶琳站在公司宽大的落地窗前,一手端着咖啡,另一只手不停搓揉着渐渐发红的额头。一会下定决心忠于自己的未婚夫;一会又心有不甘,想要追寻曾经的爱情。左思右想之下,脑子越来越乱。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叶琳拿起手机一看,心情仿佛坐过山车,几乎下意识地,按下了接听键。

“今晚七点来万达广场的海底捞,我请你吃饭!”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声音温润动听,每每听到,都让叶琳心底微颤。

不行!

今晚,未婚夫的父母安排了的饭局,有未婚夫王奇从外地刚刚赶来的几个亲戚,以及叶琳的父母。一来吃个饭亲近亲近,二来分配婚礼的具体细节和任务。这种场合,说什么都不能缺席!

于是,叶琳便要开口拒绝,谁知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个软弱无力的字:“好……”

“那就不见不散!”说完,对方就把电话挂掉了。

徒留叶琳拿着电话,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她双眼瞳孔晃动,就好像要分裂出两个自己一般。这样不行!今晚一定要告诉刘强,她这周末就要结婚,顺便邀请他来参加婚礼。叶琳深吸口气,心里打定主意,默默给自己打气。

直到快下班时,叶琳才分别给未婚夫和父母去了两通电话,告诉他们晚上要加班,不能去吃饭。未婚夫沉默片刻,仍然大度地答应了,还嘱咐她不要太累,这一点让叶琳惭愧不已。父母虽然不高兴,但也奈何不得她。

到了快下班的时间,叶琳在卫生间精心的给自己画了妆。还记得高中时,她不过是个带着宽大黑色眼镜的胖妹,大家都叫她恐龙学霸。高中毕业后做了近视手术,并且坚持每日锻炼,将一身肥肉减去,终于出落的苗条漂亮。

因为高中班级里也没什么朋友,所以这几年从未参加过同学会。两个月前,她认出一名来采访公司的记者,是她的高中同学郑玥。郑玥十分惊讶,为叶琳的变化感慨了好一阵。最后告诉她,两个星期后有一场高中同学会,并邀请她参加。

叶琳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去了。

就在同学会上,她与那个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人儿,重逢了。

到了海底捞时,天色还亮着。刘强很绅士的替她拉开椅子,嘘寒问暖,很是体贴。叶琳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很奇怪,自从瘦下来之后,平日里对她百依百顺的男子绝不少见,可却从没有一个男子能给她这种感觉。就连未婚夫王奇,有时都会让她觉得厌倦。

但刘强不会,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叶琳都觉得自己仿佛化身童话世界的公主。

就在叶琳陶醉之时,一个平头纹身男走了过来,坐在刘强旁边。

“强哥,嫂子真漂亮,你艳福不浅啊!”

叶琳刚要否认,刘强却道:“那是,你嫂子当然漂亮。”

叶琳将头埋下来,脸红到了耳根。但这句嫂子,却让她的心通通直跳。透过蒸汽偷瞄到刘强,更是让她有些心醉。

两个朋友喝的高兴且忘我,叶琳趁着去洗手间的功夫,悄悄的把账结了。很快,二人酒足饭饱,刘强喝的东倒西歪,抱着叶琳直喊媳妇。叶琳搀着他出门,她不断用眼神向旁边的朋友求助,但他好像根本没看到。

“嫂子,我喝的也不少,头有点晕,就先走了啊。”

“喂……”

叶琳还没说话,那小子便一溜烟逃走了。叶琳不由在心中暗骂,这是什么损友!当朋友渐渐走远之后,她才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她根本不知道刘强住在哪啊!她拍拍刘强的脸颊,问他家在哪里。可刘强就嘴里糊里糊涂的乱说,手脚还不老实。叶琳实在没招了,也不能将老同学扔在大马路上啊!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心仪的对象。

可也不能把他带回家吧?自己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带陌生男人回家,算怎么回事嘛!哎,罢了罢了,先去找个酒店把他安置好,自己再走吧。

拖着刘强来到万达广场后身的宾馆,叶琳替他开好了房。拿着门卡走上了电梯,一路跌跌撞撞蹭到门前。刚要拿门卡开门,谁知刘强突然将他按倒在门上,用那种非常有磁性的声音说:“宝贝,想你。今晚别走了,陪着我,好吗?!”

