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短篇小说播客:九月面馆(第43期)

作者:寒烟衰草

主播:七七   

收听播客请点击:

九月面馆(上集)

九月面馆(下集)


遇见一个人,是一段缘分;

遇见一个让我心动的故事,亦是一段缘分。

我和《九月面馆》,

就是这样一次美丽的相遇,

一段命中注定的缘分........


主播介绍:七七,一个爱读书,爱生活,善于从生活每一处发现美丽的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简书作者,七七爱天空

作者介绍:寒烟衰草,简书作者。执笔书写爱情,试图用悲凉骨血,述说诗意和温情。



等你

01

从外观来看,这实在是一家莫名其妙的面馆。

在游人如织的风景区老街上,没有彩旗如飘吸引眼球,没有添加LED显示屏做广告,没有名人合影做宣传,甚至没有价目表摆在店前。只有一个小黑板孤零零地立着:我一直在等你。

刻意做旧的墙面泛着原木色的光泽,明晃晃的落地窗上只有不加修饰的几个大字:“你想吃的面,我都会做。”

店名更是带着无厘头的尴尬:九月面馆。而且,谁会用楷书这么一板一眼的字体来做招牌呢?

如若再仔细看,还会发现,墙面上隐隐约约的凸起和凹槽,很像一个剥开了一半,露出饱满石榴籽横截面的石榴。

所以一般人经过这家店,都会在心里暗暗猜想:这里或许有一个故事,关于情怀。

要么,就是店主在装文青。

石榴经过这家店门前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晃神,踩着的高跟鞋踉跄着,不听指挥,在脚下稍微倾斜了角度,差点崴到脚。

这装潢,这文字,这隐约出现的图案,那么熟悉,是他么?和她有关系么?

她在店门前站了良久,思绪缥缈,紧张忐忑。从包里抽出一支爱喜,手有些颤抖,点了几下才燃起,深吸入肺,混沌的脑子从刚才的极度震惊中缓了过来。

在轻飘飘升起的无规则烟圈中,石榴眯着眼认真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长长的青石板路,带着历史荒凉感的老街,无声流过的清澈小河,河边的枫杨树,甩着轻快的枝丫,随风飞扬。远处的小桥,连接着未知的对岸,这样一个阴天,水雾弥漫,梦幻一样朦胧。

小桥流水,一片宁静。如果是秋阳,他还真会挑地方,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也不外如是。

石榴看着自己举在半空中的夹着烟的的手,有点难过,抽烟这个习惯,有五年了吧,时间真快啊,他已经离开这么久了。

她恍惚间想起多年前,秋阳看着她的眼,近乎乞求,绝望地说:“你不明白,你有多美好。”

她冰冷地拒绝:“要么你走,要么我走,你自己选。”

她面无表情地转身,眼睛里带着滚烫,带着那句未曾说出口的话:“你不明白,你有多珍贵。”

秋阳不会知道,她心里有多珍惜,面上就有多决绝。

02

石榴认识秋阳那年,已经三十岁。看起来婚姻美满,事业小成。

石榴来自尘土飞扬的北方,性格里带着沙尘暴天气般的凛冽和潇洒,亦有着不可对外人道也的倔强和骄傲。毕业后留在上海,从小助理一路杀伐到项目经理的位置,职业套装干脆利落,踩着高跟鞋,走路带风。

秋阳进公司,是在炎热的九月,他的到来,仿佛带着清爽的凉风,吹散了项目部的闷热。他轻快地跟大家打招呼:“各位前辈,我是秋阳,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石榴看着他清澈的眼睛,干净的白衬衫,一张不染尘埃的面孔,无畏地笑着,像极了记忆里初恋的感觉。23岁的大男孩,青春飞扬,真好。

她微微颔首,未作多言,四目相对,秋阳率先闪回了眼。

秋阳是石榴学弟,专业学得扎实,人也机灵,上手很快,没有经过太长时间的工作磨合期,很快进入了角色。

他做事认真且细致,极少犯错,假如设想可能遇见的问题,他会先抛出一个最佳方案,如若不妥,至少有三四个方案可供备选。心思缜密,有着不似他这个年纪的成熟稳重。

接触下来,石榴每每刮目相看:现在的年轻人,都这般能干么?幸亏她毕业早,不然啊,跟他们成为竞争对手,混口饭都是极为困难的。

不仅如此,秋阳屡屡想要保护石榴的意味太过明显,她对此哭笑不得。她比他大那么多,但看他的意思,石榴压根就不是纵横职场多年,独当一面的女强人。而是,需要人照顾呵护的小女孩。

团队出去应酬,面对客户或刁难或讨好或图谋不轨的敬酒辞,三杯五杯,秋阳还安静端坐,再多,他就会笑脸相迎,举杯致意:不如,我来替石总,两杯换一杯。她一弱女子,咱一帮大老爷们总得怜香惜玉,您说是不是?

