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懂你的不快乐,仍体谅你勇敢

图片发自简书App

9月16日,新闻爆出乔乔去世的消息时,当时只是以为是同名同姓的普通人而已。哪怕是在过了一个多礼拜,开完了追悼会,我心里仍然拒绝去相信这样的事实。
算不上是他的忠实粉丝。只不过是看过他演的剧,喜欢他的阳光帅气,所以消息来得突然,才让人措手不及。特别是在翻看了他的微博,看着那假装快乐的脸庞,那一条条在用尽力气告诉大家“我很好”的博文,我难过到掉眼泪。

我想,肯定有很多人对于“抑郁症”这个词一定觉得很遥远,很陌生吧。甚至觉得得抑郁症的人都是太作了,没事找事的。以至于从来没有人愿意认真,用心的去关注这样一个孤独的群体,甚至还会恶意揣度。
从多年前张国荣的自杀到现在乔任梁的意外死亡,都不乏媒体负面报道的抨击。
我可以接受人们对抑郁症的不理解,却无法苟同那些对死者不尊重的行为。


你一定没有体会过那种内心极致孤独的时刻吧。就像是那种即使身边围绕了很多人也无法从中感受到热情和活力。
悲伤的情绪总是随时随地地冒出来。看个电视,看本书,刷朋友圈,路上看到的陌生的人,甚至是天空、云朵、树木......等等之类的都能够轻易地拨动内心的难过。
白天工作提不起精神,一到晚上就整夜整夜的失眠。哪怕是睡着,又被噩梦困住。
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时间里,你开始害怕接近人群,害怕与人交际,害怕睡觉。你觉得生活毫无意义,又不知如何改变现状。你也知道是自己太过矫情敏感,却始终无法控制住情绪。
你也曾试图和人诉说你内心的伤痛和恐惧,但从来没有人愿意听你说。你所做的每一个努力在别人眼里都是徒劳,浪费的行为。

很多情绪的爆发都是经过长期的积累而成的。我想每个人心里都藏着小抑郁的吧。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在身体自我调节机制下得到有效的释放。但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他们已经无法通过这样的生理机能进行分解。极度抑郁的情况下,就会对整个世界感到绝望。
所以不要觉得很遥远,有可能我们身边就刚好存在着这样的人。你无法感知他们在人前强颜欢笑的疲惫,也看不到他们独处时如何一个人舔舐伤口。
美国作家伊丽莎白·伍策尔说:“关于抑郁我最需要说清楚的一点就是,它和生活没有半点关系。生活的轨迹上有伤心、痛苦和悲哀,这些总会在恰当的时节出现。然而抑郁却处在完全不同的领域里,它意味着缺失——没有效果,没有感受,没有回应,没有兴趣。”
所以在对抑郁症患者时,请不要轻易尝试劝解对方。我们需要的是对他们倾听,理解和支持。哪怕是像乔乔这样抑郁到骨子里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好。

也许你们会说:“都有勇气选择死亡了,为什么没有勇气活下来。”
可我想说的是,当如果有一天你体会到这种焦虑和痛苦的煎熬时,觉得生活了无生趣时。死亡反而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解脱。
当然,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得病,不会体会这些感受。
也仍然希望你们能够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彼此多些理解,多些包容,不要做无畏的指责和消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而为人并不容易,我无法感谢你离开,无法接受与你永别。但我懂你的不快乐,所以体谅你勇敢。
再见了,Kimi。愿天堂没有烦恼,永无哀伤。愿来生活得自在,平凡渺小。


-2016.09.2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