“不行,你喝多了,得好好睡一觉。还有,我不是你的宝贝,我已经有未婚夫了,这周日就要结婚。”——说出这句话,叶琳忽然觉得浑身轻松了很多。

“呵,你骗我的对不对,你还爱我,对不对?”

叶琳看着这张爱了十年的脸,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没错,她曾经爱他爱到了骨子里——也被伤害到了骨子里。至于现在究竟还爱不爱,她自己也不知道。

见叶琳没有反应,刘强强行扣住她的双手,直接吻了上去。叶琳挣扎两下,但就像被海浪旋涡笼罩的小舟,很快就沉沦了。她的大脑失去意识,全部的神经都已短路,感觉自己像被龙卷风束缚的小鸟,根本毫无挣扎之力。

正在这时,一道混杂着惊奇,愤怒,哀怨的声音,犹如惊雷般响起。

“叶琳?你在做什么?!”

未婚夫王奇从电梯冲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四个一脸震惊的亲戚。他将刘强拉开,一拳将其打倒在地。然后扳过叶琳的肩膀,几乎肉眼可见他眼白中的红血丝迅速蔓延。

“我……”叶琳张张嘴,唇边似乎还有那个人的气息。

“嫂子?”这时,另一个电梯门也打开了,刘强那个朋友从电梯里走出来。他的身上挂着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叶琳闭上了眼睛,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2


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静。

安顿好亲戚住宿后,王奇便开车带着叶琳回家,全程没说一句话。到家之后,他自己回到卧室。叶琳呆愣楞地坐在沙发上,整整哭了一晚。

两人已经领证,叶琳的肚子里有了孩子。她一直认为,婚姻本来就与爱情无关,只要平平淡淡,两个人遵守约定共度一生就好。可为什么偏偏那个人要出现?他就是一只梦魇,从高中开始就追随着她,一直到现在。

叶琳恨自己,为什么就无法拒绝他?昨天若是没遇上丈夫,是不是就要同他……叶琳摸了摸小腹,她忽然觉得对不起肚子里的孩子,也对不起卧室中不知是睡还是醒着的丈夫。

第二天叶琳在沙发上醒来时,发现身上盖着薄毯。丈夫已经离开了,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叶琳叹了口气,开始化妆准备出门。这时,她才发现大门已经被反锁上,在里面打不开。给王奇打电话,王奇说道:“怎么,还想出去和野男人约会?”

“不是你想的那样,王奇你听我说,就是那个刘强请我吃饭,然后他喝多了,我不知道他家在哪,打算送他去酒店住一晚。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你相信我!”

“什么事都没有会亲在一起?他为什么请你吃饭?你明明说昨天是去加班,亏我这么相信你!还有,那个人为什么叫你嫂子,你是他什么嫂子?”

叶琳哑口无言,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半晌后,王奇强行平复语气,说:“婚礼,还会如期举行,我不想因为你而成为大家的笑柄。等孩子一出生,咱们就离婚。如果孩子是我的,我就留下养;如果孩子不是我的,你俩就一起给我滚!”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叶琳手中的电话放在耳边,好像忘记自己在哪一样,半晌也没有将电话放下。

她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丈夫的原谅?要怎样做才能让他相信,她和刘强是清白的?没错,她爱过刘强。但就在刚刚,她清晰明了的知道,她可以没有刘强,一辈子见不到他也无关紧要。但是她不能离开王奇,哪怕想到要同他离婚,都觉得胸腔内翻江倒海的疼痛。人生就是这么可笑,得到的不知珍惜,失去才知宝贵。

叶琳在屋里来回踱步,越走越是心烦意乱。她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不行!她必须先离开这里,然后再想办法得到丈夫的谅解。

于是,她拿出手机翻看联系人,翻了半天也不知道找谁来解救自己合适。毕竟这件事太丢人,而且和外人根本说不清楚。

翻到最后,才看到联系人里躺着的“郑玥”,于是,她把电话拨了过去。

接到求救信号的郑玥很快就来到楼下,叶琳用塑料袋和报纸包裹住钥匙,扔出窗外。郑玥跑上来将房门打开后,叶琳仿佛看到亲人般,一把将郑玥抱住,不停哭诉。郑玥搂着她的肩膀,像哄小孩似的轻拍后背,半晌,她才冷静下来。

然后,二人来到楼下,坐在小区的长椅上,叶琳将着两日的经历原原本本的讲给了郑玥。

郑玥瞪大眼睛说:“天啊,跟听书似的,这未免也太巧了!”