俨然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一番话又说得不卑不亢,让人无从反驳,亦不会心生不快。自从秋阳来了公司,有他出席的饭局,石榴再未喝醉过。虽总觉得哪里不对,但秋阳下了场,对替酒之事一字不提,石榴也不好直接驳他面子。

原本想制止,让他无需如此的话,到了嘴边,也化作了轻轻浅浅的一句:秋阳,谢谢你。

秋阳笑笑回她:应该的,石榴。

是的,无人的时候,他叫他石榴,而不是旁人在场时叫的石总,或石榴姐。

他就那么轻描淡写,又再自然不过地叫她石榴,仿佛本该如此,无可争辩。

他做得如此聪明,石榴觉得自己去纠正他,反而更像一种提醒和心虚,也就随他去了。想来,可能是小孩心性,喜欢装成熟,也没有什么。

公司集体出去烧烤,秋阳和石榴一桌,他把烤好的食物娴熟地放进石榴的餐盘,一帮人吵吵嚷嚷,无人注意他俩之间某些暧昧而自然的动作。

石榴指尖触碰到秋阳的手背,那一抹灼热,在她望向他的眼睛时,被他眼里的了然覆盖,只好无奈地收回视线,埋头苦吃。

也许,只是晚辈对前辈的敬重,别想多了。

忽略掉那抹宠溺,石榴如是告诉自己。

03

不知道有多少外表的光鲜亮丽,在掩盖已经腐烂不堪的内核。

石榴的婚姻,并没有太多爱情的成分,年龄到了,相亲的对象,条件合适,就顺理成章结了婚,生了娃。

石榴原本以为婚姻很简单,没想到婚后的日子,过得如此寡淡无味。老公和她之间,都有自己专注的事情要做,她脆弱想依靠的时候,常常换来一句:我在忙,晚点说。

这一句话,耗费掉了石榴太多次的希冀。也许娶她的时候,那些宠溺,那些热烈,那些殷勤,只是惯用地得到一个人的伎俩,带着表演和迎合的成分,并无疼惜和懂得。

时间久了,无话可讲,无事可做,就像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如若不是女儿突然地到来,石榴甚至不知道这场婚姻存在的意义何在。

女儿的出生,却并没有成为他们俩之间关系亲密的桥梁,反而加剧了破裂的程度。公公婆婆来帮忙带娃,让石榴深刻体会到上海人的精明和凉薄。这一家人,在一起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加了她,反而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气息。

公公婆婆喜欢乖巧听话的媳妇,喜欢温顺贤惠的孩儿他妈,可这一切,都不是石榴能伪装来的。

如她的名字一般,她外表光洁无暇,内在颗粒饱满,情谊充沛。她有自己的丰盈和傲骨,不懂逢迎,不愿依附,亦不善讨好。低眉顺眼的儿媳妇,实在不是她的性格。

公公婆婆看她的眼神,带着不喜和生分。老公对她的态度,也只是需要,不是独一无二,非她不可。

那天,一言不合,石榴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齐齐怒视她的眼神,觉得悲伤而凄凉。这场婚姻里,再怎么彼此迁就,她终究是个外人。