叶琳点点头,天下无巧不成书。但这一切的“巧合”,正是从她与郑玥重逢开始。

“你听我说,刘强这个花花公子你可真得离他远点。你在外地上大学,所以不知道。在大学时他把人姑娘肚子搞大了,陪着去小诊所做流产时大出血。人家姑娘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他却被吓跑了。最后还是姑娘的辅导员把她带到医院,抢救了好久才活过来。那姑娘好了以后没回学校,直接办退学了,现在谁都不知道她在哪。”

叶琳听得目瞪口呆,高中时刘强就显露出渣男的本质。不过她那时太爱他,所以根本没有察觉。

“且不说这个,就说你高中时候,还给他写过情书,之后发生的事,难道你都忘了?”

没错,高中时叶琳的确给他写过情书。刘强还把情书给了他狗腿子小弟,让他在全班人面前念了出来。基于什么心态,即便现在的叶琳,都搞不清楚。从那时起叶琳就成了整个高三的笑柄,她再也没同班里的任何人说过话。甚至见到外班人都会低着头走,生怕被人认出来。直到进入大学后很久,她才恢复与人正常交际。但是,当时的她并不觉得是刘强所为,一定是他那个小弟擅自做主。直到现在,才终于面对现实。

人外表的美好,往往与心灵的美好并不沾边。但人们往往愿意相信美丽的外壳,也更容易被美丽所欺骗。

“我知道,我不会与他再联系了。可是现在怎么才能得到我丈夫的原谅?要不我去找刘强,让他解释一下?或者我编个谎话,先骗过他再说?”

“不行,你不能再去找他!他现在想把你泡到手,巴不得你和你丈夫分开,怎么会给你作证?如今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你坦诚相待,用真诚打动你丈夫。”

看着郑玥真诚的眼神,叶琳知道她是真心想要帮助自己。那眼神让她怦然心动,突然觉得自己和丈夫生活这么久,似乎并没有过真诚相待的时刻。二人相敬如宾,从没红过脸,却少了真诚与默契。以至于到如今,信任荡然无存。

于是,叶琳拿起手机,给丈夫拨通了电话:

“中午十二点,我在你公司对面的星巴克等你,有话要对你说!”说完,她便把电话撂了,心脏突突直跳,却不是因为紧张或者害怕!

3


中午十一点,叶琳就来到丈夫公司附近。她在公司旁边的公园外,嗅着蔷薇花。对面就是老公公司所在的办公楼,站在这里,能够看到他办公室的窗口。

认识这么久,还从来没站在这里抬头看过。此时的内心,却是无比安定。刘强给她的感觉,是莫名的激动,像毒品般让人疯狂;而王奇却让她心安,不管在什么情况,想到自己的丈夫,就知道那里是家的港湾,让她可以毫无顾忌地安静地栖息。

正想着,突然有人从身后走来,一把抱住叶琳的腰。叶琳下意识的反抗,猛地用鞋跟踩在来人的脚面上。

“诶呦!老同学,这么不近情面啊?”

叶琳挣脱开后,看到是刘强站在身后。

“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上班啊,刚出去跑业务的,没想到回来就看到你了。昨晚没事吧?没想到你还真有未婚夫了,他打你了吗?”

“怎么可能,他对我好着呢。”

“呦呵,戴了绿帽子还挺乐呵?”

“什么绿帽子?你不要瞎说,你我之间是清白的!”

“是,是还什么都没发生。不过他亲眼看到咱俩去开房,是个男人都不会相信你是清白的吧?而且你敢说你不爱我?”

叶琳深吸口气,看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一副渣男本色尽显的人,心中火气腾地升起:“我是曾经爱过你,不过现在只为当时的我感到不值!现在想到你就让我恶心,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呦呵,还挺倔!这样吧,你跟我好一次,然后我就跟你丈夫解释清楚,以后和你井水不犯河水,再也不回来找你;否则的话,我立刻找你丈夫,告诉他你高中怎么给我写情书的,还有你嘴唇的味道,你身体多么柔软……”刘强边说,边舔着嘴唇。

“你个死变态!赶紧给我滚!”叶琳气的浑身发抖,她顺手捡起路边折断的树枝,反手抽向刘强。刘强吃痛,赶紧跑开。跑出十米远后,又掉过头来说:“我说的话还算数,不过到今晚为止。到时候,可别怪我不讲同学情面!”

“滚!”叶琳脱下高跟鞋,朝刘强掷了过去。刘强被高跟鞋砸中,落荒而逃。

蹲在地上,叶琳无助的哭出声来。就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

有这样一个胡搅蛮缠的人,她和丈夫,还有可能吗?

收拾下心情,叶琳走进星巴克,点了杯美式咖啡,等先生下班。十二点过五分时,王奇走了进来。

“你要喝什么,我去给你点?”叶琳略显殷勤地说。

“不用了,中午时间紧张,你有什么话快说。”

叶琳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我和刘强是高中同学,记得高一时有一天下大雪。当时走廊里都是人,我从里面出去,他从外面进来。我们擦肩而过时,我看了他一眼。就是那一眼,三年高中生涯,我的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之后我不断在人群中找他的影子,他的一点一滴,一切的一切,我都迫不及待的打探。分文理班时,我们分到了一个班里,而且坐了前后桌。从那时开始,我对他唯命是从。我给他买早饭,买零食,替他打水,甚至替他给女友偷偷传情书。只要他还需要我,我就觉得很满足。在他和女友分手后,我给他写了封情书。可谁知情书被他的一个朋友,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了出来。”

“你知道那是多么绝望的一种感觉吗?就好像自己的心——最隐蔽的内心,被人摊开了放在所有人的面前。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同他说过话。甚至感觉高三那一年,我都没有同任何人交谈过。直到上了大学,才恢复了一些。”

叶琳深吸口气,见丈夫搓着手指,但仍然认真的听着。于是继续说道:“一个月前,我参加同学会,又遇上了刘强。那天之后,他隔三差五就来单位找我,但就是在周围逛逛,根本没有出格的事。直到昨天,他约我去吃饭……”

然后叶琳便把昨天接到电话之后的事,包括刚刚在公园遇到刘强的事情,一五一十毫无隐瞒地讲了出来。最后又说:“你我是相亲认识的,我之前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你,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安心。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才知道,我爱你已经爱的这么深。刘强在我心里,只是一个符号,它代表我少女时期的梦。但梦终究是梦,刘强也不过是一个符号罢了。可以是他,也可以是任何一个人,我真正爱的并不是他这个人,而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心绪。我真正爱的人——真正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是你,只有你……”

说着,她的声音开始哽咽,颤抖着伸过手,握住王奇放在桌子上同样有些颤抖的手。

王奇没有挣脱,他的脸色慢慢和缓。半晌后,他站起身来:“你回家吧,我要上班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4


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叶琳觉得自己的心都要掏空了,浑身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丈夫脸上那副表情代表着什么,她怎样都想不通。

当走到家门口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回头一看,那只梦魇又追着她跑来。叶琳想要逃离,但双腿却被钉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叶琳声音颤抖,有些恐惧地看向刘强。

“老同学嘛,想找到你家还不容易?怎么样,想明白了吗?放心,只要我去解释,你未婚夫肯定就不会怀疑你。”

“不用!你请回吧!”叶琳板起脸,不知道这个刘强为什么如此难缠。亏得自己喜欢了他十年!

“女人啊,真是绝情的动物。好吧,那我就坐在这里等你老公回来,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叶琳默默地看了他片刻,苦笑一声,转身回家了。没有刘强,她和老公之间还会有别的考验,人的一生会遇到多少误会,遇到多少麻烦啊?若连这点障碍,他们二人都无法翻越,何谈共度一生?

盘膝坐在瑜伽垫上,叶琳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她该说的都说了,自己是清白的,不管结局怎样,她都不会后悔。

晚上六点半,开门声按时响起。丈夫从外面进来,坐在她身边。

“你看到刘强了?”

“嗯,被我骂跑了,以后他不会来打扰你了。”

叶琳猛地抬头看向丈夫,惊讶地问:“你相信我?”

“你中午的话,让我很感动。虽然不容易,但是我爱你,我愿意相信你。”

叶琳看着丈夫那真挚的眼神,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脆弱,眼泪潸然而下。她猛地扑进丈夫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我爱你,老公……我好爱好爱你……”

“好啦,别哭了。还有三天就是咱们的婚礼了,还有很多事需要女主人操劳呢!”

叶琳抬起头,伴随着满脸的泪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