她突然觉得疲累,厌倦透顶,她需要一场逃离来看清自己。

简单收拾了行李,石榴提着箱子住进了单位宿舍。

三年的时光,像梦一场,决定离开一个人,离开一段关系,除了心痛,竟然还有隐隐的解脱。

不爱,终究是不爱的,再怎么努力也无用。用这么久的时光来验证这个道理,留下了伤痕累累、支离破碎的家庭关系,和一副疲惫不堪、年轻却苍老的躯体。

做了离婚的打算,女儿不足两岁,抚养权自然归她。也许那一家凉薄现实的人,会为了抚养权和她纠缠,或者试图挽回,只是这一刻,石榴想得通透。

他们像跳梁小丑,在她心里,只剩可笑的份儿。一个人失望透顶,离开的时候,是带着不屑和义无反顾的。

如此这般想着,石榴沉沉睡去。睡梦中,她回到桂花飘香的校园,她在树下静静站立,花落发丝,笑容无邪,像个孩子。纯真明媚,不染风尘。

04

再次醒来,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是秋阳。

石榴才知,她昏昏沉沉睡了两天,不接电话,公司找不到人,家里也找不到人,秋阳着急,跑来宿舍碰碰运气,看到石榴脸红彤彤的模样,就知道她发烧了而不自知。

那几天,秋阳给石榴做面吃,她的状态,憔悴无力,像枯萎的花,没有生机,和平日完全不同。

石榴大口大口地吃面,眼神空洞,沉默不语。当认清一件事实的时候,只遗憾消耗掉的时光。不爱,连回忆都不堪重负,像看一场笑话。除了累和无力,感觉不到别的情绪。

第三天的时候,因为断断续续的电话和电话里的争执,秋阳隐约猜到了发生什么事。

也许是怕石榴太过悲伤,他开始说很多很多话。

石榴终于知道,为何秋阳如此这般对她。

两年前,石榴去母校做一场分享会,给将要毕业的学弟学妹们一些找工作和初入职场的建议。也许是第一眼,秋阳就莫名喜欢上了台上演讲的石榴。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跑去想要单独咨询一些问题,却听到了石榴正在打电话的声音:“既然不爱,又何必固守这段婚姻。”

那语气,透着无助和哀伤。所以当秋阳毕业找工作,直接把目标锁定在石榴的公司。一开始,他就是带着疼惜的心情靠近,也难怪他的成长,比其他人都快。

一个男孩想要去保护一个女孩的时候,是他人生里成长速度最快的时候。

秋阳说:“没关系的,石榴,不要怕,离婚没什么,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娶你,爱你们母女俩。”

秋阳说:“石榴,我知道你喜欢吃面,我俩相识在九月,以后我们开家面馆,就叫九月面馆,我天天做面给你吃。”

秋阳说:“石榴,我是认真的,一直都很认真。我对你的感情,比你想得要深得多。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石榴沉默着听他说,沉默着吃面,沉默着无视大滴大滴往碗里掉的眼泪。

他说:“你不明白,你有多美好。”

她说:“要么我走,要么你走,你自己选。”

秋阳看着她的决绝,连挣扎都觉得多余,他怎能为难她,当然他走。

走的时候,也带走了整个夏天的阳光束束,带走了整个夏天的凉风阵阵。

从此,生活平静如水,再无涟漪。

05

只是,回忆是不会骗人的。

石榴常常会想起,那个男孩,在厨房做面的背影。清瘦,坚毅,带着青春的一往无前和不顾一切。

她抬头看云,抬头看星,她看秋日里的阳光,一看,就是很久。

想想,有多久没有去做一件单纯而美好的事情了,对一切世俗,不管不顾。

就比如,爱情。

去爱一个人,不管年龄如何,不管差距如何,不管规则如何,不管他人如何。

怎么可能没有心动,怎么可能没有感受到温暖,怎么可能没有想过沉沦。

他的呵护,他的温柔,他的疼惜和坚定,就像一道光,在石榴人生最黯淡的时候,驱走了痛苦和绝望。

他让石榴相信,她也是值得疼惜的。

只是,她怎么忍心?

他有着一无所有的清白,他有着沾满星光的纯洁,他有着一张白纸的干净。

而她有什么?透支殆尽的人生,不堪回首的过往,以及不忍负荷的未来。

倘若就这么切进他的生活,任谁看来,他都只是她抓着的一根救命稻草而已。这样的不堪,只会给他的爱情蒙尘,给他的人生抹黑。

纵然他身在爱情中,有着不在乎外人非议的坚定。她却不能不想,不能自私地把他拖进一场需要对抗世界的无声战场里。

出现的时机不对,一切就会变了味道,更何况爱情本身就无比脆弱。有时,不堪一击,如何背负太多。

何必呢?

忍痛放手,又何尝不是深爱。

他曾在她的心上走过一遭,他的脚底带着锐刺,每一次的靠近都是疼痛和快感的集合。这复杂又甜蜜的情感,存在过,她知足。

只是,五年过去了,没想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在这个地方,重逢。

而最狠最痛的相遇,却恰恰是久别重逢。它让你认清现实,面对自己最真实的内心。

一根烟抽完,石榴缓缓抬步,推开了面馆的门,风铃声叮当,是她最爱的海浪的声音。

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墨色的毛笔字:“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柜台前,是那个熟悉的面孔。

像,故人归家。

石榴的眼眶有些湿润:秋阳,如果我注定是你的伊人。那么,你等到了。

每个人的心,都是孤单的独自旅行


短篇小说播客,每周五更新,收听更多有声小说,欢迎关注《短篇小说播客》,欣赏更多好文章,好故事,请关注《短篇小说播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